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火焰之心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鲁夫斯·冯·阿尔丁穿过伦敦萨伏依酒店的旋转门,来到接待桌前。前台微笑着同他打招呼。

“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冯·阿尔丁先生。”他说。

这位美国百万富翁漫不经心地点了一下头表示回应。

“一切都安排好了吗?”他问道。

“是的,先生。奈顿少校已经在楼上的套房中等候您了。”

冯·阿尔丁又点点头。

“有我的信吗?”

“都已经送到楼上去了,冯·阿尔丁先生。噢,对不起,请您稍等。”

他埋头在信件夹里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了一封信。

“这封信是刚到的。”

鲁夫斯·冯·阿尔丁从他手中接过信。当他看到信封上是女人流畅的字迹时,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脸上那严厉的线条缓和了,僵硬的嘴角也舒缓下来,一切都让他看起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拿着信走进电梯,唇边的微笑怎么也收不住。

在他套房的客厅里,一个年轻人正坐在桌子旁十分熟练地处理着信件,明显就是接受过长期的训练。他见鲁夫斯·冯·阿尔丁进门,立刻站起身。

“你好啊,奈顿。”

“看见您回来真让人高兴,先生。您在巴黎过得好吗?”

“马马虎虎。”这位百万富翁心不在焉地说,“巴黎已经变得乏味而简陋了。但我仍然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他露出了一个更加冷酷的笑容。

“我相信您总是能心想事成。”他的秘书满脸堆笑地说道。

“那是当然的。”百万富翁说道。

他用理所应当的语气说了这话,就好像他的秘书只不过在陈述一个世人皆知的事实一样。脱掉厚重的外套之后,他走向那张堆满信件的桌子。

“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先生。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日常事务,有些我还没来得及处理完。”

冯·阿尔丁点了一下头,没做任何评价。他是一个不轻易称赞和责备别人的人,而且对待职员的方式也非常简单:公平地分配给他们薪水,迅速解雇那些没有效率的人。他在择人方面的品位也相当独特。就拿奈顿来说,这是他两个月前在瑞士的一个度假村里偶然认识的。冯·阿尔丁看了奈顿的作战记录,了解到他的腿是因为战争而瘸的,对此他表示非常赞赏。当时奈顿毫不掩饰地告诉冯·阿尔丁,其实他正在找工作,并且非常踌躇地问他是否知道什么合适的职位。在这些往事又萦绕在冯·阿尔丁的脑海里时,他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当听说冯·阿尔丁决定录用他当自己的私人秘书时,这个年轻人陷入了完全的惊讶之中。

💐 鲲l 弩x 小x 说s = Ww w * k u n n u * co m

“但是,但是我并没有任何做生意的经验啊。”他惊讶得都有点口吃了。

“这一点儿都没关系。”冯·阿尔丁回答说,“我已经有三个私人秘书来处理那些生意上的事儿了。但考虑到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我可能都要待在英国,因此我需要一个英国秘书,他要深谙那些社交的窍门,有体面应酬的才能。”

到目前为止,冯·阿尔丁对他当初的判断都相当满意。奈顿很聪明,反应敏捷,人脉资源丰富,而且在行为举止中透出一股独特的吸引力。

秘书指着单独摆放在一边的三四封信。

“这几封信最好由您亲自过目,先生。”奈顿建议道,“最上面的那封涉及与科尔顿的那桩交易——”

可是冯·阿尔丁却打了个暂停的手势。

“今天晚上我坚决不看一眼这些东西。”他义正词严地宣布道,“都留到明天再说。不过,这一封可要另当别论了。”冯·阿尔丁看着手里的那封信补充道。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又如之前那样发生了变化,抑制不住的笑容渐渐布满了他的脸庞。

理查特·奈顿也露出了友善的微笑。

“是凯特林夫人的信吗?”他轻声问道,“昨天和今天她都给您来过电话,看起来她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您。”

“是的,是她!”

笑容渐渐从他的脸庞上消失了。他急忙拆开了手中的信并且拿出了所附的纸片。他读着信,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眉头紧锁,嘴角的线条变得十分僵硬,整个华尔街都对这僵硬的线条相当熟悉,那是这名百万富翁生气的预兆。奈顿及时预警到了这一切,转身埋头于自己拆信然后分类整理的工作中。一句低声的咒骂从百万富翁的嘴里喷薄而出,他紧握拳头,重重地击打在桌面上。

“我绝不容许这种事情!”他嘟囔着,“可怜的小女孩,但好在你有你的老父亲做后盾。”

冯·阿尔丁皱着眉,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奈顿仍然在桌前坚持不懈地工作着。突然冯·阿尔丁停下了脚步,顺手拿起了之前被扔到座椅上的大衣。

“先生,您又要出门了吗?”

“是的,我要去看看我的女儿。”

“如果科尔顿方面的人来电话……”

“你就告诉他们,让他们见鬼去吧!”冯·阿尔丁说。

“好的。”秘书面无表情地回答说。

此刻,冯·阿尔丁已经穿上了大衣,一边戴上帽子一边走向门口,他拉着门把手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你是一个很好的雇员,奈顿。”他说,“你在我烦躁的时候从不给我添乱。”

奈顿微笑了一下,但没有回应。

“露丝是我唯一的孩子。”冯·阿尔丁说,“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知道她究竟对我意味着什么。”

一抹微笑照亮了他阴暗的脸庞。他慢慢将手伸进口袋。

“奈顿,你想看点有意思的东西吗?”

冯·阿尔丁转身走向秘书。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由棕色包装纸随意包裹着的纸包。当他把外面的那一层纸撕掉时,露出一个大而破旧的红色绒布盒子,盒盖的当中是一个皇冠,在皇冠下歪歪扭扭地绣着一些大写字母。他打开盒子,秘书猛然屏住了呼吸:在有些脏的白色底衬上,几颗宝石散发出血红的光芒。

“我的天啊!先生!”奈顿惊叹道,“它们,它们是真品吗?”

冯·阿尔丁愉悦地咯咯大笑起来。

“我并不奇怪你会如此惊讶。这些宝石中有着全世界最大的三颗宝石。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曾经佩戴过它们,奈顿。中间的就是被人们称为‘火焰之心’的那颗。它毫无瑕疵,简直堪称完美。”

“既然如此,”秘书喃喃道,“它们必然身价不菲。”

“价值四十万到五十万美元。”冯·阿尔丁淡然地说道,“这还没有算上这一宝物的历史价值。”

“您就这样把那么值钱的珍宝像刚才那样随意放在口袋里,带来带去?”

冯·阿尔丁顽皮地一笑。

“好吧,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凯特林夫人在电话里那么焦虑。”秘书小声说。

但他的老板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又严肃起来。

“你弄错了。”他说,“她还不知道这件事,这本是我为她准备的小小惊喜。”

他把盒子盖上,又缓慢地把它包好。

“奈顿,世人能为他们所爱之人所做的事情少之又少,这点太让人难受了。”他开口道,“我能够为她买下这世上大部分的东西,只要能对露丝的生活起到丝毫的帮助,我都愿意去做,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当我把这串珠宝戴在她的脖子上时,也许能够给她带来片刻的欢乐,然而——”

他摇了摇头。

“当一个女人在她自己的家里都无法展露笑颜的时候……”

冯·阿尔丁的话说到这里停住了。秘书谨慎地点了点头,他比谁都了解有关那位尊贵的德里克·凯特林先生的传言。冯·阿尔丁叹了口气,把那包东西又放进口袋里,向奈顿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