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五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双眼睛不自在地看着波洛。

“我不知道还能帮您什么。警察已经找我们问过话了,波洛先生。”

波洛来回打量着这两个男孩儿。他们肯定不把自己称为男孩儿了。他们极力模仿大人的行为方式,模仿得也很像。如果你闭上眼睛,还以为是两个老俱乐部会员在谈话。而实际上,尼古拉斯十八岁,德斯蒙德十六岁。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受一位朋友之托,我要对在某个场合的人进行一些调查。并不是在万圣节前夜晚会现场——而是为晚会做准备的时候。你们当时都在那儿帮忙吧?”波洛说,“目前为止,我已经走访了清洁女工,听取了警方的观点,跟一位医生交流过——进行尸检的那位医生,还跟当时在场的一位老师、学校校长和伤心的死者家属谈过,我也听到了许多本地的流言——顺便问一下,我听说你们这儿有一位女巫,是吗?”

他面前的两个年轻人都大笑起来。

“你是说古德博迪大妈。是的,她参加晚会了,还扮演了女巫。”

“现在我想采访,”波洛说,“你们这些年轻的一代,耳聪目明的年轻人,你们了解最新的科学知识,能做出敏锐的判断。我迫不及待——非常迫不及待——想听听你们对这个案子的看法。”

十八岁和十六岁,他看着面前这两个男孩儿,心里暗自思索。对警察来说是青年,对他来说是孩子,对报社的记者来说是青少年。想怎么称呼他们都行。这是时代的产物。他们两个,波洛判断,即使不如他为了引起话题而吹捧的那样高智商,也一点儿都不笨。他们在晚会现场,而且稍早的时候帮了德雷克夫人不少忙。

他们爬上梯子,把金黄的南瓜放在特定的位置,还为装饰的彩灯拉好电线并通电。不知道他们中的谁,还想了个巧妙的办法伪造了一沓照片,让那些女孩儿以为是她们未来丈夫的样子。他们还正好处于最合适的年龄,因此成为拉格伦督察,似乎还有老园丁的首要怀疑对象。最近几年,这个年龄段的犯罪率一直在上升。波洛本人倒没有特别怀疑他们,但是一切都有可能。甚至两三年前那起谋杀案的凶手也可能是十四岁或者十二岁的男孩儿、青年或青少年。最近的报纸上总会刊登这类案件。

他把这些可能性都压在脑后,暂时不去细想,先集中精神评价他面前的这两个人,他们的长相、服饰、举止、言谈,等等。以赫尔克里·波洛自己的方式,并且隐藏在外国人的曲意奉承和夸张做作的面具之下,让他们欣然轻视他,尽管他们也把那份轻视隐藏在了礼貌和良好的举止之后。他们都举止得体。尼古拉斯,十八岁的那个男孩儿,长相英俊,留着短络腮胡子,长发披肩,穿着一身丧服似的黑西装。不像是悼念最近的这出悲剧,而是他自己的现代穿衣品味。年纪小点儿的那个穿着玫瑰色的天鹅绒大衣,紫红色的裤子,还有带花边的衬衫。他们在着装上应该都花了不少钱,而且肯定不是在本地买的。不过或许是他们自己挣钱买的,而不是花父母或者监护人的钱。

德斯蒙德的头发是淡黄色的,有很多绒毛。

“我听说晚会那天早上和下午你们在那儿,帮忙为晚会做准备?”

“下午早些时候。”尼古拉斯纠正道。

“你们帮忙准备什么呀?我听好几个人说过准备工作,但我不是很清楚。他们说的都不一致。”

“比如很多的灯。”

“爬上梯子把一些东西放在高处。”

“我还听说有一些很棒的照片。”

德斯蒙德马上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沓东西,又骄傲地从里面抽出几张卡片。

“我们提前给这些做了伪装。”他说,“为女孩儿们准备的未来丈夫。”他解释说,“她们都差不多,女孩都这样。她们想要时髦点儿的东西。这些都不错,是吧?”

他把一些样本递给波洛,波洛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些失真的复制品:有一个长满络腮胡的年轻人,另一个年轻人的头发盘出一个发髻,第三个的头发都垂到了膝盖,还有各种各样的胡子,或者不同的面部装饰。

“做得都挺好,还都不一样,不错吧,是吧?”

“我猜你们有模特吧?”

“哦,都是我们自己。就是化妆而已。都是尼克(注:尼古拉斯的昵称。)和我两个人弄的。有些是尼克拍的我,有些是我拍的他。不同的只是——您可以称之为毛发样式。”

“太聪明了。”波洛说。

“我们故意不对准焦距,您知道,那样看起来就更像是想象出来的图像啦。”

另一个男孩儿说:“德雷克夫人对这些很满意。她肯定了我们的作品,这些让她笑个不停。主要还是我们在那个屋子里布置的灯光起的效果。您知道,安了一两盏灯,当女孩儿们坐在那儿的时候,我们中的一个就突然把一张照片从屏幕上晃过,女孩儿就能从镜子里看到一张脸。提醒您,只是发型不同而已,还有不同的胡须之类的。”

“那她们知道看到的是你们或是你们的朋友吗?”

“哦,我觉得当时不知道。至少在晚会上她们还不知道。她们知道我们在房子里帮忙布置,但我觉得她们认不出镜子里的就是我们。要我说,她们不怎么聪明。另外,我们还在脸上化了妆改变样子。先是我,接着是尼古拉斯。女孩儿们一直尖叫,好玩极了。”

“下午在那儿的人都有谁呢?我不是问参加晚会的人。”

“我猜晚会上肯定有三十个人左右,来回走动。下午有德雷克夫人,当然,有巴特勒夫人。一位学校老师,好像叫惠特克小姐。还有一个好像叫福莱特巴德夫人还是什么的,她是牙医的妹妹或妻子。弗格森医生的配药师李小姐也在,那天下午她休息,所以就来帮忙。有些小孩儿也过来想帮忙,我觉得他们帮不上什么。女孩儿们就三五成群到处乱逛,不停地咯咯笑。”

“啊,是的,那你记得那些女孩儿都是谁吗?”

“呃,雷诺兹家的孩子都在那儿。当然,可怜的乔伊斯也在,就是那个被杀的孩子。还有她的姐姐,安,讨厌的女孩儿,总是盛气凌人,认为自己聪明绝顶,门门都能得‘优’。还有那个小男孩,利奥波德,他很可怕。”德斯蒙德说,“他总是偷偷摸摸的。他偷听,还告密,净干些讨厌的事儿。还有比阿特丽斯·阿德雷和凯西·格兰特,都很笨。当然还有几个真正能帮忙的女人,我是指清洁女工。还有那位女作家——把您带到这儿来的那位。”

“男人呢?”

“哦,牧师进来看了看,要是您把他算上的话。一个好老头,就是有点儿笨。还有新来的助理牧师,他一紧张说话就结巴,他也没在那儿待多久。我就只能想起这么多来了。”

“听说你们听见那个女孩儿——乔伊斯·雷诺兹——说她看到过一场谋杀之类的话了?”

“我没听到呀,”德斯蒙德说,“她说了吗?”

“哦,是有人这么说。”尼古拉斯说,“我没听到,她说的时候我可能没在房间。她在哪儿——我是指她说这话的时候?”

“在客厅。”

“对,好吧,除了一些做特殊事儿的,大部分人都在那儿。当然尼克和我,”德斯蒙德说,“大部分时间都在女孩儿们要照镜子看丈夫的那个房间。安装电线什么的,或者在楼梯上安装彩灯。我们可能有一两次在客厅,摆放中间掏空、安着蜡烛的南瓜。但是我们在那儿的时候没听到这类话。你呢,尼克?”

“我也没听到。”尼克说,然后又饶有兴趣地补充说,“乔伊斯真的说她亲眼见过一场谋杀?如果她真那么说了,就太有意思了,不是吗?”

“为什么那么有意思啊?”德斯蒙德问。

“好吧,超感知觉,不是吗?就是这样。她说她看到了一场谋杀,然后两三个小时之后她自己就被杀了。我猜她早有预料。得让人想想。您知道在最新的实验里他们好像能帮人实现超感知觉,通过把电极还是什么东西固定在颈部静脉上。我在哪儿读到过。”

“他们对什么超感知觉的研究永远没什么进步,”德斯蒙德轻蔑地说,“他们坐在不同的房间里,看着一堆方框里写着字或者画着几何图形的卡片,但是他们从来没看见过想看到的东西,或者几乎没有过。”

“好吧,必须得让年轻人做才行呢。青少年比老人成功的机会大。”

赫尔克里·波洛不想再继续听关于高科技的讨论了,他插话说:“在你们的记忆里,当你们在那儿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让你们觉得不祥,或有什么特殊意义的,一些别人或许没注意,但是你们可能留心的事情?”

尼古拉斯和德斯蒙德都紧紧皱着眉,明显是在搜肠刮肚地想找出点儿重要的情况。

“没有,就是一群人唠唠叨叨地说话,摆放东西,干活儿。”

“你有什么推测吗?”波洛对尼古拉斯说道。

“什么,推测谁杀了乔伊斯?”

“是的,我是说你可能注意到了什么事,让你有所怀疑,或者纯粹是基于心理分析。”

“是的,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可能还真能想出点儿什么来。”

“我看是惠特克。”德斯蒙德说,打断了尼古拉斯的沉思。

“那位学校老师?”波洛问。

“对,名副其实的老处女,您知道。性饥渴。一直教书,在一群女人中间打转。你还记得吧,一两年前有个女老师被掐死了。她有点儿奇怪,人们都这么说。”

“女同性恋?”尼古拉斯以一种老于世故的口气问。

“一点儿也不奇怪。你记得诺拉·安布罗斯吗,跟她一起住的那个女孩儿?长得不难看。她交过一两个男朋友,他们那么说,跟她一起住的女孩儿为此非常生气。有人说她是个未婚妈妈。她曾经称病歇了两个学期的假。在这个流言满天飞的地方,说什么的都有。”

“好吧,无论如何,那天早上惠特克大部分时间都在客厅。她很可能听到乔伊斯说的话,记在脑子里了,不是吗?”

“听我说,”尼古拉斯说,“如果是惠特克——你觉得,她多大了?四十多?快五十了。那个年纪的女人都有点古怪。”

他们两个都看着波洛,那眼神就像是为主人取回了想要的东西而心满意足的小狗。

“我打赌,如果是她做的,那么埃姆林小姐肯定知道。学校里的事儿没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她不会说出来吧?”

“也许她觉得她应该对朋友忠诚,并且保护她。”

“哦,我觉得她不会那么做。因为她应该想到,如果伊丽莎白·惠特克发了疯,就会有许多学生被杀。”

“那个助理牧师怎么样?”德斯蒙德满怀希望地问,“他可能有些神志不清。您知道,也许是原罪之类的,有水,有苹果还有其他的——您听,我想到一个可能。他来这儿没多久,大家都不怎么了解他。假如抓火龙给了他灵感。地狱之火!火焰熊熊燃烧!然后,您想,他拉住乔伊斯说:‘跟我来,我给你看一些东西。’然后他把她带到有苹果的房间,说‘跪在这儿’,说‘这是洗礼’,然后他把她的头摁了进去。明白了吗?这就都说得通了。亚当和夏娃,苹果、地狱之火、抓火龙,然后再次洗礼以除去原罪。”

“或许他先在她面前脱光了衣服。”尼古拉斯信心满满地说,“我是说,这种案子通常都和性有关系。”

他们都一脸邀功地看着波洛。

“好吧,”波洛说,“你们确实给我提供了一些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