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六卷 双星会 · 五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布贡大妈连遭雷击

第二天,布贡大妈——库费拉克这样称呼戈尔博破屋老看门女人、二房东兼女佣,其实她叫布尔贡太太,我们已经指出过,但库费拉克这个闯祸的家伙什么也不尊重,——布贡大妈吃了一惊,注意到马里于斯先生还是穿上新外套出门。

鲲 # 弩 # 小 # 说 # 🐙 w ww # ku n Nu # co m

他回到卢森堡公园,但是没有走过处在小径当中的那张长凳。他像昨天那样坐了下来,从老远张望,清晰地看到白帽子、黑裙子,尤其是蓝光。他没有动窝,直到卢森堡公园关门才回到家里。他没有看到白发先生和他的女儿离去。他得出结论,他们是从西街那道铁栅门走出公园的。后来,过了几个星期,他回想起来时,怎么也想不起那天傍晚是否吃过晚饭。

第二天,也就是第三天,布贡大妈又如雷轰顶。马里于斯穿上新外套出门。

“接连三天!”她大声说。

她想尾随他,但马里于斯步履轻捷,跨度很大;这是一头河马要追赶一头岩羚羊。两分钟内,她看不见他了,气喘吁吁地返回,由于哮喘几乎喘不过气来,恼怒得很。她低声抱怨说:“天天穿上漂亮衣服,让人家追赶不上,真有理智啊!”

马里于斯到卢森堡公园去。

少女和白发先生坐在那里。马里于斯尽可能走近,假装在看一本书,但他还呆在很远的地方,然后回来坐在长凳上,消磨了四个钟头,看着无拘无束的麻雀在小径上跳跃,它们好像在嘲笑他。

两个星期这样过去了。马里于斯到卢森堡公园去不是为了散步,而是为了坐在同一个位置上,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到达以后,他不再动弹。每天上午他穿上新衣服,不是为了炫耀自己,但第二天又重新开始。

她确实长得美若天仙。惟一能指出的一点,也算是批评吧,就是她忧郁的目光和快乐的微笑之间的矛盾,使她的脸有点迷蒙的东西,以致有时这温柔的脸变得古怪,但不失可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