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三章 信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把埃伦打发走之后,波洛若有所思地转过脸来。

“我在想……她有没有听见那些枪声?我想她是听到了。她听到枪声,然后打开厨房门。她听到尼克从楼上下来走出去,然后她自己也跑到前厅,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这都很正常。但那天晚上她为什么没有出去看焰火呢?我很想知道,黑斯廷斯。”

“你问她密室是什么意思?”

鲲·弩^小·说

“只不过是想入非非而已,毕竟我们还没有解决第十个人的问题。”

“第十个?”

“对。就是那张表里的最后一个人。还没有确认的局外人。设想一下,那个人跟埃伦有某种关系,昨天晚上就到房子里来了。他(假设是个男的)藏在这个房间的密室里。一个姑娘从他身边走过,他以为是尼克,就跟着她出去……并朝她开枪。不,太蠢了!不管怎么说,我们知道这儿并无藏身之处。昨晚埃伦待在厨房也纯属偶然。来吧,我们去找找尼克小姐的遗嘱。”

客厅里并没有什么文件。我们又走到书房,房间里光线很暗,透过窗户看得到车道。书房里有一张古色古香的胡桃木写字台。

在这里我们费了一些时间。所有的东西都杂乱无章。账单和发票混在一起,请柬、催款单和朋友的来信也堆放在一起。

“我们来整理一下吧,”波洛毫不犹豫地说道,“分门别类。”

他说到做到。半小时之后,他终于满意了,所有的东西都分类整理完毕。

“这样才好。这么做至少有一个好处,所有的东西都仔细看过,不会有遗漏。”

“这倒是真的。但也没发现什么呀。”

“也许除了这个。”

他扔给我一封信。信里面的字又大又潦草,几乎不可辨认。

亲爱的,

晚会真是太美妙了。今天我懒得像条虫似的。你没去碰那玩意儿是明智的——以后永远也别碰,亲爱的。要想戒掉真他妈的太难了。我又要写信给男朋友,叫他快快弄点过来。什么鬼日子呀!

你的弗莱迪

“是去年二月份写的,”波洛想了想说道,“很明显她在吸毒,我一看她就知道了。”

“真的?我从来没往这方面想。”

“太明显了。你只要看她的眼睛,还有她反复无常的情绪,有时烦躁不安,有时毫无生气……没有活力。”

“吸毒会影响一个人的道德,是不是?”

“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不认为赖斯太太是个瘾君子。她才刚刚开始……陷得不深。”

“尼克呢?”

“没有这种迹象。她有时可能会参加这种聚会,但只是为了好玩。她不吸毒。”

“很高兴是这样。”

我突然想起尼克曾说过弗蕾德丽卡有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波洛点点头,轻轻拍了拍手里的一封信,说道:“她指的无疑就是这件事了。好了,就像你所说的,这里不会有更多的发现了。我们到楼上尼克的卧室去吧。”

尼克的卧室里也有一张书桌,但里边的东西要少多了。在这里我们也没有找到遗嘱,只找到了她的汽车执照,还有一张上个月的红利券,其他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波洛气恼地叹息道:“现在这些年轻的小姐毫无素质,条理啦、秩序啦,什么都没有。尼克小姐确实有魅力,但她徒有其表,绝对是个绣花枕头。”

说着,他又开始翻起柜子里的抽屉。

“波洛,”我有些困窘地说道,“那里面只有内衣。”

他惊讶地停了下来。

“有何不可,我的朋友?”

“你不觉得……我是说……我们不应该……”

他突然大笑起来。

“我可怜的黑斯廷斯,你绝对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老古董。如果尼克在的话,她肯定会这么嘲笑你的,会说你迂腐不堪!如今的年轻小姐才不在乎别人看到她们的内衣呢。胸衣啦、吊带啦,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在海滩上,你每天都可以在身边几英尺的地方看到一大堆这样的东西,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去翻别人的内衣吧。”

“听我说,我的朋友。很明显尼克小姐不会把自己珍贵的东西锁起来,如果她想藏什么……会藏到哪儿呢?一定是藏在袜子和衬裙下面。瞧!我们找到了什么?”

他拎起一捆用退色的红丝带扎起的信。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就是迈克尔·斯顿先生写的情书了。”

他若无其事地解开了丝带,把那些信一封封拆开。

“波洛,”我反感地叫了起来,“你不能那么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确实不是闹着玩的,我的朋友,”他突然变得粗暴严厉,“我是在捉拿凶手。”

“是的,但这些私人信件……”

“对我来说也许没用……但也许也有用。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我的朋友。来吧,你和我一起来读吧。两双眼睛总比一双要强些。你索性这样想好了:那个忠实可靠的埃伦早就对这些信烂熟于心了。”

我不喜欢这样。但在波洛看来,拆看私人信件也是顺理成章的,所以我只好拿尼克说过的那句话——“随便翻好了”——聊以自慰了。

这些信的间隔时间相当长,第一封信是去年冬天写的。

亲爱的,

新年来到了,我在计划将要做的一些事。一想起你真的爱我,我就沉浸在无限美好之中。你让我的生活有了全新的意义。我相信我们都知道……从我们第一次相遇开始。祝你新年快乐,我可爱的姑娘。

你永远的迈克尔

一月一日

最亲爱的,

我多么希望能经常见到你!现在真是难受,不是吗?我讨厌躲躲藏藏的,但我跟你说过,这也是没有办法。我知道你多么痛恨谎言和隐瞒,我也是这样。但老实说出来则很有可能美梦破灭。马修叔叔非常忌恨早婚,坚信早婚会毁了男人的事业。好像你会毁了我一样,我亲爱的天使!

高兴一些吧,亲爱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的迈克尔

二月八日

我不该连着两天给你写信,但我还是忍不住拿起了笔。昨天我起飞的时候又想起了你。我飞过了斯卡伯勒,众神保佑的斯卡伯勒……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亲爱的,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你的迈克尔

三月二日

最亲爱的,

一切都准备好了,完全准备好了。如果能完成这次飞行(我一定能),我在马修叔叔面前就理直气壮了。但如果他不愿意,又有什么关系呢?很高兴你喜欢读我写的那篇讲信天翁号的长文章。我多么想带着你一起飞行啊。等以后吧!但是看在老天的分上,别为我担心。事情不像听起来的那么危险。我不会死的,我知道你那么爱我。一切都会没事的,我亲爱的。

你最忠实的迈克尔

四月十八日

我的小天使,

你说的每个字都是对的,我会永远珍藏这封信。你在我的眼里如此高不可攀,如此与众不同。我爱慕你。

你的迈克尔

四月二十日

最后一封信没有日期。

最亲爱的,

我明天就要出发了。我极度振奋和激动,满怀成功的信心。信天翁号一切准备就绪,它不会让我失望的。

振作起来,我亲爱的,别为我担心。当然这里面有风险,但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在冒险。顺便告诉你,有人跟我说我应当立个遗嘱(这个人考虑周全,但完全是出于好意),所以我就写了——是写在半张便笺纸上,寄给了老惠特菲尔德。我没时间亲自送过去。有人以前跟我说过,有个人的遗嘱只有四个字:“全给妈妈”,这样的遗嘱也是有法律效力的。我写的遗嘱跟那份类似。我记得你的真名叫玛格黛勒——瞧,我还不赖吧!立遗嘱时,有两个人做见证人。

别把遗嘱的事放在心上,好吗?(我只是顺便跟你说一下。)我不会出事的。我会在印度和澳大利亚这些地方给你发电报的。振作起来,一切都会顺利的。明白吗?

晚安,上帝保佑你!

迈克尔

波洛把信重新收拾好。

“你瞧,黑斯廷斯,我不得不看这些信……有些事情需要证实,我跟你说过的。”

“但你也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来证实呀。”

“不,我的朋友,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采取这种方式。现在,我们有了非常宝贵的证据。”

“哪方面的?”

“现在我们知道了迈克尔曾立下了有利于尼克小姐的书面遗嘱。只要读了这些信,谁都会知道的。这些信这么随便放着,谁都有可能读得到。”

“埃伦?”

“埃伦当然看过,我可以肯定。等会儿我们出去时,不妨试试她。”

“但是遗嘱找不到。”

“嗯,这很怪。也有可能被扔到书架顶上,或者塞到花瓶里去了。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小姐想起来,不过这里再也找不出什么了。”

我们下楼时,埃伦正在前厅掸灰尘。

我们从她身边经过,波洛愉快地向她道了声早安。走到前门时,他又转身说道:“我想,你已经知道巴克利小姐跟那个飞行员迈克尔·斯顿订婚了吧?”

她怔住了。

“什么?就是报纸上天天说的那个飞行员吗?”

“是的。”

“啊,我从没听说过。竟有这样的事。跟尼克小姐订婚。”

我们走出屋子后,我说道:“她看起来真的非常吃惊。”

“是的,不像是假装的。”

“也许就是真的嘛。”我提出了我的看法。

“那些信就真的放在内衣下面几个月没动?不,我的朋友。”

“随便你怎么想吧,”我心里暗想,“不是每个人都是赫尔克里·波洛,没必要去刺探与己无关的事情。”

不过我没把这话说出口。

“这个埃伦……她是个谜。”波洛说道,“我不满意。一定有什么事我还没弄明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