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三十一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还是觉得,悬挂这些旗帜不是什么好主意。”游轮驶离罗里斯空港时,帕特说“,外面可是真空,会让人感觉很假。”

环绕候船大楼的彩旗在并不存在的微风中飘扬,必须承认,这副景象还算赏心悦目。但这一切都是电动机和弹簧旗杆的功劳。地球上的人们看到这一幕时,一定也会相当惊讶。

今天是罗里斯空港——甚至是整个月球——的大好日子。他真希望苏珊也能到场,可惜她的身体状况不合适。确实是这样,今天早上,二人吻别时,她还说:“真难想象地球女人怀着孩子会是什么样子。那儿的重力是这里的六倍,挺着大肚子还怎么走得动?”

帕特将思绪从对家人的想念中转回,让“西灵”二号开足马力,全速前进。在他身后的船舱里,三十二名乘客不时发出惊呼声和赞叹声。灰白色的尘埃划出一道道抛物线,映着日光,就像单色调的彩虹。“西灵”二号的处女航是在白天进行,所以游客们无缘得见海面上奇妙的磷光,还有火山湖大峡谷的夜景,以及静止不动的地球投下的碧绿光辉。新奇和刺激才是这趟航行最吸引人的地方。“西灵”二号是目前太阳系中最著名的交通工具之一,这还真要感谢它那位命运多舛的姐妹。

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今,预订游轮座位的人络绎不绝,连旅游事业管理局局长本人都为自己的胆识暗自庆幸,他竭力主张扩大新游轮的空间,以容下更多的乘客。早些时候,为了建造新游轮,他几乎要跑断了腿。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行政总督依然心有余悸。幸好费拉罗神父和月球物理研究中心证实,渴海在接下来的一百万年间不会再发生地震,总督的疑虑这才打消,接受了建造新游轮的提议。

“保持航向。”帕特对副驾驶说,“我到后面跟乘客们聊聊。”

他还是这么年轻自负,喜欢走到乘客们中间,迎接他们赞羡的目光。船上每个人都听说过或在电视上见过他,实际上,这些人敢登上“西灵”二号,这本身就是对他极大的信任。帕特当然明白,这份信任中还有其他人的功劳,但他没必要假装谦虚,轻视自己在“西灵”号最后一次航行中起到的作用。现在他家里还摆放着一只小巧的金色游轮模型,那是大家送给哈里斯夫妇的结婚礼物,上面写着——“请接受我们最诚挚的谢意——最后一次航行的全体乘客。”这是他收到的最有价值的礼物,也是那次历险的永久纪念,除此以外,他已别无他求。

他在船舱中和乘客们打着招呼,走到中间时,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好,船长。”一个他永远也忘不掉的声音响起,“见到我,你似乎很惊讶。”

帕特马上镇定下来,脸上露出最灿烂的职业笑容。

“真是一分意外的惊喜,莫莉小姐。我还不知道您又来月球了。”

“对我来说也很意外——我本来正在写有关‘西灵’号的后续报道。但《星际生活》杂志邀请我报道这次处女航。”

“我只希望这一次不要像上次那样刺激。”帕特说,“顺便问一下,你和其他人还有联系吗?麦肯齐博士和舒斯特夫妇几个星期前给我写过信。我还想知道,可怜的拉德利被哈丁押走之后,现在处境如何。”

“他还好——只是丢了工作而已。宇宙旅行卡公司认为,就算他们提起诉讼,大众也会更同情拉德利,可能还会激起更多人盗用旅行卡的热情。我想他找到了更好的工作,就是给那些飞碟信徒做报告,‘瞧我在月球上发现了什么’。我还可以做一个预言,哈里斯船长。”

“什么?”

“总有一天,他还会回来的。”

“我也希望如此。我还从没在危海附近发现他要找的东西。”

两个人都笑了,然后莫莉小姐问:“我听说你要辞职了?”

帕特似乎有些尴尬。

“是啊。”他说,“我想调到太空服务部去。希望我能通过测试。”

他相信自己一定能,但他必须付出努力。驾驶游轮是一项有趣而且愉快的工作,但也是一条死胡同——苏珊和准将都对他提过这一点。当然,还有别的原因……

他经常问自己,渴海上的这次经历究竟改变了多少人?至少,当时身处“西灵”号的每个人心中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对他来说,之后的事情都朝好的方向发展了,现在能与莫莉小姐友好地交谈就是证明。

对参与救援的人们来说,影响也非常深——尤其是对劳森博士和总工程师劳伦斯。帕特好几次见到劳森在电视上作科学讲座,他很感激这位天文学家,但对他本人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好像几百万观众也不喜欢他。

至于劳伦斯,他正在努力撰写回忆录,书名暂定为《月球中人》——他向上帝发誓,真希望自己没签过这本书的合同。帕特在有关“西灵”号的几个章节上帮过他,苏珊则在等待婴儿诞生的空闲期间帮他校对书稿。

“请原谅。”帕特想起了自己作为一船之长的职责,“我必须去看看其他乘客了。下次来克拉维斯太空城,记得到我家坐坐。”

🥑 鲲=弩=小=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我会的。”莫莉小姐答道。她稍微有点儿吃惊,但显然很高兴。

帕特继续走向船尾,一路同其他乘客打着招呼,并回答他们的问题。最后他来到气密舱,关上舱门——这次终于只有一个人了。

这个气密舱比“西灵”号的要大,但基本设计和布局完全一致,难怪他会思绪万千,记忆的潮水汹涌澎湃。这里放置着宇航服,当其他人都昏睡过去时,他和麦肯齐博士曾轮流呼吸一瓶氧气以保持清醒;这是那堵墙,他曾把耳朵贴在上面,听着夜幕中尘埃流动时发出的低语;就是在这样的舱室里,他第一次认识了苏珊,无论是从字面上,还是从神圣的爱情角度来说,都是如此。

这艘新游轮有一个改进之处——在气密舱通向外界的大门上多了一扇舷窗。他把脸凑了过去,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渴海。

他现在位于游轮的背阳面,看不到太阳,只能见到黑色的天空。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睛适应了黑暗,见到了空中的星斗。当然,只有较亮的星星,漫射的光线还是可以干扰他眼睛的敏感度。虽然有些不清晰,但所有星星都在那里——那是木星,除了金星以外,它是所有星星中最亮的一颗。

他很快就要去那里了,从此远离他的故乡。这个想法让他既兴奋又有些害怕,但他知道,这是他的必经之路。

他爱月球,尽管它差点要了他的命——在空旷的月球表面,他再也没有自由自在的感觉了。尽管幽深的太空中充满了危险和敌意,尽管它还没有对他宣战,但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不愿意自甘平庸了,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气密舱的门打开了,乘务员端着摆满空杯的托盘走了进来。帕特的目光离开了舷窗,离开了天上的群星。下一次再见到这些星星时,它们会比现在明亮千百万倍。

他微笑地看着制服整洁的姑娘,朝这间小储藏室挥了挥手。

“交给你了,约翰逊小姐。”他说,“请照看好它们。”

然后,他返回控制室,继续驾驶游轮穿越渴海。这是他的最后一次航行,但对“西灵”二号来说,旅程才刚刚开始。

 

共 2 条评论

  1. 柠檬水说道:

    完结了啊………

  2. 匿名说道:

    2021 1 8 5:42 完结撒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