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一条羊腿的重要性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探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花岗岩屋的门锁。今天天气晴朗干燥,因此我们应该不会留下任何足迹。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进门前仔细地在脚垫上把鞋子蹭干净了。

一个女人冒出来跟探长说了几句话,随后转向了一边。紧接着,探长头也不回地说:“波洛先生,你仔细看看吧,看看我刚才说的那些证据。我大概十分钟后回来。对了,这是格兰特的靴子。我把它也带来了,方便你们比对。”

我们走进起居室,探长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屋外。英格勒斯很快便被一张边几上的中国古玩吸引了注意力,走到那边仔细欣赏去了。他对波洛的行动似乎毫无兴趣。而我却饶有兴致地看着波洛,连大气都不敢出。地板上铺着墨绿色的亚麻油地毯,很容易显出脚印。另一边有扇门通往小厨房。厨房里又有一扇门,通往餐具存放室——后门也在里面;另一扇门则与罗伯特·格兰特的卧室相连。看完整个布局后,波洛开始滔滔不绝地自言自语。

“这是尸体所在的位置,那块黑色印子和周围溅射的血迹可以证明。室内拖鞋和‘九号’靴子的印记……你注意观察,这些印记非常杂乱。然后是两串足迹,来往于厨房。不管凶手是谁,他一定是从那里进来的。黑斯廷斯,靴子在你手上吗?拿给我。”他拿过靴子与脚印仔细对照,“是的,两串足迹都属于同一个人,罗伯特·格兰特。他从那里进来,杀了老人,再回到厨房。他踩到了血迹。看到他离开时留下的印子了吗?厨房里没什么可看的,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到那里面看过热闹了。他走进自己的房间——不,他先返回了犯罪现场。是为了拿走翡翠吗?还是他忘了拿走足以证明他是真凶的什么东西?”

“或许他是第二次进来时才杀死老人的?”我猜测道。

“并非如此,你没有仔细观察。其中一个离开的血脚印压上了一个进来的脚印。他到底回来干什么呢……难道是事后才想起要拿走翡翠?这太可笑了,简直愚蠢。”

“是啊,他把自己暴露得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真的吗?我告诉你,黑斯廷斯,这完全不合常理。这根本是对我小小的灰色脑细胞的冒犯。我们再到他的卧室里看看……啊,你看,这就是探长在门上发现的血迹,还有一串脚印,血脚印。是罗伯特·格兰特的足迹,不可能是其他人,就在尸体边上……罗伯特·格兰特是唯一靠近过这所房子的人。没错,定然如此。”

“那位老太太呢?”我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格兰特去取牛奶后,只剩下她一个人待在房子里,她也有可能杀死主人然后离开。如果她在此之前没出去过,就不会留下脚印。”

“非常好,黑斯廷斯,我一直在等你说出这个猜想。我已经考虑过,并将其排除了。贝特西·安德鲁斯是本地人,附近很多人都认识她。她与四魔头不可能有任何关系。另外,老沃利是个强壮的男人,这点我们都清楚。所以凶手必须是男性,不可能是女性。”

“我猜四魔头应该没有发明什么藏在天花板上的邪恶装置,可以自动垂下来割开老人的喉咙,再自己缩回去?”

“像雅各的天梯 (注:《圣经旧约》中有这样一个故事:雅各做梦有登天的梯子,后人便把这梯子称之为雅各的天梯(Jacob’s Ladder)。) ?黑斯廷斯,我知道你有异于常人的超凡想象力,但我恳请你不要让它过于放纵。”

我难堪地闭上了嘴。波洛继续在房子里来回走动,带着一脸极不满意的神情这个房间看看,那个橱柜瞅瞅。他突然兴奋地大叫一声,让人不禁联想到博美犬的吠叫。我匆忙赶到他身边,只见他站在储藏室里,动作夸张地挥舞着一整条羊腿!

“我亲爱的波洛!”我大喊道,“怎么回事?难道你突然失心疯了吗?”

“你看,这是一条羊腿。但我请你仔细观察!”

🐼 鲲·弩+小·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我尽己所能地凑过去仔细看了一会儿,但还是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它看起来就是一条十分普通的羊腿。于是我把自己的结论老实地说了出来。波洛刻薄地瞥了我一眼。

“难道你没看到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他每说一次“这个”,都会猛戳一下那块毫无反抗能力的肉,令上面的冰碴哗哗往下掉。

波洛刚刚才指责我想象力过剩,可我现在却感觉自己的想象力拍马也追不上他。难道他认为这些小冰渣子是某种致命的毒药吗?这是我能联想到的唯一能让他如此躁动的原因。

“这叫冷冻肉食,”我耐心地向他解释,“进口的,你知道。从新西兰。”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紧接着爆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

“我的好朋友黑斯廷斯,你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知道!他们怎么说来着……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那说的就是我的好黑斯廷斯。”

他把羊腿又扔回到盘子里,转身离开了储藏室。随后他看向窗外。

“我们的探长朋友回来了,这很好。我已经看到了所有想看的东西。”他心不在焉地用指尖敲着桌子,仿佛陷入了沉思,紧接着突然问,“今天星期几,我的朋友?”

“星期一,”我莫名其妙地说,“怎么……”

“啊!今天星期一?一周里最糟糕的日子。周一犯谋杀案是个错误。”

波洛回到起居室,敲了敲墙上的玻璃,看了一眼温度计。

“稳定晴朗,七十华氏度 (注:约为二十一摄氏度。) 。正统的英伦夏日。”

英格勒斯还在看各种中国瓷器。

“先生,您对这次调查不感兴趣吗?”波洛问。

他回以一个悠然的微笑。

“那并不是我的工作。我是某些领域的鉴赏家,但对这方面没有涉猎。所以我决定让到一边,不妨碍您的工作。我在东方已经学到了什么叫耐心。”

探长匆匆走了进来,为离开这么长时间向我们道歉。他坚持带我们又走了很大一部分现场,但我们最终总算熬了过来。

“探长,您如此热情让我感激不尽。”我们正沿着村里的道路返回,波洛突然说,“但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你想看看那具尸体,对吧,先生?”

“哦我的老天,当然不是!我对尸体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想见的是罗伯特·格兰特。”

“先生,如果你要见他,就得跟我开车回莫顿去。”

“非常好,我跟你去。但我必须见到他,并能够与他单独交谈。”

探长摸着嘴唇说:“呃,那我可不好说,先生。”

“我向您保证,只要您接通苏格兰场,就能得到全权委托。”

“先生,我当然知道你的大名,也知道你帮了我们不少忙,但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即使您这样说,我也必须要见他。”波洛平静地说,“之所以必须是因为……格兰特不是凶手。”

“什么?那谁才是?”

“我认为凶手应该是一名较年轻的男子。他赶着一辆双轮马车来到花岗岩屋,把车停在了门外。他走进去,把人杀了,走出来,再驾着马车原路返回。他没戴帽子,衣服上沾了一点血迹。”

“可……可这样一来,整个村子的人都能看到他啊!”

“除了在某种情况下。”

“除非当时天黑,那有可能。可是谋杀案发生在大白天。”

波洛闻言只是笑了笑。

“还有马和马车,先生,你是怎么想到的?门外没有任何带轮子的车经过,没人目击到你说的马车。”

“没人用双眼看到了,这确实有可能。但一定有人用思维的眼睛看到了。”

探长意味深长地摸了摸额头,看着我露出微笑。我也感到无比困惑,但我相信波洛。后来我们决定与探长一道开车回莫顿去。波洛和我被领到格兰特那里,但会面期间一直有一名警员守在旁边。

波洛开门见山地说:“格兰特,我知道你在这起谋杀案中是无辜的。现在用你自己的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面前的阶下囚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有一副不讨人喜欢的面相。他看起来就像个惯犯。

“对上帝发誓,那真不是我干的。”他哀号道,“有人把那些玻璃小玩意儿放到我的箱子里了。栽赃,这绝对是栽赃。我进屋后直接回房了,绝对不假。在贝特西尖叫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出事了。老天有眼,我真不知道。”

波洛站了起来。

“如果你不愿意说实话,我就不管你了。”

“可是老爷——”

“你确实进入过起居室,你确实知道你的主人已经死了。而当贝特西发现惨状时,你正准备逃跑。”

男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波洛。

“说吧,是不是这样的?我郑重地警告你,以我的名誉担保,现在立刻从实招来是你唯一的机会。”

“我招了。”男人突然说,“你说得没错。我进了屋,直接走向主人——结果我看到了什么?主人已经倒在地上死了,到处都是血。紧接着我就意识到,他们会知道我有前科,到时候肯定会一口咬定那是我干的。我满脑子只想着逃跑,立刻离开,在别人发现之前……”

“还有翡翠呢?”

男人欲言又止。“你瞧……”

“你出于难以控制的坏习惯拿走了它们,对吧?你听主人说过那些东西很值钱,于是你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我明白。现在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第二次进入起居室时拿走翡翠的?”

“我没再进去过。对我来说一次就够了。”

“你确定?”

“非常确定。”

“很好。那再告诉我,你是何时出狱的?”

“两个月前。”

“怎么得到这份工作的?”

“通过某个服刑人员帮助机构。我出狱时有个人来见了我。”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是教区牧师,但长得挺像的。戴黑色软帽,迈着小碎步。一颗门牙崩了。哦,还戴了副眼镜。名叫桑德斯。他说希望我已经改过自新了,因为他给我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后来我就拿着他的推荐信去找老沃利了。”

波洛再次站起来。

“谢谢,现在我已经掌握了所有事实。你只需耐心等待。”他在门口停下来,又补充道,“桑德斯给了你一双靴子,对吧?”

格兰特似乎吃了一惊。

“他真的给了。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工作就是知道一些事情。”波洛一本正经地说。

跟探长打过招呼后,我们三人来到白鹿酒店,讨论起了鸡蛋、培根和德文郡的苹果酒。

“有结果了吗?”英格勒斯微笑着问。

“是的,这个案子已经很明朗了。但跟您一样,我恐怕很难给出证据。沃利是被四魔头派人杀死的,但那个人并不是格兰特。一个十分聪明的人给格兰特提供了那份工作,并借此让他成为替罪羊。有了格兰特的前科,这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他送了一双靴子给格兰特,自己又准备了一双完全相同的。一切都很简单。当格兰特离开房子,贝特西又在跟村里人聊天时——这应该是她每天的日课,那个人穿着跟格兰特一模一样的靴子驾马车来到小屋前,走进厨房,进入起居室,打晕老人,然后割开他的喉咙。紧接着他又回到厨房,脱掉靴子,穿上另一双鞋,提着脱下的靴子回到马车上离开了。”

英格勒斯目不转睛地看着波洛。

“还是有一个疑点,为什么没人看到他?”

“啊!那正是四号的聪明之处,对此我也不得不感到佩服。每个人都看到他了,但每个人也都没看到他。因为他驾驶的是一辆屠夫的马车!”

我不由得惊叫一声。

“那条羊腿!”

“没错,黑斯廷斯,那条羊腿。每个人都发誓早晨没有人到过花岗岩屋,而我在储藏室里找到了一条羊腿,还没解冻。今天是星期一,所以羊腿一定是早晨刚送过去的。因为星期六那天天气很热,羊腿不可能经过星期天一整天还处于冷冻状态。于是我可以肯定,确实有人去过小屋,而且还是一个身上有些血迹也不会引起怀疑的人。”

“真是聪明得见了鬼了!”英格勒斯赞叹道。

“是的,四号是个聪明人。”

“跟赫尔克里·波洛一样聪明?”我喃喃道。

我的朋友向我投来谴责的目光。

“有些玩笑话可不能如此轻易地说出来,黑斯廷斯。”他用说教的语气对我说,“难道我刚刚没有从绞刑架上救回一个无辜的人吗?一天能有这么一个成就已经足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