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狩猎者小屋的秘密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没错,我正要问你呢,关于那胡子你是怎么看的?”

贾普眼睛一眨。

“要我看长得也太快了——从埃尔默戴尔到狩猎者小屋的五英里中就长出来了。我见过的美国人几乎都不蓄胡子。没错,我们要从佩斯先生认识的美国人中寻找凶手。我先是问了女管家,又问了女主人,她们的说法是一致的,但很遗憾哈弗林夫人没看见那家伙。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会留意到能使我们步入正轨的线索。”

我坐下来,花了点时间给波洛写了封长信,向他做了说明。在信寄出去之前,我又进一步添加了几条信息。

首先,经验证,取出来的子弹来自与警察手中的枪同一型号的左轮手枪。其次,哈弗林先生晚上的行动得到了确认和证实,他的确坐那班火车到了伦敦,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同时,事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一个住在伊灵[3]的伦敦人早晨在从哈文格林前往区际火车站时,发现了一个棕色的纸包卡在栏杆之间。他打开纸包,里面是一把左轮手枪。他把这个包裹交到了当地警察局。天黑之前,警察就证实了这正是他们在搜寻的那把枪,跟哈弗林夫人给我们的那把是一对。里面射出过一发子弹。

[3]伊灵:英格兰东部城市名。

我把这些都加到报告里。第二天早上,我吃早餐时收到了波洛发来的电报:

黑胡子男当然不是哈弗林,只有你或贾普会有这样的念头。发电报给我描述一下女管家还有哈弗林夫人今晨的衣着,别把时间浪费在拍室内照上,它们曝光不足,而且毫无艺术性。

在我看来波洛开的玩笑有些不合时宜。我猜他对我在现场,并全权处理这件案子有些许的嫉妒。他让我描述两个女人穿什么衣服,这有点荒谬可笑,但我还是尽我所能照做了。

我十一点时收到了波洛回的电报:

建议贾普逮捕女管家,以免为时过晚。

鲲·弩*小·说 ww w · k u n n u · Om

我目瞪口呆,把电报拿给贾普看。他低声而有力地说:

“波洛先生有真本事。如果他这么说了,那其中必有道理。我几乎没注意那个女人。我不知道目前状况下是否能逮捕她,不过我会派人监视的。我们这就走吧,再去观察观察她。”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那个沉默寡言的米德尔顿太太,那个表现得中规中矩、值得敬重的中年女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留下一个箱子。里面只装着普通的衣服。我们对她的身份或下落都一无所知。

我们从哈弗林夫人那里尽可能地了解到了一些事实:

“我是大约三周前雇的她,因为之前的管家埃墨里太太走了。她来自芒特街塞尔伯恩太太的中介所,那个地方很有名。我的仆人都是从那儿找的。他们派了几个不同的妇人来,只有这个米德尔顿太太看上去最合适,而且履历极佳。我当场决定雇用她,并和中介敲定了这事。我简直无法相信她会有什么问题。她就是个沉默寡言的女人。”

这件事俨然成了一个谜。显然那个女人不可能亲自犯下罪行,因为开枪时哈弗林夫人和她一起在门厅。尽管如此,她必定与凶案有所关联,否则她为什么会销声匿迹?

我把最新进展通过电报告诉波洛,准备回到伦敦对塞尔伯恩太太的中介所做一番调查。

波洛立即回信了:

调查中介毫无用处,他们肯定从未听说过她。查清她第一次到狩猎者小屋采用的交通工具是什么。

我虽然迷惑不解,但还是照办了。埃尔默戴尔能采用的交通方式有限。当地车行有两辆破旧的福特轿车,还有两辆出租马车。这些在上述日期都没有被人租用过。令人生疑的是,哈弗林夫人说她给了那女人一笔钱作为去德比郡的费用,足够租辆汽车或马车载她到狩猎者小屋。通常车站都会备有一辆福特供人租用。更奇怪的是,那个要命的晚上没人注意到村里来了个陌生人,无论留没留黑色胡须。似乎一切都表明凶手是坐车到达现场的,而且就停在附近,以便逃跑。将那位神秘的女管家带到新岗位的也正是这辆车。我要提一句,对伦敦中介所调查的结果证实了波洛的猜测,他们名册上从来没有过叫“米德尔顿太太”的女人。他们收到了尊敬的哈弗林夫人招女管家的申请,并派去了多个应征者。向他们支付中介费时,她并未提起选了哪个女人。

我有些垂头丧气地回到了伦敦,看见波洛穿着件鲜艳的丝绸睡衣,坐在壁炉旁的扶手椅上。他兴致勃勃地跟我打招呼。

“黑斯廷斯,我的朋友!见到你太高兴了。我真是太想念你了!你的行动还顺利吧?跟着能干的贾普东奔西走了吗?这些调查和询问是否令你如愿以偿?”

“波洛,”我大声说,“这件事神秘莫测!永远也解决不了。”

“在这件事上我们确实不太能取得辉煌的胜利。”

“没错,真是这样。简直是硬得砸不开的坚果。”

“哦,这么说的话,我倒是很擅长砸开坚果!一只名副其实的松鼠!我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困难。谁杀了哈林顿·佩斯先生我是一清二楚。”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发的电报上,有些文字启发了我,帮我揭示出真相。看这里,黑斯廷斯,让我们有方法有条理地审视一遍事实。哈林顿·佩斯先生有一笔可观的财产,无疑死后会由他外甥继承。这是第一点。众所周知,他外甥囊中羞涩。这是第二点。还有,他外甥——我们也许可以说他是个没有道德观念的人,这是第三点。”

“但是罗杰·哈弗林去伦敦的行程已经得到明确证实了啊。”

“没错。既然哈弗林先生六点一刻离开埃尔默戴尔,佩斯先生就不可能在他离开之前被人杀害,否则医生验尸时会发现犯罪时间不对。所以我们能相当肯定地推断,哈弗林先生没有向他舅舅开枪。但还有哈弗林夫人呢,黑斯廷斯。”

“不可能!开枪时女管家和她在一起。”

“啊,是啊,女管家。不过她失踪了。”

“会找到她的。”

“我不这么认为。那个女管家有点让人难以捉摸,你没有这种感觉吗,黑斯廷斯?当即就引起我的注意了。”

“我想她是做好分内工作,然后在关键时刻离开了。”

“那她分内的工作是什么?”

“嗯,很可能是放她的同伙进来,那个黑色胡须的男人。”

“哦,那才不是她的职责!她的职责是像你刚才说的,为哈弗林夫人提供开枪时的不在场证明。谁也找不到她的,我的朋友,因为她根本不存在!‘世界上没有这样一个人’[4]——正如你们伟大的莎士比亚所说。”

[4]这句话引自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的长篇小说《董贝父子》第二十二章。

“是狄更斯说的,”我憋不住笑,小声嘀咕,“可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波洛?”

“我的意思是,佐伊·哈弗林婚前是个演员,你和贾普都只在昏暗的门厅里见过女管家,穿着黑衣服,大约是中年人的形象,说话有气无力,重要的是,不论是你、贾普还是跟她碰过面的当地警察,都不曾见过米德尔顿太太和她的女主人同时出现。这是这个既聪明又大胆的女人演的一出小孩子把戏。她以去叫女主人为由跑上楼,匆忙套上光鲜的针织套衫,戴上一顶带有黑色卷发的帽子,以便遮住染成灰色的头发。麻利地摆弄几下,妆就卸掉了,再稍微涂点口红,伴着她清脆的嗓音,一个光彩照人的佐伊·哈弗林走下楼来。谁也不会再留意那个女管家。注意她干吗呢?她和犯罪又没什么关系。而且她也有不在场证明。”

“但是左轮手枪是在伊灵找到的啊?哈弗林夫人不可能放在那儿吧?”

“是的,这是罗杰·哈弗林的任务——不过也是他们行动上的失误。这使我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一个人用从现场拿到的左轮手枪犯下凶杀案后会立即把枪丢弃,而不会随身带到伦敦。是的,动机很清楚,罪犯想把警察的注意力从德比郡引开,他们迫切地希望警察能尽早从狩猎者小屋附近撤走。当然,在伊灵找到的手枪不是射杀佩斯先生的那把。罗杰·哈弗林从里面取下一颗子弹,带到伦敦,直奔俱乐部以制造不在场证明,然后坐区际火车迅速去伊灵,只需二十分钟左右,把包裹放在那里就回了城。而那个迷人的女士,他的妻子,晚餐后秘密地射杀了佩斯先生——你还记得是有人从他后面开的枪吧?另一个非常显著的地方在这里!——她补上手枪里的子弹,放回原处,接着开始表演她疯狂的小型闹剧。”

“不可思议啊,”我听得入迷了,喃喃地说,“可是——”

“可是这是真相。当然了,我的朋友,这就是真相。不过要让这一对极品夫妻受到法律的制裁,又是另一回事了。嗯,贾普定会尽其所能——我给他写了信,原原本本地说了——但我非常担心,黑斯廷斯,我们将不得不把他们交给命运来安排,或是交给上帝,随便哪个吧。”

“邪恶会像翠绿的月桂树一样茂盛成长。”我提醒他说。

“但是会付出代价的,黑斯廷斯,总会付出代价的,相信我!”

波洛的预言应验了。贾普虽然相信波洛的理论就是真相,但他收集不到必要的证据来定罪。

佩斯先生的巨额财产落到了凶犯手里。尽管如此,复仇女神没有饶过他们,当我看到报纸上写着去往巴黎的飞机坠毁,遇难者中有尊敬的哈弗林夫妇时,我知道正义得到了伸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