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们三人重新又进入花园。狄公命洪亮骑马先去白玉桥镇署唤来里甲并十几名团丁。

他在花园里来回踱步,面色愠怒,不停地挥着他的衣袖。卞嘉将郭明叫到一边窃窃耳语。

洪亮很快便转回花园,身后跟随着喝得醉醺醺的里甲和一队惊恐万状的团丁,几个团丁手上拖着长竹竿。

狄公命团丁将长竿草草扎就一个担架,将夏光的尸首运回城里衙门。又命八名团丁严守翡翠墅里外四隅,一直等到城里衙卒前来换班才许散岗。此间如有陌生人前来这里,不管是谁一律拘捕,押来城里州府大衙。然后他向里甲借了两匹马让卞嘉、郭明坐了,一并回城。

他们四骑行到玉桥头,狄公命一齐下马,要郭明引他上那客船去看看。在白玉桥下不远的柳荫里,果然停泊着一条帆船。四名脸色憔悴的船夫正将船帆升上桅杆。

狄公吩咐他们三人在岸边稍事等候,他独个走过木板搁桥上了船来。船主睡眼朦胧,一对布满血丝的眼睛打量着狄公。狄公问他孙伟住在哪个舱室。船主见狄公气度不凡,不敢怠慢,用手指了指孙伟的舱门。

狄公弯腰去那狭窄的舱门敲了两敲,半晌才钻出一个瘦消的年轻人来,狄公见他的头上紧紧包着一幅白布。

“休要打扰我!我的头像裂开一样疼痛。”那年轻人叫道。

狄公道:“我是这里濮阳的刺史,你不必惊怕。我问你,你昨夜在干什么?不许谎言搪塞。”

鲲l 弩x 小x 说s = Ww w * k u n n u * co m

“睡觉。老爷,我只是在舱内睡觉。全身困乏,我一口饭都不曾沾口,头疼得如裂开一样,恶心反胃,嘴里发苦。”

“郭明先生他没有来看望你吗?”

“夜膳前他来看过我一回,他说他要与一个朋友去看龙船赛,但我没有听见他回船来,大概是他回来时我已睡熟了。他的舱门就在间壁。老爷,是不是龙船赛上出了意外,我听船夫说起——”

“是的。死了一个人。”

孙伟脸上露出沮丧悲哀的神色,叹了一口气。

狄公转身命令船主:“你将船泊到濮阳水西门下,听候州衙的盘查,何时可以启锚再通报你。”又对孙伟说:“看来你得在濮阳再呆上一两天,乘机找个大夫看看病,莫要耽误了。”

狄公下船来,对郭明道:“郭先生是个重要的证人。必须在这里再耽搁几天。我已命船主将船开到濮阳水西门外泊下。你可以呆在船上,也可以到城里找个旅邸住下。如果定下了是哪一家旅邸便将牌号报来衙门,以便本官随时传见。”

郭明紧皱着眉头,面容惨淡,待想要说什么,又止住了。

狄公又对卞嘉道:“卞大夫最好这几天也不要离开濮阳,衙门有事须得找你。好,此刻你同郭明都回去吧。”

狄公说着跳上马背,与洪参军并辔跃上了官道,一溜烟向南门飞驰而去。

这时,骄阳如火,万里无云。马到南门时,他俩已汗流浃背了。

狄公说:“洪亮,这是两天来第三起人命案了。我原指望夏光能够为我们拨开点迷雾,谁知他自己也被杀了!此刻,我心中极是不安。在我管辖的濮阳城有人竟这样肆无忌惮,藐视王法,视杀人为儿戏,一而再,再而三横行逞暴。我倘是今番不能侦破,枉为百姓父母,何颜对头上乌纱、朝廷俸禄?”

南门校尉老远见狄老爷、洪参军驱马而来,忙出迎到城门外。

狄公在城门下勒住了马,见两名兵士正在一张桌子上整理、登记昨夜的竹牌,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狄公手执马鞭看得仔细,心中忽而亮光一闪,模糊地想到了什么。他紧皱双眉,半晌沉吟不语。

校尉尴尬地问候道:“老爷,这真是……一个大热天啊。”

狄公省悟,忙问:“今天一早你见有个背着木箱的木匠出这南门吗?”

校尉笑道:“城门刚开便见有个木匠出城,像是急匆匆赶早工的,只是不曾看清脸面。”

狄公点点头,俯身命令校尉道:“你将桌上那堆竹牌按数码细细清理,倘若发现有两枚同样数码的,立即飞马送来衙门给我!”

洪参军狐疑不解,正待开口问,狄公扬了扬马鞭,说道:“洪亮,你此刻即去柯府,打听实柯元良今天一早是否出去过。不管问谁,也不管用什么手段,但须问得确实。这事至关重要,你千万小心行事,不可误了。——我这里就去见紫兰小姐。”

洪参军忧虑地说:“那么,老爷,早衙升堂之事又如何办?琥珀小姐被杀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城,如今又添了夏光,倘使衙里不发布官府的告示,摇唇鼓舌的人会编造出各种奇谈怪论耸人听闻,茶楼酒肆更是雾里烟里,猜测纷纷,各种各样玄妙的新闻会不胫而走,这又如何是好?”

狄公道:“你说得对,洪亮。你回衙就出个告谕,说今天早衙延迟至中午。到中午我们的侦查庶几会有些眉目,公堂上便有人可审,有话可问了。——来,你我交换一下帽子,我必须乔装微服去见紫兰小姐,我不知她究竟是谁,干的什么营生。”

狄公戴上了洪亮的小黑弁帽,与洪亮分手便策马直趋将军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