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二章 制伏恶犬刻耳柏洛斯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

第二天上午波洛前往苏格兰场,去拜访他的老朋友贾普总警督。

贾普得知了他的探听意图后显得很惊讶。

“你这条老狐狸!”警督亲昵地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真服了!”

“我向你保证我什么也不知道。一点儿也不知道!只是出于无聊的好奇罢了。”

贾普说波洛这话哄不了人!

“你想知道那个‘地狱’的所有情况吗?嗯,表面上看,只是一家夜总会之类的地方。相当火爆!他们肯定挣了不少钱,当然开销也很大。表面上是由一个俄国女人经营的,自称是个女伯爵还是什么的——”

“我认识罗萨科娃女伯爵。”波洛冷冷地说,“我们是老朋友了。”

“可她只是个傀儡,”贾普接着说道,“她没有投钱进去。可能是那个侍者领班,阿里斯泰德·帕波波洛斯,那家伙有股份——可我们也不相信那是他的地盘。实际上我们不知道那是谁的地盘!”

“于是史蒂文斯警督就去了解情况?”

“哦,你看见史蒂文斯了是吧?幸运的小子,接了这么一个大把挥霍纳税人的钱的好差事!到目前为止他可发现了不少情况!”

“你们想在那儿查出些什么来呢?”

“毒品!大规模的毒品交易,不是用现金而是用宝石交易的。”

“哦?”

“是的。某位女士,也许就是那个什么女伯爵,觉得收现金很麻烦,反正她就是不愿意从银行里提取大笔现金。可她得到了珠宝,有时还是家族里的传家宝!那些东西被送到某个地方去‘清洗’或者‘重新镶嵌’。宝石被从底座上取下来,再换上假宝石。那些被换下来的宝石就在本地或欧洲大陆卖掉。一切都风平浪静,不会有失窃案,也不会出现要求追捕盗贼的呼声。你说迟早会发现某件头饰或某条项链上的宝石是假的?某女士也只表现出全然不知、惊慌失措的样子。不知道替换是何时以及如何发生的——那条项链从来就没离开过她啊!最后就剩可怜的警察们汗流浃背地徒劳追查那些被辞退的女仆、可疑的男管家和擦玻璃的工人。

“可我们并不像那些社交名媛想象得那么蠢!我们接二连三地接到报案,并从中发现了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有涉案的女人都有吸毒的迹象——她们神经质、烦躁易怒,会肌肉抽搐、瞳孔放大,等等。问题是,她们从哪儿得到的毒品,以及谁在经营毒品交易?”

“你认为答案是那个‘地狱’吗?”

“我们相信那里就是毒品交易的总部。我们找到了改造首饰的地方,一个叫‘哥尔康达有限公司’的地方。表面上看非常规矩,专门销售高级仿制首饰。有个名叫保罗·瓦莱斯库的下流坯——哈,看来你认识他?”

“我见过他,在‘地狱’里。”

“那正是我希望能见到他的地方,是他真正出没的地方!他要多坏就有多坏。可是女人,就连正派的女人都对他言听计从!他跟哥尔康达有限公司有些联系,而且我敢肯定,他就是‘地狱’的后台。那里是他物色目标的理想地点。什么人会去那里?社交名媛啦,职业骗子啦,那里是他们最好的见面地点。”

“你认为那种交易——珠宝换毒品,是在那里进行的吗?”

“是的。我们知道哥尔康达那边的情况。我们想要另一边,毒品那边的情况。我们想知道是谁在供货,以及毒品是从哪儿来的?”

“到目前为止你们还没有头绪?”

“我认为是那个俄国女人。可没有证据。几个星期以前我们以为有了进展。瓦莱斯库去了哥尔康达公司,在那里取了几块宝石,然后就径直前往‘地狱’。史蒂文斯一直监视着他,可他没看见他把东西送出去。瓦莱斯库一离开那里我们就把他抓了起来——宝石已经不在他身上了。我们突袭了那家夜总会,把所有人都搜查了一遍!结果是,没有宝石,没有毒品!”

“实际就是……一场惨败?”

贾普不自在地说:“还用你说!还差点儿惹出麻烦,走运的是,搜查的时候我们逮住了佩维瑞尔——就是白特西凶杀案的凶手。纯属运气,我们原以为他逃到苏格兰去了,一名机灵的警官把他认出来了。所以也算是皆大欢喜吧。我们获得了表扬,那家夜总会也声名大振——自那以后,那里的生意就更火爆了!”

波洛说道:“但是,毒品案的调查却没有获得进展。也许那里还有个隐蔽的地方?”

“肯定是这么回事,可我们没有找到。我们就像是用筛子把那地方筛了一遍。另外,只限于咱们俩之间说说,我们还打算进行一次非法搜查……”他眨了眨眼,“秘密进行。我们打算闯进去,但没成功。那名‘暗探’差点儿被那条该死的大狗撕成碎片!它就睡在那里,守卫着!”

“啊哈,是刻耳柏洛斯吗?”

“是的,给狗取这么一个蠢名字。活像盐的牌子。”

“刻耳柏洛斯。”波洛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你也来帮把手如何,波洛?”贾普建议道,“这是一个不错的案子,值得一干。我憎恨贩毒这种勾当,毁灭人的肉体和灵魂。那真称得上是‘地狱’!”

波洛沉思着,说道:“这样一来就圆满了……没错。你知道赫拉克勒斯的第十二件差事是什么吗?”

“不知道。”

“制伏恶犬刻耳柏洛斯。这正合适,对不对?”

“我不明白你在胡说些什么,老家伙,不过要记住,‘狗吃人’可是条大新闻。”贾普身子向后一仰,哈哈大笑起来。

3

“我想非常严肃地跟您谈一谈。”波洛说道。

时间还早,夜总会里还差不多是空的。女伯爵跟波洛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小桌旁。

“可我没觉得有什么需要严肃谈一谈的啊。”她反驳道,“那个小艾丽丝倒一直很严肃,咱们俩之间说说啊,我觉得她相当乏味,我可怜的尼基跟她在一起能有什么乐趣呢?什么也不会有。”

“我对您是很有感情的,”波洛坚定地继续说道,“我不愿看到您惹上所谓麻烦。”

“您这话可真够荒唐的!我现在正处于世界的顶峰,财源滚滚来啊!”

“这地方是您的吗?”

女伯爵的目光变得有点躲躲闪闪。

“当然是啊。”她答道。

“您还有个合伙人吧?”

“这是谁告诉你的?”女伯爵厉声问道。

“那位合伙人是不是保罗·瓦莱斯库?”

“哦!保罗·瓦莱斯库!亏您想得出!”

“他有很坏的——有犯罪的记录。您知道不少罪犯经常光顾这里吗?”

女伯爵扬声大笑。

“中产阶级的那套陈词滥调!我当然知道!您没发现这正是这个地方吸引力的来源吗?那些住在梅菲尔区的年轻人,他们厌倦了在伦敦西区天天见到和自己一类的人。他们到这儿来,来见识一下各种罪犯——小偷、敲诈犯、花言巧语的骗子,也许还有杀人犯,没准儿下周就会出现在周末版报纸上的家伙!这多刺激,他们以为自己是在观察生活!还有整天忙着推销女性内裤、长筒袜和紧身胸衣的生意兴隆的商人也一样!这跟他过的那种体面的生活、交的体面的朋友是多么不一样啊!还有更令人惊喜的,那边那张桌子旁坐着的、正在摸小胡子的,是位苏格兰场的警督,一位穿燕尾服的警督!”

“这么说,您其实早就知道了?”波洛轻声问道。

他们俩的目光相遇,她微微一笑。

“我亲爱的朋友,我可不像您想得那么单纯!”

“您这里也提供毒品吗?”

“哦,绝不!”女伯爵厉声说道,“那种事太可恨了!”

波洛凝视她片刻,然后叹了口气。

“我相信您。”他说道,“可如果是这样的话,您就更要告诉我,谁是这儿真正的所有者。”

“我是所有者。”她简短地说道。

“文件上也许是。但是您背后还有个人。”

“您知道吗,我的朋友,我发现您太好奇了。他是不是太好奇了,杜杜?”

她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声音变成了轻轻的呼唤,接着她把盘子里的鸭骨头扔向那条大黑狗,它张嘴凶狠地一下咬住。

“您管那只畜生叫什么?”波洛岔开话问道。

“这是我的小杜杜!”

“叫这么一个名字,真有点荒唐!”

“但它可爱极了!它是条警犬,什么都会干,什么都会。您等着瞧!”

她站起来,四下环顾,突然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盘刚端上来的、作为晚餐的美味多汁的牛排。她走到大理石壁龛前,把盘子放在狗面前,同时嘟囔了几句俄语。

刻耳柏洛斯两眼凝视前方,好像那块牛排并不存在似的。

“您看见了吗,这不仅仅是几分钟的事!不,如果需要的话,它可以这样待上几小时!”

然后她又轻声说了句话,刻耳柏洛斯就闪电般飞快地弯下长脖子,那块牛排像变戏法儿一样一下子就没影儿了。

维拉·罗萨科娃张开两臂抱住狗脖子,热情地拥抱它——她这样做时不得不踮起脚。

“您看它多温柔!”她大声说道,“对我,对艾丽丝,对所有它的朋友都这样。他们想干什么都行!不过如果你对它说那句话,它就会‘嗖’——我向您保证,它能把一个,譬如说,警探,撕成碎片!对,撕成碎片!”

她放声大笑。

“我只要对它说一句——”

波洛急忙打断了她。他不信任这位女伯爵的幽默感。史蒂文斯警督也许会真有危险的!

“李斯基德教授要跟您说句话。”

那位教授不满地站在她身旁。

“您把我的牛排拿走了,”他抱怨道,“您为什么拿走我的牛排?那是一块很好的牛排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