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8章 · 1

[日]黑柳彻子2019年04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日本,一般的家庭在吃饭时总是对孩子们说:“吃饭时不要讲话!”而校长先生却根据自己在国外生活的体验,平时总是对这些孩子们说:“吃饭时要尽量心情愉快,不要狼吞虎咽,要多用点时间,吃午饭时可以一边吃饭一边随便讲话。”

而且,校长还有一个考虑,即:“对于今后的孩子们来说,现在就培养他们具有在别人面前把自己的想法清楚而自由地、毫不害羞到表达出来的能力,这是绝对必要的。”

基于上述想法,校长才下决心马上实践一下的。因此,当大家都说“赞成”时,校长又发言了。豆豆这时听得特别认真。只听校长说道:“好吧!有的同学可能在想:‘我能讲好吗?’其实完全不必有这种顾虑嘛!所谓讲故事,就是说出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内容什么都可以。总之,咱们还是来试试吧,好不好?”

当场很自然地就把顺序也定下来了。而且还规定了一条:轮到当天讲故事的那位同学,在唱完了“细细地嚼哟”那首歌以后,只有他可以迅速地把饭吃完。

不过,在全校五十名同学面前讲故事,和休息时间在三、四个人一组的同学里讲故事,完全是两码事,既需要勇气,又不那么轻松。刚开始的时候,有的孩子在大伙面前害羞的不行,只是一个劲嘻嘻嘻地笑个没完;还有的孩子费好大劲才想出来一个故事,可是一站到中间马上又忘光了,只说出似乎是故事名字的“青蛙横跳”这四个字,又翻来复去地重复了好几遍,最后说了句:“天一下雨……,讲完啦!”向大家鞠了个躬就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虽然还没有轮到自己,但豆豆早就想好了,等轮到自己时,就讲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公主和王子》的故事。不过,豆豆心里也明白,自己准备讲的《公主和王子》的故事是个有名的童话,连平常休息给同学们讲时,大家都说“已经听腻啦!”可她还是想讲这个故事。

就这样,每天都有人轮流站到大家面前讲故事,渐渐地同学们也就习惯了。有一天,按顺序轮到了一个男孩,可他却硬是说“不讲”。

🐬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他的理由是:“我什么故事也没有!”

豆豆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还有“什么故事也没有”的同学。然而刚才这位男同学就明明讲了“没有”!校长走到放着那个男孩的空饭盒的桌子前,说:“你说没有故事,是吗?……”

“一个也没有!”那个男孩答道,看来他绝不是闹别扭或有意顶撞,而确实是没有。

“哈哈哈哈……”校长放声大笑起来,根本不在乎牙床已经秃了。接下来校长又说道:“那么。你就编一个吧?”

“编一个?”男孩有些吃惊地反问了一句。

于是,校长便让那个男孩站到大家围坐的圆圈当中,自己坐到那个男孩的位置上。这时校长又说了:“想想看,今天早晨起床以后,一直到上学为止,这段时间你都干什么了?首先干的是什么?”

那个男孩咔哧咔哧地挠着头发,首先说了声:“嗯——”

校长忙接着说:“瞧,你已经说了‘嗯’了!还是有话可讲的嘛。接下来,‘嗯’完了,又怎么样了?”

于是,那男孩又抓着头发说:“嗯——,早晨先起了床。”

豆豆和同学们都觉得有点不可理解,但还是一齐注视着这位同学,接下来他又说道:“然后嘛——”

说了这么三个字就又挠起脑袋来了。校长把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一直笑眯眯地望着男孩的那副模样。听完这句话,校长当即说道:“这就很好嘛!你早晨起床这件事就让大家知道了嘛!不一定非讲有趣的故事或者讲笑话才算了不起。方才你说‘没有故事’!可现在你找到了话题,这就很不简单呀!”

校长刚说到这里,那男孩又亮开特大嗓门讲了一句:“然后嘛——”

同学们一齐把身子探了出去。那男孩用力吸了一大口气,接着又往下讲道:“然后嘛——,我妈妈呀——,妈妈说:你快刷牙吧!我就刷牙了。”

校长鼓起掌来了。大家也跟着鼓起掌来。这时,那男孩又用比刚才还大的嗓门讲道:“然后嘛——”

大家立即停止鼓掌,更用心地去听,身子也探得更靠前了。只见那男孩脸上现出很得意的神态,又往下讲道:“然后嘛——,然后就到学校里来啦!”

上年级同学里有的可能把身体探得太过分了,头都碰到了饭盒上。但大家都非常高兴:“那位同学有话可讲啦!”

校长用力地鼓起掌来。豆豆和同学们也鼓得更起劲了。站在当中的那位“然后嘛”男孩,也跟着大家一齐鼓起掌来。礼堂里顿时只剩下一片掌声。

这次鼓掌,对于那位男孩来说,恐怕在他长大成人以后,也仍然不会忘记的吧!今天,豆豆身上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那是豆豆从学校回来到晚饭前的这段时间里,稍微做点小游戏时发生的。最初本是闹着玩的,就在豆豆的房间里,豆豆和小狗洛克玩“装狼游戏”,而事情就发生在这会儿工夫里。

本来,在玩“装狼游戏”之前,还和平常一样,豆豆和洛克分别从房间的两头朝对方轱辘轱辘地滚过去,当碰到一起时,就象玩日本式摔跤似的相互稍微扭打一会儿,然后“唰”地一下再离开,再重头开始,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玩上一阵。有些时候还会玩点“更难的动作”,不过都是由豆豆单方面决定的……。而这次就是豆豆首先想出来的,当她和洛克滚过来撞到一起时,她说:“看谁象狼谁就胜利!”

对狼狗洛克来说,要装成狼并不困难。只要耳朵一竖,把嘴张的大大的,再加上本来就是满口牙齿一直长到舌头根。连眼睛也显得很可怕。而对豆豆来说就有点费劲了,但她还是把两只手放在头上充做耳朵,把嘴尽量张大,甚至把眼睛使劲瞪圆,口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假装向洛克咬去。

洛克开始时也扮得很好。然而就在这次装狼游戏的过程中,还是一条小狗的洛克渐渐地分不清是真的还是玩了,它忘记是在游戏,突然真的咬了一口。

尽管洛克还是小狗,但身躯毕竟快有豆豆的两倍了,加上牙齿又很尖锐,所以当豆豆“啊”地一声察觉时,她的右耳朵已经给咬得快要掉下来了。血滴滴嗒嗒地流个没完。

听到“哇哇”的叫声,妈妈从厨房跑了过来,这时豆豆正两手捂住右耳朵和洛克呆在房间的角落里。衣服和附近都流满了鲜血。正在客厅里练小提琴的爸爸也闻声跑了进来。洛克到这会儿好象才发现自己闯了大祸。搭拉着尾巴,翻着两眼向上望着豆豆的脸。

在这个时候,豆豆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假如爸爸妈妈特别生气,要把洛克扔掉或者送给别人,那可怎么办呢?”

对于豆豆来说,这是最使她伤心和害怕的事。所以豆豆紧紧贴着洛克蹲在那里,用手捂住右耳朵一个劲地大声说:“请不要责备洛克!请不要责备洛克!”

妈妈和爸爸此刻自然顾不上责备洛克,而是想快点知道耳朵究竟是怎么样了,正想把豆豆的手从耳朵上松开。豆豆根本不松手,大声喊叫说:“我不疼!请不要生洛克的气!不要生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