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0章 · 3

[日]黑柳彻子2019年04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一般的学校里,对于要给学生传授某种知识的人,肯定会有什么“老师资格”啦等各种各样条件限制的,而小林校长却根本不管这些。他认为,必须让孩子们看到实物,这是非常重要的一课。

“那么,就开始吧?”农民老师说道。

大家脚下这块地方是九品佛池塘周围最幽静的一个场所,池中映着树木的倒影,简直令人身心陶醉。为了有一个放铲子、锄头等一般农具的库房,校长实现就已经运来了一辆比普通电车小一半的电车。这辆半大的电车静静地躺在预定的那小块田地的正中,显得小巧而别致。

农民老师叫学生们从电车里把锄头、铲子拿出来,然后就从第一项拔草开始了。农民老师给大家介绍了有关消灭杂草的知识,诸如“杂草怎样顽固”呀,“杂草种类不同,有的比庄稼长得还快,所以把庄稼的阳光给遮住了”呀,还有什么“杂草是害虫最好的防空洞”呀,什么“杂草会把养分从土壤里吸光,所以庄稼就长不成”等等,一样一样地都教给了大家。而且边讲边不停地用手把杂草拔掉。大家也都跟着样子去做。接下来,这位老师便一面实地操作给大家看,一面讲解种田必需的知识。其中有用锄头锄地、打拢、萝卜种的做法,以及怎样施肥等等。中途还发生了一件事,有一条小蛇探出头来,差一点咬住了上年级那位阿泰同学的手指头。但农民老师却安慰他说:“这一带的蛇没有毒,只要你不去惹它,它是不会主动咬你的。”

总之,农民老师不仅教大家种田,而且还趣味横生地讲了有关虫呀,鸟呀,蝴蝶呀,气候呀等各方面的知识。他那双粗壮厚实的大手仿佛在向人们证明,所有讲给孩子们的知识,都是他亲身体验、亲身发现的。孩子们都出了一身透汗,在这位农民老师手把手的指导下,终于干完了田里的活儿。尽管那些田垅还显得有点松松垮垮,但无论从哪个方向望去,呈现在眼前的毕竟可算是一块管理的完美无缺的农田了。

打从这天起,巴学园的学生每逢再遇到这位农民伯伯,老远老远就满怀敬意地大声打着招呼:“农民老师——”

农民老师有时也把自家地里多余的一点肥料撒到学校的田里去。同学们的农作物长得很顺利。每天都有人到田里去查看一遭,而且每次回来都把观察到的情况报告给校长和同学们。孩子们现在知道了:“自己撒下的种子将会生根发芽”,这该是多么奇妙、多么以外、又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啊!大家只要有几个人凑到一块,马上就会谈起田里作物的生长情况。

当时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全世界到处都发生了一件件令人恐惧的事情。然而值得庆幸的是,每天都在谈论这小片庄稼地的孩子们暂时还处在和平环境之中。豆豆放学后就走出了校门,跟谁也没有搭腔,连“再见”也没有说,口中念念有词地快步来到自由冈车站。豆豆这会儿就好象在说单口相声,嘴里不停地念着一句难懂的话:“等等力溪谷,饭写爨!”

要是有谁到身边讲一句:“寿无限,寿无限,把佛光磨穿。”

她马上会把口里那句话忘个一干二净,假如自己“嘿——嗨!”叫一声跳个水坑,就再也想不起来了,因此她拿定主义最好还是在嘴里反反复复地念。幸亏在电车里谁也没有跟自己搭话,并尽量不去搜寻什么有趣的事,因而也就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总算很顺利地在回家那一站下了电车。出站时,站上那位认识豆豆的叔叔向她招呼道:“你放学了?”豆豆这时本想说一声:“我回来了”,结果又怕一下子说成“我回来炊爨!”所以便连忙用左手捂住嘴,用右手向这位叔叔打着再见的手势,朝家里跑回去了。

一到家,豆豆在门口就对妈妈用最大嗓门喊道:“等等力溪谷,饭写爨!”

一时间妈妈还以为这是在学什么“四十七壮士复仇”或“打擂取胜”的台词呢!不过妈妈很快就明白了。

豆豆喊的这句话里,“等等力溪谷”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那里有小河、瀑布和森林,是东京的游览胜地之一,地点离豆豆所在的巴学园不远,从自由冈车站只要乘三站路就到了。所谓“饭写爨”,妈妈知道是指在那里用饭盒做饭,搞一次野炊的意思。

这时妈妈心里不禁想道:“这句话我是理解了,可亏得豆豆能把这么难的话记下来!看来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事,孩子们是完全能记得牢的!”

豆豆好不容易才从这句难记的话里解放了出来,随后便一件一件地对妈妈解释说:这个星期五早晨到学校去集合,带的东西有茶缸、饭碗、筷子和米,米要带两合(合:日本的容积单位,每合等于0。180公斤,十合为一升——原注)。说到这里,豆豆特意嘱咐妈妈说:“老师说,一合米刚好能装一茶缸,而煮熟以后就成了两茶缸。”

接下来豆豆还告诉妈妈,还要带上做肉汤的肉和蔬菜,也可以带上点点心。

从这天起,当妈妈在厨房里做饭时,豆豆就紧跟在身边,仔细观察怎么使用菜刀,怎样端锅以及如何盛饭等等。看到妈妈所做的这一切,心里觉得非常快活,而最使豆豆感兴趣的是,妈妈用手掀开锅盖时,嘴里常常发出“啊嘘嘘嘘嘘……”的声音,然后就赶紧用那只手去摸耳朵垂。

妈妈告诉豆豆说:“因为耳朵垂是凉的呀!”

在豆豆的眼里,这个动作是大人的动作,最带劲儿啦,最象厨房里专家的派头了,于是暗暗下了决心:“等到在‘等等力溪谷饭盒炊爨’时,我也做一个那样的动作。”

豆豆所盼望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大家下了电车一到等等力溪谷,校长就在树林里看到了这些学生。阳光从高高的树梢上射下来,照的孩子们的脸闪闪发光,显得更加可爱。每个孩子的旅行背包都塞的鼓鼓的,大家在等待着校长的吩咐。学生们身后便是那有名的瀑布,水量充足,水势很大,象奏出了动听的交响乐章。老师对大家说:“怎么样?现在就几个人分成一组,首先用老师们带来的砖砌个炉灶。然后每个组再分工到河边淘米,放到火上煮起来以后,最后再做肉汤。好,赶快动手吧!”

学生们先用猜拳等各种方式分了小组。全校不到五十名学生,立刻就分出了六个小组。挖了坑,用砖在四周砌好。上面用细铁丝搭个类似横架的东西,修一个能放锅或饭盒的台子。这时有几个孩子在树林里拾来了很多树上掉下来的干树枝当柴禾,也有的到河边去淘米。大家分别干着自己所承担的任务。豆豆自告奋勇负责切菜、做肉汤。另外一个比豆豆高两级的男孩也分工切菜,但他切的菜简直不成样子,大的特别大,小的又特别小。然而这男孩毫不气馁,鼻子尖上都挂满了汗珠,还一个劲地切着。豆豆却学着妈妈的样子,把大家带来的茄子、土豆、葱、牛蒡菜等切得很带劲儿,大小正适合大家吃。后来又想到了一样菜谱,即把黄瓜和茄子切成薄片,用盐拌一下,非常细心地做了个凉菜。而且还不时地教那位正在全力以赴切菜的高年级同学:“你看,这样切好吧?”这时她甚至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一位母亲。大家都很佩服豆豆做出来的盐拌凉菜。豆豆两手叉腰做出很谦虚的样子说:“我这只是随便做做罢了。”

肉汤的调味是根据大家的意见决定的。不管哪个小组都传来了欢快的笑声,这个嚷:“哈!太香啦!”那个叫:“啊!太美啦!”还有的高声赞叹:“哎呀!没想到这么好吃啊!”树林中的各种鸟类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好象要和孩子们凑趣大大热闹一场似的。不一会儿工夫,从各个小组的锅里都飘出了香味。大部分孩子过去在自己家里从来没有盯盯地瞧过饭锅,或自己来掌握火候,一般都习惯于把桌子上摆好的饭菜吃进肚子里去。所以这次就有了特大的发现,其中包括体会到了如此这般自己动手的辛苦和乐趣,了解到了食物到嘴以前竟然要经历这么多道手续等等。所有炉灶的饭菜终于都做好了。校长叫大家在草地上清理出场地,以便各组都能团团围坐在一起。然后再把饭锅、饭盒等端到各个小组面前。但豆豆那组却不得不等一会儿才能把做好的饭菜端过来,因为豆豆心里早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得学妈妈的样子,做做那个掀开锅盖后口里“啊——嘘嘘嘘嘘”的动作。

只见豆豆故意“啊——嘘嘘嘘”地嘘了几声,又用两只手揪住耳垂,然后才说了声:“好啦!”

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搓了搓耳垂才把饭菜端到大家面前。同学们谁也没夸这套动作“很棒”,但豆豆自己却感到很心满意足。

大家注视着自己面前茶缸和饭碗里冒出来的热气,肚子早已经饿了,更何况这又是自己动手做出来的饭菜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