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六章 讨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杰普正在等着我们。

“我还是想过来和你们聊几句再回去,波洛先生。”他很高兴地说。

“那么,我的朋友,进展如何了?”

“怎么说呢,不太顺利。这是事实。”

他看起来有些沮丧。

“波洛先生,有什么能帮到我的吗?”

“我有一两个想法愿意说给你听听。”波洛说。

“你和你的想法!你知道,某些方面来说你真是个怪人。不是说我不想听,我很想听。你那个形状古怪的脑袋装了不少好东西。”

波洛有些冷淡地接受了这番恭维。

“关于出现两个男爵夫人的问题,你有没有什么想法——这是我想知道的。嗯,波洛先生,是怎么回事?她是谁?”

“这正是我想和你谈的事情。”

他首先问杰普有没有听过说卡洛塔·亚当斯。

“我听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没办法对上号。”

波洛向他解释了一番。

“是她啊!专门模仿别人对不对?你怎么会想到是她?你找到了些什么?”

波洛把我们进行的调查告诉他,也把我们的结论做了说明。

“天哪!看起来你是对的。衣服,帽子,手套,还有那顶金色的假发。是的,一定是这样了。我得说——你真是厉害啊,波洛先生。这活儿干得漂亮!倒不是说我觉得可以证明是有人杀了她灭口,这似乎是有点捕风捉影了。这一点上我和你的想法不一样。你的理论对我来说有点天马行空,我的经验比你丰富多了。我不相信幕后一定有黑手在操控这种解释。卡洛塔·亚当斯是那个女人没错,但是我认为还是有其他可能。她到那儿去有自己的目的——敲诈吧,也许是,因为她之前暗示自己会得到一笔钱。然后他们起了争执。他动手了,她也还手了,结果她把他杀了。之后呢,我想当她回到家之后就完全崩溃了。她并没有想过要杀人。我认为她是故意吃了过量的药,就这样一了百了。”

“你觉得这就可以解释所有的事情了?”

“怎么说呢,当然还有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这是个不错的假设,可以作为出发点。另一个解释就是,这个恶作剧和谋杀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个该死的巧合。”

波洛不同意这个解释,我很了解这一点。但是他也只是不置可否地说:“是啊,这也是有可能的。”

鲲 # 弩 # 小 # 说 # w ww # ku n Nu # co m

“要不然你听听这个怎么样?这个恶作剧只是为了好玩,有人听到了,觉得刚好可以利用起来。这个主意不坏吧?”他停顿一下,又继续说,“但是就个人而言,我还是喜欢第一个说法。至于男爵大人和这个姑娘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总会想办法查出来的。”

波洛跟他说了那封女仆发出去,寄到美国的信,杰普也认为这可能对案情有很大帮助。

“我马上就去查查这个。”他说着,在小本子上记了下来。

“我之前觉得男爵夫人是凶手,是因为我想不出另外有可疑的人。”他把记事本收起来的时候说道,“至于现在嘛,马什上尉,现在的男爵大人,他的动机是再明显不过了,还有不良记录,穷困潦倒,财务面也是马马虎虎,甚至昨天上午还刚和他叔叔吵了一架。这个是他亲口告诉我的——这倒是显得阴谋意味更浓了。是的,他可能就是凶手。但是他昨晚有不在场的证明。他和多塞默一家在歌剧院。有钱的犹太佬,格罗夫诺广场。这个我已经查过了,真是那样。他和那一家人用了餐,去了剧院,然后去索布尼斯吃了晚饭。事情就是这样了。”

“那位小姐呢?”

“你是说男爵的女儿?她那晚也不在家,和一个叫卡休·韦斯特的人全家去吃饭。他们带她去了歌剧院,之后送她回家。她回到家时差一刻十二点。这应该洗清她的嫌疑了。那个秘书似乎也没问题——一个很能干,很体面的女人。接下来就是那个管家了。我不敢说喜欢这人,一个男人长成他这么好看不太自然。他总归有些不太对头的地方——他受雇于埃奇韦尔男爵的方式也有些奇怪。是的,我正在查他的事情。不过呢,我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杀人动机。”

“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了?”

“有的,一两件吧。很难说有什么含义。比如说,埃奇韦尔男爵的钥匙丢了。”

“大门的钥匙?”

“是的。”

“这倒是很有趣。”

“如我所说,可能意义重大,也可能无关紧要。看情形了。在我看来,有点重要的是这个:埃奇韦尔男爵昨天兑现了一张支票——数目倒不是很大,其实只有一百英镑。他把钱换成了法郎——这是他兑支票的原因,他原本是今天去巴黎的。可是呢,那笔钱不见了。”

“谁告诉你这些的?”

“卡罗尔小姐。是她去兑的支票,换了钱。她跟我提起这事,然后我发现这钱没有了。”

“这些钱昨晚是放在哪儿的?”

“卡罗尔小姐也不知道。她大概在三点半把钱交给了埃奇韦尔男爵,放在一个银行的信封里。他当时在书房里,拿到钱就放在手边的桌子上了。”

“这倒是值得思考一下,可能让案情更复杂了。”

“也可能更简单了。顺便一说——那个伤口。”

“伤口怎么了?”

“医生说这伤口不是一般的小刀造成的。外形是很像,但是刀锋的样子不同,而且异常尖锐。”

“不是剃须刀?”

“不,不,要小很多。”

波洛皱起眉头苦苦思索。

“新的埃奇韦尔男爵对他的笑话好像很满意。”杰普说,“他似乎觉得被看做谋杀嫌疑犯是挺有趣的事情。他甚至想方设法让我们把他列为嫌疑犯,这事儿也挺古怪的。”

“也许是个聪明的手段。”

“更有可能是良心发现。他叔叔的死对他极其有利。对了,他已经搬到那幢宅子里了。”

“他之前住在哪儿?”

“圣乔治路,马丁街。不是个特别好的地方。”

“黑斯廷斯,请把这个记下来。”

虽然有些不解,我还是按他说的做了。如果说罗纳德已经搬到了摄政门,他之前的地址应该就没什么用了吧。

“我想就是那个叫亚当斯的女孩儿干的。”杰普说着站起身,“这事儿你干得真不错,波洛先生,居然查到了这个。但是呢,当然了,你喜欢去戏院找点消遣,你能碰到的事情对我来说没什么机会遇到。遗憾的是没有什么可见的动机,不过一点点深入挖掘就能知道了。希望如此。”

“还有一个有动机的人,你根本没有留心过。”波洛提醒他。

“是谁呢,先生?”

“那个据说要娶埃奇韦尔男爵夫人的先生。我是指默顿公爵。”

“是了。我想这是个动机。”杰普大笑起来,“但是处在他那个地位的人不太可能去犯下杀人罪。而且不管怎么说,他远在巴黎呢。”

“所以,你完全不把他视作嫌疑人?”

“怎么说呢,波洛先生,你会把他当真吗?”

于是,杰普一边为这个荒诞的想法而大笑着,一边告辞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