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革律翁的牛群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好啦,老朋友,你给我查到了什么情况?”

贾普总警督若有所思地望着提出问题的小个子,恼火地说道:“没什么我想要的东西,波洛。那些长头发的宗教骗子跟毒药一样可恨,给女人们灌输些迷信的玩意儿。不过这家伙倒一直很小心,你抓不到他什么把柄,他那一套听起来有点反常,却无害。”

“你了解这个安德森博士的情况吗?”

“我调查过他过去的经历。他本来是一名很有前途的化学家,后来被某所德国大学踢了出来。他母亲好像是犹太人。他一直爱好东方神话和宗教,业余时间全都用在这上面了,还写了不少有关这一主题的文章——其中有些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疯话。”

“所以,有可能他只是个单纯的宗教狂热分子?”

“我得说很可能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给你的那些姓名和地址调查得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问题。埃弗里特女士死于溃疡性结肠炎,医生相当肯定没有什么花样。劳埃德太太死于支气管肺炎。韦斯顿女士死于肺结核,她患这病好多年了,遇到那帮人之前就得了。李小姐死于伤寒,是由于在英国北部吃了点沙拉引起的。其中三个是在自己家里死去的,劳埃德太太则死在法国南部的一家旅馆里。就这些死亡事件而言,跟那个‘伟大的羊群’或者安德森在德文郡的那个地方无关。看起来都是巧合。全都没有问题,准确无误。”

赫尔克里·波洛叹了口气,说道:“可是,亲爱的,我觉得这就是赫拉克勒斯的第十项任务,而这位安德森博士就是那个革律翁怪物,我的任务就是要把他消灭掉。”

贾普不安地望着他。

“听我说,波洛,你最近没有一直在读什么奇怪的文学作品吧?”

波洛庄严地说道:“我的观点还和以往一样,准确、可靠并且切中要害。”

“你自己也可以创办一个新宗教了,”贾普说道,“信条就是:‘没有人和赫尔克里·波洛一样聪明,阿门。重复。随意重复念!’”

3

“这里的宁静让我觉得舒服极了。”卡纳比小姐一边说,一边心醉神迷地深呼吸着。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艾米。”埃米琳·克莱格说道。

两个好朋友坐在一个小山坡上,眺望着一片美丽的蔚蓝大海。草长得碧绿,土地和峭壁是鲜艳的深红色。这片被称作“青山圣殿”的地产在一个面积六英亩左右的岬角上,只有窄窄的一条土路与大陆相连,所以几乎算得上是个小岛。

克莱格太太深情地喃喃道:“这片红色的土地……充满喜悦和前途的土地……神迹将在这里显现。”

鲲l弩x小x说s

卡纳比小姐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昨天晚上大师布道时把一切都讲得非常美好。”

“等着吧,”她的朋友说道,“今晚的‘牧场繁茂节’庆典更好呢!”

“我盼着参加呢!”卡纳比小姐说道。

“你会享受一次精神上的美妙体验。”她的朋友向她保证道。

卡纳比小姐一周前来到了“青山圣殿”。初到这里时她的态度是:“这都是些什么胡说八道啊?真的,埃米琳,像你这样一个有理智的女人居然……等等,等等。”

初次跟安德森博士见面时,她就诚恳地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我不希望在这里感受到任何虚情假意,安德森博士。我父亲是英国圣公会的一名牧师,我的信仰也从来没有动摇过。我不接受异端教义。”

那个高大的金发男人冲她微笑着——一种非常贴心、充满理解的笑容。他宽容地望着这位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充满挑衅意味的胖女人。

“亲爱的卡纳比小姐,”他说道,“您是克莱格太太的朋友,我们欢迎您。请相信我,我们的教义并非异端邪说。在这里,一切宗教都受欢迎,都同样受到尊重。”

“这样做是不对的。”已故的托马斯·卡纳比牧师这位坚定的女儿说道。

大师往椅背上一靠,用圆润的嗓音低语道:“在天父的国度里有许许多多大厦……请记住这点,卡纳比小姐。”

她们离开之后,卡纳比小姐小声对她的朋友说:“他真是个英俊的男子。”

“是的,”埃米琳·克莱格说,“还那么神奇地充满灵性。”

卡纳比小姐同意这话,真的,她也感觉到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气质。一种灵性的光环……

她给自己敲响了警钟。她到这里来可不是要成为那个“伟大的牧羊人”的魅力、灵性或者什么的牺牲品的。她在心里召唤出赫尔克里·波洛的身影,可他的形象变得非常遥远而且庸俗……

艾米·卡纳比小姐在心里嘱咐自己,千万控制住自己。别忘了你到这儿是干什么来的……

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发现自己轻松屈服于“青山圣殿”的魅力了。安宁、简朴、简单而可口的伙食;颂扬爱和崇敬的宗教仪式之美;大师简单动人的话语,一切都是人性中最美好而最高尚的东西——在这里,世上的一切争斗和丑恶都被拒之门外,只有安宁和爱……

今晚是那伟大的夏季庆典——“牧场繁茂节”。在这场庆典上,她,艾米·卡纳比将会被接纳,成为“羊群”的一员。

庆典在那座壮丽的白色混凝土大楼举行,那里被发起人称作“神圣的羊栏”。信徒们在日落前聚集在那里。他们身披羊皮斗篷,脚穿凉鞋,双臂裸露。“羊栏”正中的一座高台上站着安德森博士。那个高大的男人,金发碧眼,留着金色的胡须,那英俊的身影从未像此刻这般令人敬仰。他身穿一件绿色长袍,手握一根金色的牧羊人手杖。

他高高举起手杖,人群立刻鸦雀无声。

“我的羊群在哪里?”

人群齐声答道:“牧羊人啊,我们在这里!”

“让你们的心中充满欢乐和感恩吧。这是欢乐的盛宴!”

“欢乐的盛宴,我们都很快乐。”

“你们不会再有悲伤,不会再有痛苦。只有欢乐!”

“只有欢乐……”

“牧羊人有几个头?”

“三个,一个金头,一个银头,一个喧响之头。”

“羊有几个身躯?”

“三个,一个血肉之躯,一个腐化之躯,一个光明之躯。”

“你们将如何被封存在羊群里?”

“通过血的圣礼。”

“你们准备好领受圣礼了吗?”

“我们准备好了。”

“蒙上你们的眼睛,伸出你们的右臂。”

人群顺从地用事先拿到的绿披肩把眼睛蒙住。卡纳比小姐也像其他人那样,把右臂伸向前方。

“伟大的牧羊人”沿着行列在他的“羊群”中穿行,偶尔有几声叫喊,那是疼痛或狂喜的呻吟。

卡纳比小姐在心里恶狠狠地想道:这一切简直是亵渎神明!这种宗教性的歇斯底里真叫人哀叹。我绝对要保持冷静,观察其他人的反应。我不会昏了头——我不会……

“伟大的牧羊人”已经来到她面前。她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抬起、握住、然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就像被针刺了一下。“牧羊人”的声音低语道:“血的圣礼带来欢乐……”

他走了过去。

没多久传来了一声命令。

“除去蒙蔽,享受精神的欢愉吧!”

太阳正在下沉。卡纳比小姐朝四周望了一下,跟别人一样慢慢走出那“羊栏”。她突然感到飘飘然,快乐极了。她在一片柔软的青草地上坐了下来。她过去为什么认为自己是一个孤独的没有人要的中年妇女呢?生活多美妙——她自己也很美妙!她有思考的能力——有梦想的能力。世上没有她办不到的事!

一股强烈的兴奋感涌遍全身。她看了看她周围的信徒──他们好像猛然间高大了起来。

像行走的树木[5]……卡纳比小姐心中虔诚地想道。

[5]出自《马可福音》第八篇第二十四节:“我看见人们,像树木一样,四处行走。”

她抬起一只手。这是一种有目的的手势,用这个手势,她就能指挥全世界!恺撒、拿破仑、希特勒,那些可怜的、悲惨的小人物啊!他们根本不知道她——艾米·卡纳比能办到什么!明天她就会安排好世界和平,让各个国家结为同盟。不再有战争、不再有贫困、不再有疾病。她,艾米·卡纳比,将会设计出一个新世界!

但是不必着急,时间是无限的……一分钟接着一分钟,一小时接着一小时!卡纳比小姐感觉四肢沉重,头脑却欣喜般地自由。她的头脑可以任意遨游整个宇宙。她睡着了——可即使睡着了,她还在做梦……广袤的空间……高大的楼宇……一个崭新而美妙的世界……

渐渐地,那个世界缩小、逝去,卡纳比小姐打个了呵欠。她动了动自己僵硬的四肢。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昨天晚上她梦到……

月亮出来了。卡纳比小姐借助月光勉强可以看清手表上的时间。她昏昏沉沉地发现表针指着九点四十五分。她记得太阳下山是在八点十分。仅仅过了一小时三十五分钟?不可能。然而──

真了不起!卡纳比小姐暗自想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