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一章 梅根·巴纳德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正如我所言,梅根·巴纳德说出来的话,加上她干脆利落、公事公办的口吻,着实吓了我一跳。

然而,波洛只是严肃地点了一下头。

“现在说也不迟,”他说,“你很聪明,小姐。”

梅根·巴纳德依旧以超然的语气说:

“我非常喜欢贝蒂。但我对她的喜爱,并不能让我对她是个小傻瓜这个事实视而不见——有的时候,我还会当面对她这样讲!姐妹之间就是这样。”

“她重视你的意见吗?”

“很可能没有。”梅根的话里带着讥讽的意味。

“小姐,你能说得再准确一些吗?”

梅根犹豫了一两分钟。

波洛微微一笑,说:

“我可以帮你。我听到你对黑斯廷斯说的话了。你说你妹妹是个聪明、快乐的姑娘,没有男性朋友。这和事实正好相反吧?”

梅根慢吞吞地说:

🌏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Om

“我不想伤害贝蒂。我希望你能了解这一点。她正正经经地做人,不是那种喜欢过周末的人。完全不是。但她喜欢有人带她出去跳舞什么的,哦,她喜欢听廉价的恭维和赞美之词。”

“她很漂亮,是吗?”

这是我第三次听到这个问题,这次他终于得到了一个实际的回应。

梅根从桌子上滑下来,走向她的箱子,“啪”的一声打开,取出一样东西交给波洛。

皮质的相框里是一个面带微笑的金发女孩的及肩照。显然,她刚烫过头,头上有很多小卷。她的笑容淘气而造作。当然,不能用美丽来形容这张脸,但她廉价的漂亮却是显而易见的。

波洛把照片还给她,说:

“你和她长得不像,小姐。”

“哦!我是长相普通的那个。从小我就知道。”她似乎对这个事实不屑一顾,觉得微不足道。

“你认为你妹妹究竟在哪些方面表现得很愚蠢?也许你是指她和唐纳德·弗雷泽先生的关系?”

“就是在这件事上。唐(注:唐纳德的昵称。)是那种特别镇静的人,但他——呃,当然他也厌恶某些事情,然后——”

“然后什么,小姐?”

他定定地看着她。

也许只是我的想象,但在我看来,她犹豫了一秒钟才回答:

“我担心到头来他会——抛弃她。如果是这样,真的挺遗憾的。他为人稳重,工作勤奋,也会是个好丈夫。”

波洛继续盯着她。在他的注视下,她没有脸红,反而报以同样坚定的目光——此外,还有别的什么——让我想起她最初那个挑衅轻蔑的神态。

“原来是这样,”他终于开口道,“我们可以不再说真话了。”

她耸了一下肩,转身面向门口。

她说:“我已经尽力帮助你了。”

听到波洛说话,她又停下了脚步。

“等一下,小姐,我有事要告诉你,请回来。”

我想,她是极不情愿地服从了。

令我稍稍感到惊讶的是,波洛突然讲起了AB C信的来龙去脉,安德沃尔谋杀案,还有在尸体旁边发现的列车时刻表。

他找不到理由抱怨她对此缺乏兴趣。她张开嘴巴,两眼发光,坚持听他讲下去。

“这都是真的吗,波洛先生?”

“是的,全是真的。”

“你真的认为我妹妹是被某个可怕的杀人狂杀死的吗?”

“正是这样。”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哦!贝蒂,贝蒂,太,太可怕了!”

“你看,小姐,我向你了解情况的时候,你大可以畅所欲言,不必顾虑会伤害到什么人。”

“是的,我现在明白了。”

“那么就让我们把这次谈话继续下去吧。我有了一种想法,这个唐纳德·弗雷泽可能是个脾气狂暴而且嫉妒心极强的人,你说对吗?”

梅根·巴纳德平静地说:

“我信任你,波洛先生。我会把真相彻底告诉你。就像我说的那样,唐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很克制的人,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他很少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但在这种表象下面,他对某些事又特别介意。他生性好妒,总是吃贝蒂的醋。他对她一心一意——当然,她也很喜欢他,但贝蒂不会因为喜欢一个人就不去留意其他人。她天生不是那种人。她会,呃,留意那些相貌英俊、向她问好的男人。当然,在姜黄猫咖啡馆工作,她总是能遇到一些男人——尤其是在暑假期间。她向来伶牙俐齿,如果有人跟她开玩笑,她也会和那个人打趣。然后,她可能会和他们见面,约着去看看电影什么的。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从来没发生过那种事——她就是喜欢找乐子。她过去常说,即使有一天她和唐的生活安顿下来了,如果有可能,她还是会像现在这样快活地玩乐。”

梅根停下来,波洛说:

“我明白。继续讲吧。”

“唐无法理解的正是她的这种想法。如果她真的喜欢他,他不明白为什么她还要和别人出去呢?有那么一两次他们为此吵得很凶。”

“那个唐纳德先生不再平静了?”

“他和所有平静的人一样,万一发起脾气来,简直是狂风骤雨。唐大发雷霆,把贝蒂吓坏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年前他们吵过一次,还有一次吵得更凶——就在一个多月前。当时我在家里过周末。我想让他们和好,那时我想提醒贝蒂一下——告诉她,她是一个小傻瓜。她只是说,她那么做没想伤害他。呃,她说得没错,但她照样自讨苦吃。你知道,一年前他们那次争吵之后,她养成了一个习惯,她会撒几个有用的小谎,她的原则是,脑子不想,心就不痛。他最后一次发火是因为她告诉唐,她要去黑斯廷斯(注:黑斯廷斯(Hastings),英国地名。)见一个女朋友,结果他发现,她其实是和一个男人去了伊斯特本,对方还是个已婚的男人。那人在这件事上有点儿遮遮掩掩,于是情况变得更糟了。他们大吵了一通——贝蒂说她还没嫁给他,所以有权力想和谁出去就和谁出去。唐气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说,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什么?”

“他会杀了她——”梅根低声说。

她不说话了,盯着波洛。

他严肃地点了几下头。

“所以,很自然你会担心……”

“我从来没想过他真的会这么做,一分钟也没这么想过!我担心的是还会引起——争吵,他说的那些话,好几个人都知道。”

波洛再次严肃地点头。

“正是如此。小姐,可以这么说,若不是凶手自私自利的虚荣心,这件事肯定会发生。如果唐纳德·弗雷泽逃脱嫌疑,还得感谢AB C疯狂的自吹自擂。”

他沉默了一两分钟后,说:

“你知道你妹妹跟那个已婚男人或者别的什么男人见过面吗,最近?”

梅根摇头否认。

“不知道。你看,我不住在这儿。”

“那你认为呢?”

“她可能没再见过那个人。如果他觉得这样可能引起他们的争吵,他就避开了,至于贝蒂又向唐撒了谎,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你知道,她很喜欢跳舞、看电影,当然,唐没有那么多钱天天带她出入那些场所。”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会向什么人吐露心事吗?比如说,在咖啡馆做事的那些姑娘?”

“我觉得不太可能。贝蒂受不了那个叫希格利的女孩。她觉得她很普通。其他的姑娘又都是新来的。反正,贝蒂不是一个爱倾诉的人。”

这时,一阵刺耳的电铃声颤抖着在梅根头顶响起。

她走到窗前,把身子探出窗外,接着,她猛地把头抽了回来。

“是唐……”

“把他带到这儿来。”波洛马上说,“在把他交给我们的警督之前,我想和他谈两句。”

梅根·巴纳德犹如闪电一般冲出厨房,几分钟后,她拽着唐纳德·弗雷泽的手回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