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死者的镜子 第十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男一女中,莱克上尉明显更加局促不安。

“你着实令我们吃了一惊,谢弗尼克-戈尔小姐。或许我应该称呼你为……莱克夫人。”里德尔上校说道,“没人知道你们的婚事吗?”

“没有,我们没有公开。虽然约翰很不喜欢这样。”

莱克结结巴巴地开口了。

“我……我知道这么遮遮掩掩的不是个办法。我应该直接去找杰维斯爵士——”

露丝突然插嘴道:“告诉他你想娶他的女儿,虽然他不同意,而且还准备剥夺她的继承权,然后你和他大吵一架,让这幢房子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最后我们俩只能对彼此说‘这么做很勇敢’。相信我,我的办法绝对更胜一筹!生米已煮成熟饭。不能一步到位,那就迂回一点。”

莱克上尉看上去依旧闷闷不乐。

波洛问道:“你本来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杰维斯爵士的?”

露丝答道:“我已经在铺垫了。他其实有点怀疑我和约翰了,所以我就假装对戈弗雷感兴趣。以他的性格,肯定会刨根问底,到那时我再告诉他我和约翰结婚了,他可能会觉得还不错!”

“有人知道你们俩结婚了吗?”

“有,我告诉范达了。我想得到她的支持。”

“你达到目的了吗?”

“是的。她本来就不是特别想让我嫁给雨果——我想是因为我们是表兄妹吧。在她看来,这个家族里的精神病已经够多的了,如果我嫁给雨果的话,我们的孩子十有八九又会是一个疯子。不过我有一点想不通,因为你知道,我只是他们收养的。我想我的生身父母肯定是这个家族的远亲。”

“你确定杰维斯爵士完全不知道你和莱克先生的事吗?”

“哦,他不知道。”

“是这样的吗,莱克上尉?”波洛追问,“今天下午你和杰维斯爵士在一起的时候,没人提过这件事吗?”

“没有,先生。没人提过。”

“莱克上尉,我会这样问,是因为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杰维斯爵士在今天下午见过你之后显得异常激动,而且不止一次说过家庭耻辱这类的话。”

“没人提过这件事。”面色发白的莱克又重复了一遍。

“那时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杰维斯爵士吗?”

“是的,我已经告诉过你了。”

“今晚八点零八分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哪儿?在我自己家里。我住在村子的另一头,离这里大约半英里远。”

“那时你还没到汉姆堡大宅吧?”

“没有。”

波洛转而问露丝:“你呢,小姐?你父亲开枪自杀的时候你在哪儿?”

“在花园里。”

“在花园?你听到枪声了吗?”

“哦,听到了。不过我没多想。我以为是有人在打野兔,不过现在想想,我当时确实觉得那声音挺近的。”

“你后来是怎么回房间的?”

🌲 鲲#弩#小#说# ku n Nu # co m

“就从这扇窗。”露丝转头示意身后的窗户。

“当时这个房间有人吗?”

“没有。不过雨果、苏珊和林加德小姐很快就从大厅那边过来了。他们在聊枪击、谋杀之类的事情。”

“我知道了。”波洛说,“是的,我想我知道了……”

里德尔上校有些犹豫地说:“那么……呃……谢谢你。目前没有要问的了。”

露丝和她的丈夫转身离开了房间。

“搞什么鬼……”里德尔上校迫不及待地表现出自己的绝望,“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波洛点了点头,他从地上捡起那块从露丝的鞋跟上掉下来的泥土,拿在手里,思虑重重地看着。

“就像墙上那面碎了的镜子一样。死亡的镜子。每一条新的线索都为我们呈现出一个不同的杰维斯爵士,我们已经看到了每个角度镜子里的他,很快就能拼出全貌了……”

波洛站起身来,干脆利落地把手里的泥土丢进了废纸篓。

“告诉你吧,我的朋友,那面镜子是解开整个谜团的关键。要是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书房看看。”

里德尔上校斩钉截铁地说:“如果是谋杀,你就去证明好了。要是问我,我会说这就是自杀。你注意到露丝说老杰维斯曾被之前的那个代理人骗过吗?我敢打赌,这个故事是莱克出于私心编造的。很有可能他自己做了点手脚,结果被杰维斯爵士发现了,所以杰维斯爵士才叫你来,因为他不知道露丝和莱克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谁知道今天下午,莱克就告诉他他已经和露丝登记结婚了,这给了杰维斯爵士致命一击。做什么都‘太晚了’。于是他决定自我了断、求得解脱。实际上他向来不会审时度势,做出正确的判断。我认为这就是这整件事的真相。你有什么要反驳的吗?”

波洛站在房间正中,一动不动。

“我有什么要说的吗?这么说吧,我没有证据反驳你的理论,但太经不起推敲了。有些事情你没有考虑进去。”

“比如?”

“杰维斯爵士今天一天里情绪的变化,伯里少校的那支铅笔,卡德韦尔小姐提供的证词——这一点相当重要,林加德小姐所回忆的下楼顺序,杰维斯爵士被发现时椅子的位置,装过橙子的那个纸袋,还有最重要的线索,那面碎了的镜子。”

里德尔上校瞪大了双眼。

“你觉得这一大堆东西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赫尔克里·波洛不紧不慢地说:“我希望可以——等到明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