鲲弩小说

第九章 小满 5.生死话题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中泽想到的是家庭照样维持,同时在外面和喜欢的女人谈恋爱,想要同时拥有家庭的安定和恋爱的刺激。

这或许是憧憬恋爱的中高年男性共通的愿望。

老实说,久木当初认识凛子时,想的也是可以偶尔和她吃吃饭,享受一下浪漫气氛,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直到一步步发展到密不可分的关系,也没有想到家庭会因此崩溃。可是现在久木的家庭已经面临解体。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久木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发觉时已无可弥补。

处在这种状态中,中泽还说“羡慕你”,这着实令他困扰。人家羡慕他是人家的自由,可他们又哪里知道这背后却有着只有当事人才能了解的无数痛苦与难耐。

当然,中泽并不知道久木的家庭濒临崩溃,而他和凛子两人正坠入深不见底的恋爱地狱里。他们还以为就像现在流行的爱情电视剧那样,只是口头上轻松地互相伤害、互相安慰,到最后总会因为诚实或温柔亲切而带来圆满幸福的结局。如果梦想的是那种肤浅而哗众取宠的剧情,那就成问题了。

明白说,久木现在无意沉浸在那种只有甜美气氛的世界里。不,如果可能的话其实他还是想,只是两人的状态早已回不到过去,陷得如此之深,早已无法用理性良知加以控制了,只能任由生物与生俱来的原罪般潜藏在肉体深处的原始冲劲东突西窜痛苦翻滚。

此后的爱将是与温柔诚实等无缘的夺命丹,到达终点时就只有崩溃或毁灭。当他正为这个念头惶惶不可终日时,别人却说羡慕他,这远不止让他烦躁,甚至有些生气了。

休息室里人逐渐增多了,快要到四五十人了。

“还是要死在任上,葬礼才风光。”如同中泽所说,水口虽然被外放子公司,但还是总公司的董事,因此从出版界到广播、广告业界,不少要人都露面了。

“死得早虽然可惜,但要是退休后才死,恐怕来的客人连一半都不到。”

久木看着灵堂内祭坛周围的花篮,低声说:“他本来交际就广。”

“可人家不会因为认识就来。”

“那也不一定吧?”

“人对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人都很冷淡。”

“可死了以后还来的都是真正的朋友吧!”

“说来说去还是你好。”

中泽突然这么说,久木不解,中泽表情促狭。

“是你的话她一定会来吊拜,可是我就没有这么一个人。”

“不会的……”

久木赶忙否定后,发觉自己还不曾想像过那种情景。

“万一有什么事时你可以托我,不然她好不容易来了却要委屈待在角落里,太怜了!”

“什么话……”

中泽似乎在想像着久木的太太做丧主、凛子来吊拜的场面,但事实上那是不可能发生的。

“或者是你打算让现在的那个她当丧主?”

中泽很感兴趣似的,但久木压根儿就没想过这种事。

“总之,葬礼就像人的一生的缩影,你最好小心点。”

“我该走了。”又有新来的客人进来,久木站起身来。

“等一下要去她那里?”

即使否认,中泽也不会相信,久木缄默不语。

“不过你不会是真的打算和那女的结婚吧?”
“我?”
“横山他们都担心哩!”

中泽果然是从调查室同仁那边听来的。

“还没想过那些。”

“那就好,我们还真不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知道?”

“没什么,那已是过去的事NC128!”

看见中泽苦笑,久木想起三年前那件事。

那时久木是出版部长,反对出版一本宗教书籍。虽然知道会有销路,但宣传味道太浓,他认为有损公司形象。他本来就反对销售优先的做法,和赞成派董事争执的结果,还是暂停出版。

当时,中泽在营业部,居中斡旋,看来他是想起了那件事。

“那件事和这件事不是一回事……”

久木很想说“当然不同”,不过他现在对工作早无当时的热情。

“那,再聊吧!”

久木向中泽轻轻举手示意后走出房间。

他直接走到车站,搭上电车回涩谷。

也没做什么工作,只是去上个香,喝点啤酒,为什么感觉这么累呢?

水口的死令他意气消沉,但和中泽及其他同事见面,总觉得自己疏离了众人,徘徊在另一个世界里,或许就是那种格格不入或是孤独的感觉更增添了他的疲劳感。

晚上八点后开往市中心的电车空荡荡的,久木坐在靠边的座位上,又想起适才中泽说的话。

“你不会是真的打算和她结婚吧!”

中泽像是不经意地问起,但或许他确实很在意此事。

两人现在如同流言所传,都离开家庭在外同居,无视社会亲人的感觉,埋首在只有两人的世界里。能够下决心做到这个地步,接下来考虑的自然就是结婚,姑且不论能否得到周围的祝福,至少要从这建立新家庭第一步重新做起。

但奇怪的是,久木不曾想过要和凛子结婚共组家庭,虽然想过把现在住的地方再扩大一点,好有个放书的地方,但是却没有想到要迈入新婚姻生活。

奇妙的是凛子也是这样,从未听她没说过“想要结婚”这类话,而久木自己也没说过。

纵使彼此吸引相爱,为什么不曾想过结婚呢?

的确,凛子的先生眼前不会同意离婚,这种状态下强行结婚,就是犯了重婚罪。久木这边也是,太太虽同意离婚,可一旦离婚成为现实,有关财产分配和房子等问题都不好处理。只要双方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他们便不容易走上结婚之路。

而且,他们双双离开家庭,为了在一起生活已经耗尽了全部精力,根本没有再进一步考虑结婚的余地。

因此说忘了这事倒比较容易理解,但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多的是,只要有一个人说出“结婚”两个字,立刻便会情投意合地讨论下去,但彼此都噤口不提,这又是为什么?

一个声音悄悄对久木说:“或许是两人都害怕结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