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 芳汀 第一卷 正直的人 · 八

[法]雨果2019年03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酒后的哲学

🐳 鲲~弩~小~说~w ww -k u n n u - Co m

上文提到的那个元老院议员,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他笔直走路,不顾遇到什么,障碍啊,所谓的良心啊,信誓旦旦啊,正义啊,责任啊,都置之不理;他径直奔向目标,在前进和获取利益的路线上,一点也不犹豫。他以前是检察官,因成功而变得心软了,决不是个恶人,尽力为几个儿子、女婿和亲戚,甚至朋友行各种各样的小方便;又乖巧地从生活中得到好处、好机会和意外之财。他觉得其余的都是傻事。他才智横溢,颇有学识,以致自认为是伊壁鸠鲁〔17〕的门徒,也许他只是个皮戈-勒布仑〔18〕的后代。他往往乐呵呵地嘲笑无限的永恒的事物,以及“主教老头的无稽之谈”。有时,他可爱而又专横地当面嘲弄米里埃尔先生,后者则洗耳恭听。

〔17〕 伊壁鸠鲁(公元前341—前270),古希腊哲学家,在雅典等地开办学校,著作很多,但大多散佚,他的学说宣扬享乐。

〔18〕 皮戈勒布仑(1753—1835),法国喜剧家和小说家,笑料低级,作品有《狂欢节的孩子》、《博特先生》。

在不知哪一次半官方的仪式上,某伯爵(就是这位元老院议员)和米里埃尔先生都去省长府邸赴宴。吃饭后点心时,元老院议员尽管一向老成持重,却有点情不自禁,大声说:

“主教先生,让我们聊聊。一个元老院议员和一个主教相对而视很难不递眼色。咱们俩都是预言家。我要对您坦白一件事。我有自己的哲学。”

“您说得对,”主教回答。“人总是躺下搞哲学的。您躺在帝王的床上,元老院议员先生。”

元老院议员受到鼓舞,接着说:

“让咱们都做老好人吧。”

“甚至做好魔鬼,”主教说。

“对您实说吧,”元老院议员又说,“德·阿尔让侯爵、皮隆、霍布斯和奈荣〔19〕先生不是可鄙的人。我的书柜里有着我喜爱的所有哲学家的著作,切口烫金。”

〔19〕 阿尔让侯爵(1704—1771),法国作家,蛰居荷兰,发表一系列反基督教的小册子,著有《犹太人书信》等;奈荣(1738—1810),法国作家;皮隆(约公元前365—前275),古希腊怀疑派哲学家;霍布斯(1588—1679),英国哲学家,主张机械唯物主义。

“像您本人一样,伯爵先生,”主教打断说。

元老院议员继续说:

“我憎恶狄德罗〔20〕;这是一个空想理论家,一个夸夸其谈的人,一个革命者,说到底信仰天主,而且比伏尔泰〔21〕更加笃信宗教。伏尔泰嘲讽过尼德哈姆〔22〕,而他错了;因为尼德哈姆的鳗证明天主是没有能耐的。在一勺面团里放一滴醋,便弥补了fiat lux〔23〕。假设醋多些,勺大些,您就获得世界了。人,就是鳗。那么,何必要永恒的天父呢?主教先生,虚拟出耶和华令我生厌。这只能有助于产生爱作空想的瘦猴儿。打倒这个使我烦躁不安的宇宙万物的主宰!让我心境宁静的虚无万岁!说句知心话,而且是和盘托出,向我有教养的牧师忏悔,对您实说吧,我可有理智。耶稣经常宣扬捐弃和牺牲,我不会热衷于你们的耶稣。这是吝啬鬼对乞丐的劝告。捐弃!为什么?牺牲!何必?我看不出一只狼会为另一只狼作牺牲。因此,让咱们留在自然界吧。咱们处在顶峰;我们有更高级的哲学。倘若只看得到别人的鼻尖,不能看得更远,那么,呆在顶峰上面又有什么用。快乐地生活吧。生活就是一切。但愿人有另一种未来,在别的地方,在天上,在地狱,在某个地方,我不相信骗人的话。啊!建议我作出牺牲和捐弃,我应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小心谨慎,我必须对善与恶,对正义和非正义,对fas和nefas〔24〕不惜撞破自己的头。为什么?因为我要汇报自己的行动。什么时候?在我死后。多好的梦想啊!在我死后,多好的结局,把我夹得紧紧的。让一只亡灵的手抓住一把灰。咱们是在行的人,掀起过爱西丝神〔25〕的裙子,说说真话吧:既没有善,也没有恶;只有生长。咱们寻找真实吧。深挖下去。直达底里,见鬼!必须预感到真理,在地底下搜寻,抓住真理。于是它就会给您美妙的欢乐。于是您就成为强者,发出笑声。我呀,我是直肠直肚的。主教先生,人的不朽在于择善而从。噢!多迷人的诺言呀!相信它吧。像亚当开出的空头支票!人有灵魂,人可以做天使,人可以在肩胛骨上长出蓝色的翅膀。帮助我吧,难道不是泰尔图连〔26〕说,幸福的人会来往于星球吗?是的。人会从星球上跳来跳去。然后,就会看到天主。嗒,嗒,嗒。所有这些天堂都是胡扯。天主是一篇鬼话。当然,我不会在《箴言报》上这样说。但我是在朋友间说悄悄话。Inter pocula.〔27〕把地球牺牲给天堂,这是将猎获物让给幽灵。受无限的愚弄!岂不是愚蠢。我是虚无。我名叫虚无伯爵,元老院议员。在我生前,我存在吗?不。在我死后,我存在吗?不。我是什么。一点尘埃,由一个机体聚集起来。我在人间要做什么呢?我需要选择。受苦或者享乐。痛苦把我带到哪里?带到虚无。但是我要始终受苦。享乐把我引到哪里?引到虚无。但是我要始终享乐。我已经作出了选择。必须去吃或者被人吃掉。我吃。宁愿做牙齿,不要做草。这就是我的格言。因此,让我推着你往前走,掘墓工就在那里,那是我们这些人的万神庙,一切都落入大窟窿里。结束。Finis.〔28〕彻底了结。这是消逝的地方。死神已经死了。相信我吧。说什么那里有个人有事要告诉我,想起来我就要发笑。这是奶妈的杜撰。是吓孩子的妖怪,镇住成年人的耶和华。不,我们的明天是黑夜。在坟墓后面,只有一样的虚无。你曾经是萨尔达纳帕尔〔29〕,你曾经是万桑·德·保罗〔30〕,这都一样微不足道。这就是真相。因此,尤其要好好生活。当您掌握自我时,要好好利用。说实在的,我对您说了,主教先生,我有自己的哲学,而且我有几种自己的哲学。我不会让自己被空话引诱。然后,必须给底层的人、乞丐、收入低微的人、生活悲惨的人一点东西。人们让他们轻信传说、幻想、灵魂、不朽、天堂、繁星。他们咀嚼着,放在干面包上。一无所有的人有个好天主。这是最起码的。我决不阻挠,但我为自己保留奈荣先生。好天主对老百姓是善良的。”

〔20〕 狄德罗(1713—1784),法国启蒙思想家,在哲学、文艺理论、小说、戏剧等方面都有建树。

〔21〕 伏尔泰(1694—1778),法国启蒙思想家,在哲学、诗歌、戏剧、小说、历史等方面均有建树。

〔22〕 尼德哈姆(1713—1781),英国学者,创建布鲁塞尔文学协会,发表了哲学和生物学的著作,伏尔泰讽刺他调和自然繁殖理论和宗教信仰。

〔23〕 拉丁文,要有光。据《创世记》,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

〔24〕 拉丁文,神圣和罪恶。

〔25〕 爱西丝是古希腊神话中司婚姻、农业的女神。

〔26〕 泰尔图连(150至160—约220),拉丁语作家,作品有《反对各民族》、《护教论》、《反对洗礼》等。

〔27〕 拉丁文,在杯盏之间。指私下里说说。

〔28〕 拉丁文,结束。

〔29〕 萨尔达纳帕尔,传说中亚述的国王,是个暴君,最后自杀。

〔30〕 万桑·德·保罗(1576—1660),法国教士,做过苦役犯的总布道师。

主教拍起巴掌来。

“高论!”他大声说。“这唯物主义是美妙的东西,真是妙极了的东西!想要的人却得不到。啊!有了它,就不会受骗了;不会愚蠢地像加通〔31〕那样任人放逐,也不像埃蒂安〔32〕那样被石头砸死,不像贞德〔33〕那样被活活烧死。凡是成功地掌握这唯物主义妙论的人,就有这种快乐:他们感到自己可以不负责任,认为能够放心地吞噬一切,包括地位、闲职、高官厚禄、好歹得来的权力、有利可图的出尔反尔、背信弃义、黑了良心还沾沾自喜,就等这些都消化完了,才进入坟墓。这是多么快意的事啊!我不是专指您,元老院议员先生。您说过,您有一种自己的哲学,而且这种哲学对您是美妙的,精致的,只有富人可以接受,能适应各种调料,给生活的享乐出色地换换口味。这种哲学是在地底深处获得的,被专门的探索者挖了出来。但您是善良的王公贵戚,您不会反对,信仰天主是百姓的哲学,差不多就像栗子煨鹅是穷人的块菰焖火鸡一样。”

〔31〕 加通(公元前234—前149),古罗马政治家。晚年曾被派往迦太基。

〔32〕 埃蒂安:在耶路撒冷传教,被犹太人用石头砸死,被看作第一个基督教殉教者。

〔33〕 贞德(约1412—1431),法国民族女英雄,领导民众抗击英国入侵者,被英国人俘虏后活活烧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