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克劳德·艾默里爵士的府邸,阿伯特的克里夫府邸,坐落在克里夫镇的郊外。克里夫镇,更确切地说,是一个大村落,在伦敦东南二十五英里处。这所房子本身是一座不伦不类的维多利亚式大宅,坐落于连绵几英里的美丽田园中,周围到处都是丛林。碎石铺就的车道蜿蜒于茂密的树林和灌木中,从门房一直延伸至大宅的正门。屋后的露台连着一片草地,草地的斜坡下是个有些荒芜的花园。

在和赫尔克里·波洛通话两天后的那个周五晚上,克劳德爵士坐在自己的书房内,这是一间位于一楼东边的舒适房间,格局小巧、家具齐全。屋外,亮色渐渐退去。克劳德爵士的管家,特雷德韦尔,一个身材高大、面色忧郁的完美管家,提前两三分钟敲响了晚饭开饭锣,毫无疑问,现在全家人都聚集在了房子另一侧的餐厅。

🌲 鲲#弩#小#说# ku n Nu # co m

克劳德爵士用手指敲击桌子,这是他逼迫自己快速做出决定时的习惯。他大约五十多岁,中等身高,身材适中,一头灰发从高高的前额直直地梳向脑后,还有一双清澈的冰蓝色眼睛,而他现在却一脸焦虑和迷惑。

书房谨慎的敲门声传来,特雷德韦尔出现在门口。“打扰了,克劳德爵士。我想您可能没有听见锣声……”

“不,不,特雷德韦尔,我听到了。你可以告诉他们我马上就去吗?就说我在接电话。我想赶紧打个电话,你可以开始上菜了。”

特雷德韦尔默默地退下了,克劳德爵士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电话。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小小的地址簿,简单地看了一下便拿起了话筒。他听了一会儿就开始说话。

“这里是克里夫市镇314。我想让您帮我接通一个伦敦的电话。”他报出号码,然后坐了回去,开始等待。他的右手开始紧张地敲击桌子。

2

几分钟之后,克劳德·艾默里爵士加入了晚宴,坐在首席,而其他的六个人已经入座。在克劳德爵士的右边坐着的是他的侄女,芭芭拉·艾默里,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堂兄,爵士的独子理查德。坐在理查德·艾默里右边的是一位客人,卡雷利医生,一个意大利人。接着,在桌子那头的末端坐着卡洛琳·艾默里,克劳德爵士的姐姐。她一直未嫁,自从爵士的妻子数年前去世后就替爵士照管家务。爱德华·雷纳,克劳德爵士的秘书,和露西娅一起坐在艾默里小姐右边。露西娅是理查德·艾默里的妻子,坐在雷纳和爵士之间。

在这种情况下,晚宴的氛围也不一定有多好。卡洛琳·艾默里多次试着和卡雷利医生交谈,可是每次他都只是彬彬有礼地回答了她的问题而没有任何继续交谈的意思。但她转过来跟爱德华·雷纳说话的时候,这个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年轻男人开始很紧张,喃喃地道了歉,看起来很尴尬。克劳德爵士像往常用餐时一样沉默寡言,或者更甚。理查德·艾默里偶尔不安地看一眼他妻子,露西娅。只有芭芭拉一个人精神不错,偶尔和她姑姑聊几句。

当特雷德韦尔上甜点的时候,克劳德爵士突然打量了一眼管家,用全桌都能听见的声音大声地开始说话。

“特雷德韦尔。”他说,“你可以给克里夫市镇上的杰克逊车库打个电话吗?让他们派一辆车和一位司机,去车站接从伦敦来的八点五十五的车。一位晚饭后要拜访我们的绅士会坐那趟车来。”

“好的,克劳德爵士。”特雷德韦尔正要离开,他还没走出房间,露西娅忽然站了起来,说了声抱歉就往外走,差点和正要关门的管家撞上。

穿过大厅,她匆忙地沿着走廊进入了房子后面的大房间里。那是间阅览室,他们通常这样叫它,但这间阅览室也经常被当作起居室用。这不是个华丽的房间,但却相当舒适。落地窗面向露台,另一扇门直通克劳德爵士的书房。在壁炉台,巨大的敞开的壁炉之上,立着一座老式时钟和一些装饰品,还有一瓶用来点火的捻子。

阅览室示意图

阅览室里有座高高的书架,上面放着个马口铁盒(注:马口铁盒又叫镀锡铁盒,是包装盒的一种,材质为马口铁。)。书桌上摆放着电话,旁边是一张凳子。一张小桌子上摆着留声机和唱片。房间里还有一张长靠椅,一张咖啡桌,一张偶尔一用的桌子上放着一排书,两把椅子,一把扶手椅,另一张桌子上放着一盆长在铜罐里的植物。家具基本上都是旧式的,但还不够旧,算不上古董。

露西娅,一个年方二十五的姑娘,年轻漂亮,有一头浓密的黑发垂至肩膀,一双褐色的眼睛闪烁着兴奋,但现在她的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之情。她在房间中央踌躇了一会儿,然后走向落地窗,轻轻地拉开窗帘看向外面的夜色。她发出了一声难以听闻的叹息声,然后把自己的前额贴在冰凉的窗户上,陷入沉思。

门外大厅可以听见艾默里小姐的声音,喊着“露西娅,露西娅,你在哪儿?”片刻过后,艾默里小姐,一个比自己兄弟大几岁的挑剔女人,走进了房间。她径直走到露西娅面前,拉住露西娅的手,把她牵到长靠椅前坐下。

“这里,亲爱的,你坐这里。”她说道,指着长靠椅的一角。“过一两分钟你就好了。”

她坐下之后,冲着卡洛琳·艾默里感激地笑笑,但笑容苍白。“是的,当然。”她认同,“事实上就快要过去了。”虽然她的英语说得非常标准,或许是太标准了,但是偶尔音调上的变化还是说明英语不是她的母语。

“我只是有点头晕,仅此而已,”她继续讲道。“多荒谬啊。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我没法想象为什么会发生。请您回去吧,卡洛琳姑姑。我在这里会好的。”卡洛琳·艾默里关切地望着她。露西娅从手提包中拿出一条手帕,用手帕擦了擦眼睛之后,就放回了她的包,然后再次微笑道,“我一会儿就没事了。”她反复说道,“真的,没事。”

艾默里小姐看起来不太相信。“你看起来已经不太好了,亲爱的,整个晚上都是,你知道。”她说,并焦虑地打量着露西娅。

“有吗?”

“是啊,确实是。”艾默里小姐回答。她坐在长靠椅上,挨着露西娅。“你大概是着凉了,亲爱的。”她紧张地笑道,“我们英格兰的夏天天气变幻莫测,你知道。和意大利的大太阳完全不一样,你可能更适应那里吧。我总想着意大利是多么的明媚舒适。”

“意大利……”露西娅喃喃道,眼神缥缈恍惚,她把自己的手提包放在长靠椅上。“意大利……”

“我知道,我的孩子。你一定很想念你的祖国吧?这真是个可怕的对比。一方面是天气,另一方面是不同的习俗。我们英国人看上去要冷淡多了。现在,意大利人……”

“不,我从来没有想念过意大利。”露西娅哭了,她的激烈反应让艾默里小姐大吃一惊。“从不。”

“哦,过来,孩子,有一点思乡之情没什么不体面的,因为……”

“从来没有!”露西娅重复道,“我恨意大利,我一直恨它。在英国,和像您一样和善的人在一起就像到了天堂一样。真的是天堂!”

“你这样讲让我很高兴,亲爱的。”卡洛琳说,“不过我肯定你只是出于礼貌罢了。我们的确都想让你高兴、自在,不过你要是思念家乡也是很自然的事。何况,没有妈妈——”

“求求你,求求你。”露西娅打断了她,“别提我妈妈。”

“好,不提,亲爱的,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不提。我也不想让你不高兴呢。要我给你拿点嗅盐(注:嗅盐(Smelling Salts),又叫“鹿角酒”,是一种由碳酸铵和香料配置而成的药品,给人闻后有恢复或刺激作用,特别用来减轻昏迷或头痛。在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嗅盐是上流社会淑女们的必备之物。)吗?我房间里有。”

“不,谢谢您。”露西娅答道,“真的,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这一点都不麻烦,你知道。”卡洛琳·艾默里坚持道,“我有许多很棒的嗅盐,是可爱的粉红色,装在一个美丽的小瓶子里。味道很刺激。氨盐,你知道,或者是盐酸?我记不得了,总之不是你打扫厕所用的那种。”

露西娅莞尔一笑,没有答话。艾默里小姐站起身来,却明显举棋不定是拿还是不拿嗅盐。她犹豫不决地走到沙发后面,把垫子整理了一下。“嗯,我想你一定是突然着的凉。”她继续说道,“你今天早上看起来还好着呢。或许是因为看到你的意大利朋友,那个卡雷利医生,所以太兴奋了?他出现得很突然,不是吗?一定让你大吃了一惊。”

露西娅的丈夫,理查德,在卡洛琳·艾默里讲话的时候走进了阅览室。艾默里小姐明显没有注意到他,因为她正纳闷为什么她的话让露西娅这么沮丧。露西娅此时身子靠后,紧闭双眼,打着寒战。“噢,亲爱的,你怎么了?”艾默里小姐问道,“你是不是又觉得有点晕?”

理查德·艾默里关上门向两位女士走去。他是一个典型的英格兰帅哥,三十岁左右,淡棕色的头发,中等身高,身材健硕。“回去吃完您的晚饭吧,卡洛琳姑姑。”他对艾默里小姐说,“露西娅跟我在一起会很好的,我会照顾她。”

艾默里小姐看起来还是有些犹豫。“噢,是你啊,理查德。那大概我可以回去了。”她说道,然后极不情愿地向通往大厅的门走了一两步。“你知道你的父亲多么讨厌骚乱吗?特别是有客人在的时候。更何况他也不是和我们家多亲密的朋友。”

她转向露西娅:“我只是说说,亲爱的。那个卡雷利医生出现的方式太奇怪了,他不知道你住在这里。你只是恰好在村庄碰见了他,然后邀请他到了这里。亲爱的,你一定很吃惊,是吗?”

“是的。”露西娅回答。

“世界真小啊,我原来一直这样说。”艾默里小姐继续讲道,“你的朋友是个挺好看的人,露西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