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不可思议的窃贼 第一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男管家绕着桌子为大家分发蛋奶酥的时候,梅菲尔德勋爵小心地往坐在右侧的茱莉亚·卡林顿夫人身旁靠了靠。为了对得起大家口中的“最佳主人”这个称号,梅菲尔德勋爵不辞辛苦。单身的他身边也少不了女性们的追捧。

茱莉亚·卡林顿夫人四十岁,身材高挑、肤色黝黑,看上去活力四射。她非常纤瘦,很美丽。四肢尤其纤细、精致。但她的举止有些冒失、唐突,表明她一直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

圆桌对面坐着她的丈夫,空军中将乔治·卡林顿爵士。他起先以一名海军身份加入军队,身上依旧保留着来自海洋的爽朗。此时,他正和范德林太太有说有笑,美丽的范德林太太坐在梅菲尔德勋爵左边。

范德林太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金发美人。说话时带一点美国口音,但不夸张,恰好控制在让人觉得好玩的程度。

乔治·卡林顿爵士的另一边,坐着麦卡塔太太。麦卡塔太太是一名主管住房以及婴儿福利事务的国会议员,不过她不太会好好说话,总是喊叫出一些短句,还带有警告的口吻。也许正因如此,乔治才总是找坐在右边的范德林太太说话。

麦卡塔太太这个人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此时她正嚷嚷着,跟她左边的小雷吉·卡林顿大谈特谈她的工作。

雷吉·卡林顿二十一岁,对住房、婴儿福利毫无兴趣,事实上他对政治话题都没兴趣。他时不时地应和一句“真吓人”,或是“我完全同意”,但显然,心思早已飘到别处了。卡莱尔先生坐在小雷吉和他妈妈之间,他是梅菲尔德勋爵的私人秘书。卡莱尔先生岁数不大,苍白的脸上挂着一副夹鼻眼镜,给人聪明的感觉。他虽然不怎么说话,却时刻准备好加入各种谈话。发现雷吉·卡林顿开始不住地打呵欠时,他便身子前倾,训练有素地问了麦卡塔太太一个与她提出的“儿童健康系统”有关的问题。

屋内光线柔和,男管家正带着两名男仆绕着圆桌为每一位客人上菜斟酒。梅菲尔德勋爵家里的厨师是花大价钱请来的,而他自己是位出名的品酒行家。

尽管众人围坐在圆桌边,没有主座客座之分,但不会有人认错主人的。梅菲尔德勋爵一看就是全桌的中心,他身材魁梧,肩膀宽阔,有一头浓密的银发,鼻子高挺,下巴略微上翘。这张脸很像讽刺漫画里的人物。还只是查尔斯·麦克劳克林爵士时,梅菲尔德勋爵就一面涉足政治领域,一面管理一家大型工程公司。他原本就是一名出色的工程师,一年前受封爵位后,创建了一个新的部门——军备部。

甜品端上来了,波特酒又加满了一轮。茱莉亚夫人捕捉到范德林太太的眼色后,站起身,接着,三名女性离开了饭厅。

波特酒又加满了一轮,梅菲尔德勋爵显得有些醉了。没什么实质内容的闲聊又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后,乔治爵士说:“雷吉,如果你更想去看看客厅那边在做什么,梅菲尔德勋爵是不会介意的。”

男孩一下子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谢谢您,梅菲尔德勋爵。”

+鲲-弩+小-说 🐔 w ww· k u n n u· C om ·

卡莱尔先生咕哝着:“梅菲尔德勋爵,要是您不介意的话,我还要去准备备忘录和其他一些工作。”

梅菲尔德勋爵点了点头,两个小伙子便离开了房间。仆人们之前就都离开了,屋内只剩下军备部部长和空军上将两个人。

几分钟后,乔治·卡林顿说:“那么……说定了?”

“绝对的!欧洲的其他国家都没有这种新型轰炸机。”

“远远超过其他国家,对吧?我是这么想的。”

“空中霸权。”梅菲尔德勋爵说得毫不含糊。

乔治爵士深深地叹了口气。

“时间!查尔斯,现在时局有多么动荡你是知道的,整个欧洲上空都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可恶的是咱们还没准备好!我们成功的机会很小。而且,不管我们多么抓紧建造,也还只是从头开始。”

梅菲尔德勋爵低声说:“没关系,乔治,晚一些开始也有晚一些开始的好处。现如今欧洲的好多东西都过时了,倒闭是迟早的事儿。”

“我可不认为所有的东西都会这样,”乔治沮丧地说,“类似政府垮台、国家要完蛋这样的话大家可听得多了!但现在还不都是一切照旧。对我来说,金融就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

梅菲尔德勋爵眨了眨眼。乔治·卡林顿爵士是个因循守旧的“老水手”,勇敢、率真,此时二人表现出的姿态很像人们常说的“故意摆出来的”。

卡林顿爵士突然用一种过于不把自己当客人的口吻换了个话题。

“范德林太太真有魅力——你觉得呢?”

梅菲尔德勋爵接过话头,双眼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你是不是很好奇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卡林顿爵士有些迷茫。

“没有——完全没有。”

“哦,你有的!乔治,别再装了,你这老东西。你非常好奇,还有一点点沮丧,你想知道我是不是她的新目标!”

卡林顿爵士慢悠悠地说:“我承认,看到她时我是感觉有那么一丁点奇怪——尤其是在这个周末。”

梅菲尔德勋爵点了点头。

“哪里有腐尸,哪里就有秃鹰盘踞。我们已经有了一具腐尸,那范德林太太大概就是第一个冲过来的秃鹰。”

空军上将突然问道:“你对范德林这个女人了解多少?”

梅菲尔德勋爵剪开一支雪茄,把烟均匀地点好,往后甩了甩头,一字一句地吐出了深思熟虑后的话。

“我对范德林太太了解多少?我知道她是个美国人,有过三个丈夫,分别是意大利人、德国人和俄国人。通过这三个男人,她在这三个国家都积累了一些有用的‘人脉’。我知道她总会买极为昂贵的衣服、日子过得相当奢华,但不确定她是从哪里搞到这么多钱来挥霍的。”

乔治·卡林顿爵士咧开嘴笑了,然后低声嘟囔道:“看来你的密探一直都没闲着啊,查尔斯。”

“我还知道,”梅菲尔德勋爵继续道,“范德林太太她除了样貌性感迷人以外,还很懂得倾听,能表现出一种真诚的兴趣,所谓‘演技高超’。也就是说,男人会为了引起她的兴趣,而愿意把自己的职业和感情都和盘托出!各式各样的年轻官员在她面前控制不住自己的热情,以致毁了职业生涯。他们跟范德林太太聊得有点过头了。这个女人的朋友几乎都在军队里就职——去年冬天她还在我们最大的军火公司附近的郡里物色目标呢,还真认识了不少朋友,虽然有些不太正经。总而言之,范德林太太这个人非常有用……”梅菲尔德勋爵吐了个烟圈,“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说出是对谁有用!就说是对一股欧洲势力吧——或许不止一股。”

卡林顿深吸了一口气。

“查尔斯,你这么说还真是让我放松了不少。”

“你是不是以为我差点儿上了她的钩?我亲爱的乔治!在我这样一个老谋深算的人面前,范德林太太的伎俩有点太容易被看穿了。而且,正如人们所说,她现在的风韵已不如当年。你手下的小少校是注意不到这一点的,但我已经五十六岁了,老兄。再过四年,我恐怕会变成一个时常在社交场合诱惑忧郁少女的糟老头儿了。”

“恕我愚钝,”卡林顿抱歉地说,“但这看起来真的有些奇怪……”

“你觉得奇怪,是不是因为你觉得她不应该出现在今天这样一个说起来算是比较私密的家庭聚会上?尤其是你跟我还打算就一项可能会给空军防御带来一次革命的新发现召开一次非正式会议。”

乔治·卡林顿爵士点了点头。

梅菲尔德勋爵微笑着说道:“这正是我要的效果。我在放诱饵。”

“诱饵?”

“这么说吧,乔治,用电影里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没在这个女人身上投入什么,但又想得到些东西!这个女人过去得手过很多次,有些还很侥幸。不过她做事向来谨慎——谨慎到令人发指。我们知道她在搞什么,但找不出确凿的证据。所以,我们得用一些大的东西来引诱她。”

“这件大的东西具体指的就是新型轰炸机?”

“完全正确。这个诱饵必须要足够大,能让她愿意冒险走到明处来。到那时,她就可以为我们所用了!”

乔治爵士咕哝了一声。

“哦,好吧。我敢肯定你说的都是对的。但是万一她不想冒这个险呢?”

“那真是可惜了。”梅菲尔德勋爵又补充了一句,“但我觉得她会愿意的……”

他站起身来。

“我们要不要也到客厅去?毕竟,不能阻碍你太太打桥牌嘛。”

乔治爵士喃喃道:“茱莉亚看到桥牌就走不动路。已经输进去很多钱了。我跟她说过,她再玩这么大会完蛋的。可她偏偏是个天生的赌徒。”他说着绕到桌边,对梅菲尔德勋爵说,“希望你的计划能成功,查尔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