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宏大酒店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马丁尼好吗?”

“好的,不带甜味的吧。”

我走开去叫酒,等我回来,发现波洛和那姑娘已经聊得很投缘了。

“你想得到吗,黑斯廷斯,”他说道,“岬尖上的那幢房子,就是刚才我们赞叹不已的那幢,是这位小姐的。”

“真的?”我说道。我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说过赞美的话,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注意到那幢房子。“看起来有点怪怪的,而且孤零零的。”

“它叫‘悬崖山庄’,”姑娘说道,“我很喜欢,但它是一幢又老又旧的房子,而且都要垮下来了。”

“你是某个古老大家族的唯一传人吧,小姐?”

“哦,算不上什么大家族。但我们姓巴克利的在这里已经有两三百年了。三年前我哥哥去世后,我就成了巴克利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真叫人伤心!你一个人住在那里吗,小姐?”

“哦,我常常出门在外。不过我住在那里的时候,总是有很多人进进出出。”

“蛮时髦的嘛。刚才我还以为你住在那幢充满神秘的房子里,旁边徘徊着家族的阴魂。”

“真是不可思议,你怎么会这样想?不,那里没有什么阴魂。就算有,也是一些好鬼。这些天我三次死里逃生,所以我想冥冥之中一定有神灵在护佑。”

波洛警觉地挺直了身子。

“死里逃生?听起来挺有意思的,小姐。”

“哦,倒也不是什么吓人的事,不过是一些意外。”一只黄蜂飞过,她猛然偏了偏头,“该死的黄蜂!这附近肯定有一个蜂巢。”

“哦,蜜蜂和黄蜂……你讨厌它们吗,小姐?你大概被它们蛰过吧?”

“那倒没有,我只是讨厌它们贴着脸飞过去。”

“帽子里的蜜蜂(注:谚语,指奇思怪想。),”波洛说道,“你们英国人有一种说法。”

这时,鸡尾酒送来了。我们都举起酒杯,照例说了几句无聊的客套话。

“我真的该到旅馆去参加鸡尾洒会了,”巴克利小姐说道,“他们一定在找我。”

波洛清了清喉咙,放下酒杯。

“哎,要是有一杯浓浓的巧克力该多好呀!”他喃喃地说道,“但是在英国没有这种习惯。不过,你们英国人也有一些让人看着很养眼的习惯。比方说,姑娘们的帽子摘下和戴上都很自如,而且戴起来这么方便……”

那姑娘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说道:“什么意思?不应该这样戴帽子吗?”

“你这么问是因为你年轻,太年轻了,小姐。不过我常常见到的戴法不是这样的……头发扎得又高又紧,然后把帽子扣在上面,再用很多别针把它紧紧地别在头发上。”

他用手指戳了几下,比画着用别针把帽子和头发夹在一起的样子。

“那多难受呀!”

“唉,我想也是,”波洛说道,就好像这样戴帽子的女士对这种痛苦的认识还不如他深,“要是刮了风可就惨了……你会像得了偏头痛似的脑袋一边痛。”

巴克利小姐取下头上戴的宽檐儿呢帽,随手放在一旁,笑着说道:“瞧,我们是这样取帽子的。”

+鲲-弩+小-说 w ww· k u n n u· C om ·

“是呀!这样又方便又好看。”波洛颔首微笑着答道。

我饶有兴致地瞧着她。她一头深棕色的头发乱蓬蓬的,看上去很淘气。其实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调皮的味道。小小的脸蛋,活泼的表情,带着一股脂粉气。那双碧蓝的大眼睛,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都散发出只可意会、勾人魂魄的动人魅力。这是暗示她有些轻浮吗?她的眼圈下面有些黑晕。

我们坐的地方有些偏僻。大多数客人更愿意坐在拐角的主露台上,就在海边的峭壁之上。

这时,那里出现了一个红脸男子,走起路来左摇右晃,两手半握着拳头,满面春风,无忧无虑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水手。

“真不知道她跑到哪儿去了。”他说话很响亮,我们隔得老远就听到了。“尼克!尼克!”

巴克利小姐站了起来。

“瞧,他们真的等急了。好小子……乔治!我在这儿呢!”

“弗莱迪急着喝酒都快急疯了。快来吧,姑娘!”

他一边说一边好奇地打量了波洛几眼,大概觉得跟尼克的大部分其他朋友相比,波洛有很大的不同。

姑娘挥了挥手,介绍说:“这位是海军中校查林杰……呃……”

那姑娘等着波洛作自我介绍,但出乎我的意料,波洛并没有马上报上自己的名号,反而站起身来,非常客气地鞠了一躬,喃喃地说道:“哦,英国海军!我向来非常敬重英国的海军。”

英国人在初次见面时很少这样说话,波洛的举动多少显得有些唐突。查林杰中校的脸更红了。但尼克·巴克利很快打破了窘境,说道:“走吧,乔治,别傻怔怔的了。我们去找弗莱迪和吉姆吧。”

然后她对波洛微微一笑。

“谢谢你的鸡尾酒。希望你的脚脖子很快康复。”

她冲我点了点头,然后挽着那水手的胳膊走了,很快他们就消失在拐角处。

“这么说,他是巴克利小姐的一个朋友,”波洛若有所思地说道,“是她那群无忧无虑的伙伴之一。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黑斯廷斯,你用专家的眼光来判断一下吧。他是不是你所说的那种‘好人’?”

我迟疑了片刻,搞不懂波洛所说的“好人”究竟是指哪种人。我含糊地点了点头。

“他看起来好像不坏,”我说道,“才见了一面,我也说不上什么。”

“难说。”波洛回答道。

那姑娘把帽子忘在这里了。波洛俯身把帽子拿起来,心不在焉地用手指顶着旋转。

“他对她是不是有点意思?你觉得呢,黑斯廷斯?”

“亲爱的波洛!我怎么知道?把帽子给我,我去还给她,说不定她还要戴呢。”

波洛没理睬我,继续用手指慢慢地旋转那顶帽子。

“别着急,我还想玩玩呢。”

“真是的,波洛!”

“没错,我的朋友。我现在是不是个老顽童?”

我觉得波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只不过我不好意思说出口罢了。波洛咯咯一笑,一手摸着鼻梁,凑过来说道:“我还不至于像你想象的那么愚不可及!这顶帽子当然要还给她,不过不是现在。我们到‘悬崖山庄’去还给她吧,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再见见这位迷人的尼克小姐了。”

“波洛,”我说道,“你不会是对她一见钟情吧?”

“她是不是真的很美,嗯?”

“你自己看得见,何必来问我?”

“因为我说不准。在我看来,现在凡是年轻的都是美的。年轻人哪,年轻人哪……对我这个糟老头来说真是悲剧。你又怎么样?其实你的鉴赏力也跟不上时代了,你在阿根廷住得太久了。你喜欢的还是五年前的那一套,但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比我时髦一些。她很漂亮,是不是?男人和女人都会被她迷住的。”

“现在就有一个人被她迷住啦,波洛!”我答道,“我说这话一点儿没错。你为什么对这位小姐这么有兴趣?”

“我对她有兴趣了?”

“嘿,想想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吧。”

“你误会了,我的朋友。我对她可能是有兴趣……不错……不过我对她的帽子更有兴趣。”

我困惑地看着他,但他显得很认真。

他冲我点了点头。

“没错,黑斯廷斯,就是这顶异乎寻常的帽子。”波洛把帽子递给我,“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感兴趣了吧?”

“挺好的帽子呀,”我还是很困惑,“普普通通的。很多女孩都戴这种帽子。”

“但绝不像这一顶!”

我更仔细地打量起来。

“发现什么了吗,黑斯廷斯?”

“很好的一顶浅黄色毡帽,款式很漂亮……”

“我不是叫你形容这顶帽子。还没看出来?简直是……可怜的黑斯廷斯,太不可思议了,你大概从来就没有仔细看过吧!真叫我吃惊。注意看呀,亲爱的老傻瓜,并不需要思考,只要动动眼珠子就行了。仔细看……”

我终于发现他要我看的东西了。帽子在他的一个手指头上慢慢打转,而那根手指正插在帽檐上的一个破洞里。看到我有所发现,他便从洞眼里抽出手指,把帽子递还给我。那是一个边缘整齐的小小圆洞,可我看不出这个小洞有什么特别的含意——如果真的有的话。

“你有没有看到尼克小姐讨厌黄蜂的样子?‘帽子里的蜜蜂’,黄蜂钻到她的头发里,于是在帽子上就留了个洞。”

“黄蜂不可能钻出这样一个洞来的。”

“完全正确,黑斯廷斯!多么敏锐的洞察力!黄蜂当然钻不出这样的洞来,但子弹却可以,我的朋友!”

“子弹?”

“不错!像这样的子弹。”

他摊开手掌,掌心里有一颗小东西。

“一颗打过的子弹,我的朋友。我们刚才聊天的时候,它正好打在露台上。不是小石子,而是一颗子弹!”

“你的意思是……”

“我是说,只要偏一英寸,这个洞就不在帽子上,而是打在她的脑袋上了。现在明白为什么我感兴趣了吧,黑斯廷斯?我的朋友,你说对了,我确实不应该说‘不可能’这个字眼。是呀,人毕竟是人。不过那个开枪的人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竟然胆敢在赫尔克里·波洛的眼皮底下开枪杀人!对他来说,这是最大的失策。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到‘悬崖山庄’去见那位小姐了吧?三天之内三次死里逃生,这是她自己说的。我们必须赶快行动,黑斯廷斯,危机迫在眉睫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