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让·瓦尔让 第一卷 四堵墙中的战争 · 九

[法]雨果2019年03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运用偷猎者的旧才干和万无一失的枪法影响了一七九六年的判决

街垒中议论纷纷。炮击又开始了。这样炮击,不需要持续一刻钟。绝对需要削弱炮击。

昂若拉发出这个命令:

+鲲-弩+小-說 🍏 w ww· k u n n u· c om·

“豁口必须放上一张床垫。”

“没有床垫了,”孔布费尔说,“伤员都躺在上面。”

让·瓦尔让坐在小酒店角落偏僻处的一块墙基石上,步枪夹在双腿中间,至今没有参与发生的事。他似乎没有听到周围战斗者说话:“这儿有支枪什么事也不干。”

听到昂若拉发出的命令,他站了起来。

读者记得,在麻厂街人群聚集时,有个老太婆,预见到流弹,将床垫堵住窗户。这扇阁楼窗,在街垒外一座七层楼的屋顶上。床垫斜放,底下撑在两根晾衣竿上,上面有两根绳子拉住,远处看去,好像两根细绳,拴在阁楼窗框的两只钉子上。两根绳子像头发一样清晰地映在天空中。

“有谁能借给我一支双响枪?”让·瓦尔让说。

昂若拉刚重新上了子弹,把枪递给他。

让·瓦尔让向阁楼瞄准开枪。

拴住床垫的两根绳子中有一根断了。

床垫只有一根绳子吊住。

让·瓦尔让开了第二枪。第二根绳子敲在阁楼的玻璃窗上。床垫在两根竿子间滑下来,落在街上。

街垒的人拍起手来。

人人喊道:

“床垫有啦。”

“是的,”孔布费尔说,“可是,谁去捡回来呢?”

床垫确实落在街垒外面,在围攻者和被围攻者之间。可是,炮兵中士之死激怒了军队和士兵,他们这时趴在垒起来的铺路石堆后面,正在重新组织开炮,为了填补大炮不得已的沉默,一齐向街垒射击。起义者没有回应这阵射击,以便节省子弹。齐射纷纷落在街垒上;街道子弹乱飞,十分骇人。

让·瓦尔让从豁口出去,来到街道,穿过枪林弹雨,走到床垫那里,拉起来,驮到背上,又回到街垒。

他把床垫放在豁口上,他把它靠在墙上,放的位置炮兵看不到。

然后,大家等待霰弹。

没有等多久。

大炮发出怒吼,喷出一团大粒霰弹。但是没有反弹,霰弹在床垫上弹不起来。预期的效果达到了。街垒保住了。

“公民,”昂若拉对让·瓦尔让说,“共和国感谢您。”

博须埃笑着大声赞叹:

“一张床垫有这样大的威力,真邪门啦。这是以柔克刚。不管怎样,光荣属于置大炮于无用武之地的床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