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半夏 6.向往自由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晚餐是点菜吃,凛子前菜点了沙拉和清炖肉汤,主菜是法式油煎红鳟。久木点的是鲔鱼、汤和香草烤小羊排。

他们又喝杯香槟后换喝红酒,凛子双颊微微泛红。

“本想托他们准备生日蛋糕的,但觉得你不会喜欢在这个地方吃!”

久木可受不了当众出这种风头。

“到了这个年龄,一口气吹熄五十五根蜡烛也很累耶!”

“可是你还年轻,一点也不老。”

“你是指那方面吗?”

久木压低嗓子,凛子“讨厌”地缩缩脖子,“那是当然,可是你的脑筋比那些欧吉桑灵活多了。”

“托你的福。”

“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就是这样,比衣川先生年轻多了,也风趣……”

凛子确实在夸他,但被说年轻,也不能一径高兴。

“以前采访过一位八十八岁的实业家,当时他就感叹年龄大了,只有心情仍保持年轻很烦恼,我现在似乎了解他当时的感受。”

“永远保持年轻心情不好吗?”

“不是不行,而是会有心情年轻、身体却已老衰的痛苦,比较起来,心情也随着年龄苍老或许比较轻松。”

“那不就成了无所事事的人。”

“事实上我现在在公司里就是无所事事。”久木有点自卑地说。

“那是他们胡来,不是你的问题,而且在公司里的地位有没有无所谓。”

凛子虽然鼓励他,但工作不顺的阴影仍投射在久木身上。当然久木也不想挂在心上,只是那慢慢显现的落魄感觉未必能很快消失。

瞬间来访的忧郁也在畅饮红酒中忘却,两人又有了食欲。

久木觉得凛子点的红鳟很好吃,分了一点来尝,也把自己的小羊排拨一些到凛子盘中。“两个人在一起真好,可以吃到很多东西。”

“可是,也不是随便和一个人在一起就好。”

“当然,只有跟你在一起感觉才好。”

男人和女人分享食物就是有肉体关系的证据。在这餐厅里面,或许有人是这样看待他们,但久木此刻毫不掩饰。

认识凛子以后,连坐电车去镰仓都会在意周遭的视线,但现在已没有这层顾虑,大有被看到了就被看到了的无所谓的心情。

和凛子深交一年多,他的胆子也练大了,但更重要的是两人租屋而居以后,久木心里有了明显变化。

如今再去在意他人的目光也已于事无补,不如利用剩余的人生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行的话,死也无妨。

这种决心甚于豁达的强韧意志,在他心中萌芽。

人只要改变一下价值观,怎么样都能生存下去。只要略微改变一点看问题的角度,过去觉得重要的东西就不再那么珍贵,无聊的东西反而显得重要了。
“我在考虑是不是该辞职了。”

想着想着,平常脑子里想的事不禁脱口而出。望着凛子莫名的表情,久木解释说:

“辞职后彻底自由了,或许想法也会改变。”

鲲`弩`小`说ku n Nu . c o m

“怎么改变?”

“总觉得只要在公司里就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凛子现在很难理解久木想辞职的心情,这也当然,没有体验过上班族生活的人是很难想像的。

事实上久木自己也只是嘴上说要辞职,却没有明确的理由。勉强要说的话,就是感到“某种漠然的疲惫”。

任何人持续三十年的上班族生活后,都会有相应的疲惫感,特别是他最近与同事之间的疏离感,更增添了那层感受。

“你想辞的话,辞了也好。”凛子虽不明白,但仍表示理解:“只不过,我希望你不要莫名其妙地老,要永远都是这样精力充沛。”

“我知道。”

“你该有自信吧!一个人也撑得下去……”

“也不是什么自信,只是觉得也该为自己做些自己喜欢的事……”

过去的编辑工作总是幕后作业,只是在后面整理别人的撰稿报导,自己从没走到过幕前。

“我了解那种感觉。”

凛子过去也确实活在先生的阴影里。

“或许有些自大,但我也不喜欢就这个样子下去。”

“也不是自大啦!”

可能是透明玻璃杯中的红酒色泽与血色相通吧,看着看着,体内自然涌现出勇气。

“我们一起做个轰轰烈烈的事吧!”

“轰轰烈烈……”

“是啊!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都对我们刮目相看的事情。”

他发现凛子也望着杯中的红酒,眼睛熠熠生辉。

两人都勇气十足,喝完红酒时已九点稍过。

吃完甜点,离席而去,走出服务台时小雨已停。

“一起走走吧!”

饭店到别墅差不多二十分钟的路程,久木点头,拿着伞和凛子并肩而行。

雨后的夜气掠过凛子酒后发热的双颊,感觉好舒服。

街灯下的柏油路黑湿湿的,夜空中还罩着一层厚厚的云,看不见星星月亮。

穿过饭店前的广场,走在落叶松夹道的路上,凛子静静挽着他的臂膀。

夜里十点,还不到盛夏,因此四周静悄悄的,茂密的树丛中灯影绰绰。

是有人喜欢暑假前的宁静提早来到别墅了吧?

久木看着四处点点灯光,更紧拥着凛子。

这个时间不会再遇到人了,就算遇到,他也不在乎。

两人走在雨后柏油路上的清脆脚步声,被夜空吸收殆尽。不久,看到夹道落叶松有处中断,一条小径向左延伸,那前面也该有别墅,但远远地只看到一盏路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