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二章 我找到了真爱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着手里的照片,有那么一刻我如冰雕般呆坐。我用尽全身的勇气故作镇静,将照片递了回去。还波洛照片的时候我偷瞄了他一眼,他察觉到什么了吗?还好,他似乎并没有观察我。我行为举止当中的一些异常之处逃过了他的法眼。

他迅速站了起来。

“我们要抓紧时间,以最快速度出发。万事俱备——今天海上的情况也适合动身!”

鲲·弩+小·说 - k u n n u - c om

因为忙着出发,我也没时间想太多。但上船之后,为了避开波洛对我的观察,我打起精神振作起来,把各项事实好好分析了一遍。波洛到底知道多少内情?他为什么要下决心找到那个女孩?他怀疑那女孩目击了杰克·雷诺的犯罪过程吗?或者他怀疑……那是不可能的!那女孩跟老雷诺没什么过节,不会有仇怨,因此她不具备杀死雷诺的动机。那是什么让她回到了谋杀现场呢?我仔细分析了所有细节。那天我和她在加来告别后,她一定下了火车。难怪我在船上找不到她。如果她在加来用过餐,然后坐火车离开梅林维尔,她会在弗朗索瓦丝所说的时间到达热内维芙别墅。那么十点钟以后她离开别墅后都干了些什么?要么去了酒店,要么回了加来。但接下来呢?案件可是发生于周二晚上啊。周四早上她又一次来到梅林维尔。难道她根本就没离开过法国?我怀疑是这样。她留在那里干什么呢——想见到杰克·雷诺吗?我曾告诉过她(当时我们也相信如此)杰克·雷诺已经远行在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公海之上。或许她很清楚安茱拉号根本没有出海,但要知道这点的前提是她必须见到杰克。难道这就是波洛致力要搞清楚的事情吗?杰克·雷诺会不会和曾被他抛弃的贝拉·杜维恩见了面,而没有和他本打算去探望的玛尔特·多布罗尔见面?

我似乎理出了点头绪。如果案情真的如我所预料,那么杰克就会获得对自己有利的不在场证明。但在那些情况中,他的沉默似乎很难解释。他为何没有大胆地说出来?他是怕自己从前的感情纠葛被玛尔特·多布罗尔知悉吗?我摇了摇头,这个解释不令人满意。打情骂俏完全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痴情男女爱到深处的自然表现而已,我有点讥讽地认为一个身无分文的法国女孩应该不会就此抛弃一个大富翁的儿子,况且这个女孩爱他爱得如此投入。

船到多佛,波洛的脸上又流露出笑容,颇为轻松、我们去伦敦的旅程也是风平浪静。到伦敦时已经过了九点,我觉得我们最好直接返回住处,等到明早再说。

但波洛有别的打算。

“我们决不能浪费时间,我的朋友。关于逮捕的消息后天才会在英国见报,但我们还是不能浪费时间。”

我有点没弄清他的逻辑,但我只是问他准备如何找到这个女孩。

“你还记得那个剧院代理人约瑟夫·阿伦斯吧?不记得吗?我在一个日本摔跤手的案子上帮了他一点小忙。只是个小忙而已,我改天有时间再跟你说。他一定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想要的东西,毫无疑问。”

我们花了些时间去找阿伦斯先生,午夜之后我们找到了他。他热情地向波洛问候致敬,并称自己时刻准备着为我们效劳。

“在这个行当里,我不知道的事儿很少。”他神采焕发,轻松地说。

“好吧,阿伦斯先生,我很想找到一个名叫贝拉·杜维恩的女孩。”

“贝拉·杜维恩,我知道这个名字,但我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她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这儿有她的照片。”

阿伦斯先生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突然眼前一亮。

“我知道了!”他拍着大腿叫道,“她是达尔西贝拉姐妹的成员,我发誓!她一定是!”

“达尔西贝拉姐妹?”

“没错,她们是一对姐妹花。杂技演员、舞者和歌手,她们的本事可不赖。如果没歇着,我觉得她们会在别的地方表演。最近两三个星期她们就在巴黎演出。”

“你能帮我把她们的确切地点找出来吗?”

“小菜一碟。你回家静候,早上我会给你内部消息的。”

有了他的许诺,我们便与他告别了。他这个人很守信用。果然,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张笔迹潦草的字条。

“达尔西贝拉姐妹在考文垂的皇宫附近演出。祝你们好运。”

时不我待,我们立刻奔向考文垂。波洛也没多问,只是心满意足地订了当晚演出的戏票,两张靠前的座位。

这些演出乏味得难以形容,或许只是我心情不好才这么认为而已。日本演员的叠罗汉表演得摇摇欲坠;故作时尚的人穿着绿色的晚礼服,油头粉面,喋喋不休地说着闲话,跳着华丽的舞蹈;矮胖的女首席歌唱家扯着嗓子卖命吆喝;另一个喜剧演员尽力去模仿乔治·罗贝先生,但明显不成功。最终,当达尔西贝拉姐妹上场之际,观众情绪高涨起来了。我的心竟也激动地怦怦跳起来。她们俩一个是亚麻色头发,一个是黑色,穿着合身的蓬蓬裙,系着巨大的棕色蝴蝶结。她们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对儿顽皮的孩童。她们开唱了,歌声纯真甜美,虽然有点单薄,但很有吸引力。经过一个可爱的小转折,她们跳起了轻快的舞蹈,其间还夹杂着一些杂技动作。她们所唱的歌词清脆而有诱惑力,大幕降下之时,观众们致以热烈的掌声。达尔西贝拉姐妹的演出可谓大获成功。

突然我觉得自己不能再逗留了,必须出去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于是我跟波洛说要离开一下。

“去吧,我的朋友。我正在兴头儿上呢,过一会儿去找你。”

从戏院到我们住的酒店只有几步之遥。我进了酒店大厅,点了一杯苏打威士忌,边喝边沉思,凝视着空空的壁炉。我听到有人开门,便转过头,以为是波洛。谁料站在门口的却是灰姑娘,我不由得大吃一惊。她讲话时有点犹豫,带着些许喘息。

“我看到你坐在前排,还有你的朋友。当你起身离开的时候,我就等在门外,然后尾随你到此。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到考文垂干什么?你今晚在那儿干吗?跟你一起的那个人是侦探吗?”

她站在那儿,披在演出服上的斗篷从她肩头滑落下来。我从她抹着红色脂粉的脸颊下看出了一丝苍白,也听出了她声音中的恐惧。那一刻,我全明白了——我知道了为什么波洛在找她,以及她在恐惧什么,我似乎全都明白了。

“是的。”我温和地说。

“他在找我吗?”她轻声低语。

我没有立刻回答,而她滑进一把大椅子,陷入悲戚的恸哭之中。

我跪在她身边将她紧紧拥住,轻抚着她的脸和头发。

“宝贝儿,别哭,看在上帝的分上。你在这儿是安全的。我会照顾好你,别哭宝贝儿,别哭。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所有事情。”

“唉,你不了解!”

片刻之后,她的抽泣声渐小。我说:“我想我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拿走刀子的人是你,对吧?”

“是的。”

“因此那时你让我带你四处转转,然后假装晕厥过去,对吧?”

她又点头同意。

“你为什么要拿那把刀?”我紧接着问道。

她像一个孩子般天真无邪地回答道:“我怕那上面可能会留下指纹。”

“可是你当时戴了手套啊,难道你忘了?”

她迷惑不解地摇了摇头,缓缓地说:“你会把我交给警察吗?”

“老天爷!我不会那么做的。”

她的眼睛急切地闪动着,不停地捕捉我的目光,然后充满恐惧地悄悄说:“为什么不把我交给警察呢?”

就表白而言,现在貌似并不是合适的时间和地点——管他呢,我从未想象过爱情以这种形式降临。我非常简洁而自然地说:“因为我爱你,我的灰姑娘。”

她低下了头,似乎有点害羞,断断续续地咕哝着:“如果你知道一些事情的话,你就不会这样说了。”然后,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她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脸,问道,“那么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那天晚上你跑去找雷诺先生了。他给了你一张支票,你愤怒地将支票撕碎,接着离开了屋子——”我停顿了一下。

“继续——接下来呢?”

“我不清楚你当时是否知道那晚杰克·雷诺会来,或者你只是等着,期待能有机会见见他,或许你只是心里难过,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但无论如何……

“十二点之前,你一直在那儿,而且你看到有位男士在高尔夫球场上。”

我又暂停了一下。在她进门的那一刻,我心中的谜团仿佛一下子都清楚了,而且现在我眼前的景象则更让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我清晰地看到了雷诺先生尸体上那件外套的特殊花纹,我记得很清楚,后来我们在客厅里面密谈之际,雷诺的儿子突然闯了进来,他的样子和死者一模一样,这让我大吃一惊,还以为某人起死回生了。

“继续。”女孩坚定地说。

“我想他当时背对着你,但你认出了他,或者你认为自己认出了他。他的步伐和举止对你而言很熟悉,还有那外套的花纹,”我停顿了一下,“你在给杰克·雷诺的信中威胁了他。当你在那儿看到他的时候,你的愤怒和嫉妒让你疯狂——你下毒手了!我一点也不相信你想杀了他,但你确实杀了他,我的灰姑娘。”

她猛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抽泣起来。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你的话仿佛让我看到了一切。”然后她疯了一般地将头转向我,“你爱我?既然什么都明白,你为何还能爱我呢?”

“不知道。”我有点疲倦地说,“我想爱情就是这么回事,相当难以解释。我试过了,我知道,从我第一天见到你开始,就无法抑制对你的爱。”

在我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她突然间又一次陷入崩溃的境地,倒在地板上,疯狂地抽泣着。

“哦,我不能!”她哭着说,“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谁能帮我?谁能可怜可怜我……天哪!可怜可怜我吧,谁能告诉我该如何是好!”

我又一次跪在她身边,尽可能地抚慰她。

“你别怕我,贝拉。看在上帝的分上,你别怕我。我爱你,真心实意——但我并不指望能有什么回报。让我帮你就好,如果你还爱他,那就继续爱他吧,但请给我帮助你的机会。我可以帮你,他帮不了你。”

听了我的话她仿佛幻化成石头一般。她把头从自己的手中抬起,看着我。

“你是这样想的?”她低声耳语道,“你认为我爱杰克·雷诺?”

然后她半笑半哭,热烈地用双臂挽住我的脖颈,用她甜美温润的脸紧贴着我的脸。

“不会像我爱你这样深,”她轻声地说,“永远不会像我爱你这样深。”

她的双唇摩挲着我的脸颊,然后急切地奔向我的嘴唇,她用难以置信的甜美与热情一遍遍地狂吻着我。那种疯狂,那种奇迹般的感觉,我不会忘记——不,我终身难忘!

突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我们都转头看过去。

波洛正站在那里看着我们。

我毫不犹豫,一个箭步蹿到他面前,将他的双手按在身体两边。

“快走,”我对女孩儿说,“离开这儿,越快越好!我会按住他的。”

她匆匆看我一眼,从我们身边跑过,离开了房间。我把波洛紧紧按住,纹丝不动。

“伙计,”波洛不紧不慢地说,“你干这些事情倒是挺在行的。如此强壮的一个人把我紧紧扣住,我就像个小孩儿一般无计可施。这样既不太舒服也有点可笑吧。我们坐下来平复一下情绪。”

“你不会去追查她吧?”

“我的天,当然不会。你以为我是吉劳德吗?先放开我,伙计。”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因为波洛说过,我在精明机智方面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谨慎地放开他。他坐到椅子上,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胳膊。

“黑斯廷斯,你生气时真是力大如牛!好吧,你觉得你这么对待老朋友合适吗?我给你看这女孩照片的时候你认出了他,但是你却缄口不言。”

“就算让你知道我认出了她,也于事无补吧。”我怀着怨愤的口气说道。原来波洛自始至终什么都知道!实际上我一刻也没能瞒住他。

“你不知道我清楚这一切。我们费尽心思找到她,今晚你却让她逃跑了。好吧,事已至此——你打算帮我呢还是反对我,黑斯廷斯?”

一时之间我无话可说。和我的老朋友闹翻,这让我痛彻心扉,但我又不得不站在和他对立的位置上。我在想,他会原谅我吗?直到现在他都能保持如此诡异的平静,但我知道他拥有极好的自控能力。

“波洛,”我说道,“对不起,我承认这次我对你有点儿过分了。但是有时候一个人别无选择。将来,我只能走我自己的路了。”

波洛不住地点头。

“我理解。”他说,他眼中嘲弄的目光渐渐消退,他开始用一种令我吃惊的和蔼和认真跟我谈话,“就是这样,我的朋友,不是吗?爱情降临的方式并非像你想象中那么甜蜜开心、妙不可言吧?很遗憾,那往往会是伤心痛苦的。好吧,我可警告过你。当我意识到她就是那个拿刀的女孩时,我就警告过你。或许你还记得,但现在为时已晚。不过,你告诉我,你到底知道多少?”

我和他目光相遇,直视对方。

“你告诉我的那些东西根本不会让我感到惊奇,波洛。你要知道。但当你想要重新开始寻找杜维恩小姐的时候,有件事我得跟你讲清楚:如果你认为她和这件案子有关,或是那晚拜访雷诺先生的神秘女士和此案有关的话,你就错啦。我从法国回家那一晚,是在维多利亚车站和她告别的,因此很明显,她当晚并不在梅林维尔。”

“啊!”波洛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你愿意在法院对你刚才说的话起誓吗?”

“我当然愿意。”

波洛起身弯腰鞠了一躬。

“伙计!爱情万岁!它能创造奇迹。你的所思所想绝对独具匠心,连我赫尔克里·波洛都自愧不如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