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二章 制伏恶犬刻耳柏洛斯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您也一样,亲爱的朋友。”波洛叫道,弯腰吻了一下她的手。

可他完全清楚二十年毕竟是二十年。罗萨科娃女伯爵虽说不能被刻薄地形容为一个老太婆,至少也是个亮丽的老太婆了。饱满的热情、纵情享受生活的激情依然存在,而且她懂得,比任何人都懂得,如何奉承男人。

她拉着波洛来到一张已有两个人的桌子边。

“这是我的朋友,大名鼎鼎的朋友,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她介绍道,“他就是不法分子们的克星!我一度也畏惧他,可现在我过上了一种极端规矩而枯燥的生活。是不是这样?”

那个她冲着说话的又高又瘦的年长男人答道:“永远别说枯燥,女伯爵。”

“这位是李斯基德教授,”女伯爵介绍道,“他知道过去所有的事,对这里的装修给了我不少无价的灵感。”

那位考古学家微微一颤。

“要是我早知道您要干什么就好了!”他喃喃道,“这结果真让人震惊。”

波洛更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壁画。正对着他的那面墙上是俄耳浦斯和他的爵士乐队,欧律狄克则眼巴巴地望着烤架[3]。对面墙上是奥西里斯和伊西斯[4],他们俩好像在举办一场古埃及冥界划船会。第三面墙上是一些欢快的年轻人,正在享受裸体混浴。

[3]两位都是希腊神话中的神。俄耳浦斯(Orpheus)生来具有音乐天赋,在夺取金羊毛时用琴声制伏了守护金羊毛的巨龙,死后成为天琴座。欧律狄克(Euridice)是其爱妻,意外身亡后进入冥界。俄耳浦斯深爱其妻,不惜亲入冥界以其琴声打动了冥王。冥王准许欧律狄克重回人间,但要求俄耳浦斯在她回到人间之前不得回头看她。结果俄耳浦斯在踏入人间前回头看了欧律狄克一眼,欧律狄克的灵魂重回冥界。

[4]奥西里斯(Osiris)生前是一个开明的国王,死后是地界主宰和死亡判官。伊西斯(Isis)是古埃及的主神之一,被敬奉为理想的母亲和妻子、自然和魔法的守护神。

“青春的国度。”女伯爵解释道,接着一口气说下去,完成了她的介绍,“这位是我的小艾丽丝。”

波洛向坐在桌子旁边的另一个女人鞠了一躬,那是一位外表很严肃的姑娘,身穿格子外套和裙子,戴着一副牛角框眼镜。

“她非常非常聪明。”罗萨科娃女伯爵说道,“她是一位有学位的心理学家,深知精神病人为什么会犯精神病的一切原因!其实并不像您认为的那样,他们就是疯了!不对,有各式各样的原因呢!我总觉得那很古怪。”

叫艾丽丝的姑娘和蔼却有点不屑地微微一笑,用坚决的口气问教授愿不愿意跳个舞。后者显得受宠若惊,却有一些犹豫。

“我亲爱的小姐,我恐怕只会跳华尔兹。”

“现在演奏的正是华尔兹。”艾丽丝耐心地说道。

他们起身跳舞,两人都跳得不太好。

鲲~弩~小~说~w ww -k u n n u - Co m

罗萨科娃女伯爵叹了口气,独自沉思片刻后轻声说道:“她真的不难看……”

“她没有好好打扮自己。”波洛判断道。

“坦率地说,”女伯爵大声说道,“我不理解这年头的年轻人,他们不再设法打扮得招人喜欢。我年轻的时候,总是努力去挑选适合我的颜色,在裙子里垫点东西,把紧身胸衣在腰间束得更紧一点。还有头发,弄个更有情趣的发型……”

她把额头上那浓密的橙红色卷发往后理了一下。不可否认,她依然在努力,竭尽全力!

“只满足于上天赐予你的,那……那可太傻了!也太傲慢了!那个小艾丽丝写了不少关于性的长篇大论,我倒要问问,几时会有男人约她去布赖顿度周末呢?都是些长篇大论和工作、工人福利、世界的未来。全都值得尊敬,可我倒要问问,那快乐吗?看啊,我倒要问问,这些年轻人把这个世界搞得多么乏味!到处是清规戒律!我年轻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这倒让我想起来了,贵公子好吗,夫人?”话说出之后波洛才想到已经过了二十年。[5]

[5]与“贵公子”有关的故事请参考《四魔头》。

女伯爵的脸顿时明亮起来,洋溢着母性的热情。

“那个可爱的天使!已经长得那么大了,宽肩膀,英俊极了!他如今在美国,干建筑那一行。筑桥,盖银行,造旅馆,建百货公司,修铁路,凡是美国需要的,他都干!”

波洛显得有些迷惑。

“那他是位工程师?或者是位建筑师?”

“这又有什么关系?”女伯爵问道,“他可爱极啦!整天就只关心钢梁、机械还有那种叫应力的玩意儿。那些东西我是一点也不明白。不过我们很爱彼此——我们一直很爱彼此!也就是因为他的缘故,我也爱小艾丽丝。他们俩已经订了婚。他们是在一架飞机上——还是一条船?也可能是在一列火车上相遇的。然后就在谈论工人福利的过程中相爱了。她来到伦敦后前来看我,我就真诚地喜欢上了她。”女伯爵把手臂交叉,放在自己宽阔的胸脯上,“我说:‘你和尼基两人相爱,所以我也爱你。可你要是爱他,为什么把他留在美国呢?’她就谈到她的‘工作’,她正在写的书和她的事业。其实坦率地说,我根本就听不明白,不过我总是说:‘人应当宽容。’”她转过头,问道,“亲爱的朋友,您认为我这里弄得怎么样?”

“挺好的。”波洛一边说,一边赞同地四处环视了一下,“很别致!”

这家夜总会宾客盈门,洋溢着无可置疑的成功气氛,这是无法作假的。这里有身着盛装的慵懒夫妇、穿灯芯绒裤子的不羁艺术家、穿商务套装的矮胖商人。身穿魔鬼服装的乐队在演奏狂热的音乐,毫无疑问,“地狱”的生意红火极了。

“我们这里什么人都有,”女伯爵说道,“就应当这样,对吧?地狱的大门是向所有人敞开的。”

“大概穷人除外吧。”波洛提示道。

女伯爵笑了。“我们不都被教育说富人进不了天堂吗?那他们自然应当在地狱里得到优待啊。”

教授和艾丽丝跳完舞回来了。女伯爵站起身来。

“我得去跟阿里斯泰德说几句话。”

她跟侍者领班、一个打扮成梅菲斯特[6]模样的瘦子交谈了几句,然后又挨桌转过去跟客人们打招呼。

[6]梅菲斯特(Mephisto)是歌德的作品《浮士德》中的魔鬼。

那位教授擦了额头上的汗,呷着一杯酒,说道:“她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是不是?人们能感觉得出来。”

教授说完便告退起身,去和另一桌的人说话。波洛独自留下来陪着严厉的艾丽丝,看到她那双蓝眼睛里冷淡的神色,他不禁感到微微发窘。他看得出来她其实相当好看,可他觉察出了她明显的警惕。

“我还不知道您姓什么呢。”他轻声说道。

“库宁汉。艾丽丝·库宁汉博士。我听说您过去就认识维拉?”

“肯定有二十年了。”

“我发现她是一个很有趣的研究对象。”艾丽丝·库宁汉博士说道,“当然,我对她感兴趣是因为她是我要嫁的那个男人的母亲,不过从专业角度出发,我也对她很感兴趣。”

“是吗?”

“是的。我正在写一本关于犯罪心理学的书,我发现这里的夜生活非常富有启发性。有几种犯罪类型的人经常光顾这里,我同他们当中的一些讨论过他们的早年生活。您肯定知道维拉的犯罪倾向吧,我是指她偷过东西。”

“嗯,是的……这我知道。”波洛略感惊讶地说道。

“我本人管这种行为叫喜鹊情结。您知道,她总是偷闪闪发亮的东西,从不偷钱。总是偷珠宝首饰。我发现她童年时代很受宠爱,但也被管得很严。生活对她来说是无法忍受的枯燥乏味——枯燥而安全。她的天性渴望戏剧性——渴望惩罚。这就是她沉溺于偷窃行为的根源。她想要与众不同的重要性,想要受过惩罚的恶名!”

波洛表示反对。“她作为俄国旧政权的一员,在革命期间的生活肯定不可能安全而乏味吧?”

库宁汉小姐那双淡蓝色的眼睛微微显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情。

“哈,”她说道,“旧政权的一员?她是这样告诉您的吗?”

“她是一位无可否认的贵族。”波洛坚定地说道,竭力不去回忆女伯爵亲口告诉他的有关她早期生活的各种不同的版本。

“人总是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库宁汉小姐说道,带着一种专业的目光瞧了他一眼。

波洛警觉起来。他觉得不出一分钟她就会跟他讲他的情结是什么了。他决定把战斗打回到敌营里去。他享受同罗萨科娃女伯爵的交往,部分原因在于她的贵族出身,他不打算让这个戴着眼镜、长着双煮熟了的醋栗似的眼睛、有个心理学学位的小丫头扫他的兴!

“您知道我发现了什么令人吃惊的事吗?”他问道。

艾丽丝·库宁汉没多费口舌,干脆地说她不知道。她摆出一副深感无聊而又宽容大度的样子。

波洛接着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您。您很年轻,如果下点功夫的话会显得很漂亮,嗯,让我惊讶的是您却不肯下这个功夫!您穿着那种带着大口袋的厚外套和厚裙子,好像要去打高尔夫球似的。可这里又不是高尔夫球场,这里是摄氏二十二度的地下室。鼻子上热得出油您也不往上擦点粉,您嘴上涂的口红毫无情趣,也没有勾勒出唇部的线条!您是个女人,可您并不在意您是个女人。我要问您一声,为什么呢?真是怪可惜的!”

他满意地看到艾丽丝·库宁汉在一瞬间显露出了一点人性,他甚至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但马上她又恢复了轻蔑微笑的样子。

“亲爱的波洛先生,”她开口说道,“恐怕您已经跟现代的价值观脱节了。重要的是本质,而不是那些服饰!”

她抬头望了过去,一位非常英俊的深色头发的青年正向他们走来。

“这个人是一个特别有趣的类型。”她热忱地小声说道,“保罗·瓦莱斯库!专吃软饭的男人,有一种奇特的对堕落的渴望!我想让他再多跟我讲讲他三岁时一个照看他的保姆的事。”

片刻之后,她就跟那个青年一起翩翩起舞了。他跳得潇洒极了,他们俩跳到波洛身边时,波洛听到她在说:“在伯格纳的那个夏天之后,她送给了你一只玩具鹤,对吗?一只鹤……哦,这可很有启发性!”

一时间波洛幸灾乐祸地想着,这位库宁汉小姐对犯罪类型的兴趣早晚有一天会让她惹祸上身,会有人在荒郊的树林里发现她那残缺的肢体。他不喜欢艾丽丝·库宁汉,可他足够诚实地意识到自己不喜欢她的原因在于她明显看不起他赫尔克里·波洛!他的虚荣心受到了伤害!

这时,他发现了另一件事,立刻就把艾丽丝·库宁汉抛在了脑后。舞池对面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位年轻的金发男子。他身穿晚礼服,神态举止显示出他是个过惯了悠闲放荡日子的家伙。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喜好奢华的姑娘。他傻乎乎地凝视着她。谁看见他们俩都会悄声说:“一对既有钱又有闲的家伙!”波洛却深知这个小伙子既没有钱也不算闲。他是查尔斯·史蒂文斯警督。波洛认为史蒂文斯警督很可能是在这里执行任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