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7章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费德曼·卡萨德上校跟随莫尼塔迈过传送门,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广袤的月表平原,一棵五公里高的可怕荆棘树拔地而起,高高地耸入血红的天空。繁密的树枝与尖钉上,处处有人影扭动:近一些的,能认出是受苦的人类,那些太远的,看起来很小很小,活像一串串灰白的葡萄。

卡萨德水银般的拟肤束装直笼到头顶,他眨眨眼,吸了口气,左右四顾,目光扫过沉默的莫尼塔,竭力不去看那棵恶心的树。

之前他以为这里是月表平原,可实际上,却是海伯利安的地表。他正站在光阴冢山谷的入口,但眼前的这个海伯利安已经经过翻天覆地的巨变。沙丘均已凝固扭曲,似乎被烈焰化作玻璃,釉光闪亮;岩石与悬崖壁也有流动后再度凝固的迹象,如同灰白的石质冰川。没有大气——天空是苍灰色的,布满了惨淡的月亮,它们也都没有大气,清晰扎眼。太阳不是海伯利安从前的那颗。那光芒没人能够承受。卡萨德抬起头,拟肤束装上的滤光器偏振起来,帮助他适应那可怕的能量,天空中撒满了血红的缎带与刺眼的白光之花。

身下的山谷似乎在随着某种感觉不到的震动而摇晃。光阴冢内部的能量不断闪耀,搏动着冷光,从每一个入口、门廊和孔穴洒出,覆盖了数米的山谷地面。墓冢看起来焕然一新,光滑如初,光彩绚丽。

卡萨德意识到,是拟肤束装的作用,才让他得以呼吸,用沙漠的温暖替代了月球刺骨的冰寒,让他得以行动。他转身看着莫尼塔,想问个巧妙的问题,但没有说出口,他只是抬起双眼,再次凝视着那棵令人难以置信的树。

荆棘树的质地似乎和伯劳自身的钢铁、铬黄和软骨的材料毫无二致:看起来显然是人造物品,又似乎像是可怕的活生生的植物。树干根部大约有两三百米粗,下层枝丫几乎同样宽阔,而那些细小的枝条和刺尖急剧缩小,变得如匕首般纤细,它们朝天空张开,上头刺挂着一个个人类果实。

真令人难以置信,被这样刺穿的人类竟还能长久活下去;真是天方夜谭,他们竟能在时空之外的真空里存活。但是,他们的确活着,痛苦地活着。卡萨德望着他们在那儿蠕动。他们全都活着,全都深陷痛苦。

卡萨德感觉到,痛苦是一种听不见的声音,一种毫不停歇、痛苦粗砺的洪亮之声,就像是几千只不懂音律的手指砸在了上千个琴键上,奏出响亮的痛苦之管风琴曲。当他细看燃烧的天空,痛苦似乎仅凭肉眼就能望到,那棵树像是火葬柴堆,或是巨大的灯塔,一波波痛苦涌起,清晰可见。

除此之外,就只有刺目的亮光和月表般的寂静。

卡萨德调高拟肤束装观物镜的放大倍率,一根根树枝、一条条荆棘地寻找着。在树上翻扭的人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幼。他们穿着各式褴褛的衣衫,各种脏乱的妆容,风格各异,相差如果没有上百年,至少也有几十年。其中有许多样式,卡萨德并不熟悉,他猜测那些是来自未来的受害者。有上千……上万……受害者,全都活着,全都痛苦不堪。

卡萨德停止搜索,定睛在一根离地面四百米的枝条上,一丛远离主干与人堆的三米长的独根荆棘,上边有面熟悉的紫色斗篷在随波鼓动。正在那里扭曲翻腾的人影转头望向费德曼·卡萨德。

他看到的被刺穿的身体,正是马丁·塞利纳斯的。

卡萨德咒骂了一声,双拳紧握,指节都发疼了。他四处寻找着武器,放大视野解析度,朝水晶独碑内望去。里面什么都没有。

卡萨德上校摇摇头,他知道拟肤束装完全好过他带到海伯利安的所有武器,于是他开始大踏步朝树走去。他不知道怎样才能爬上去,但总得找到什么方法。他不知道能否把塞利纳斯活着救下来——把所有的受害者救下来——如果要这么做,那么不成功,便成仁。

卡萨德走了十步,在凝结的沙丘曲线上停下。伯劳挡在了他的身前。

他意识到,自己正在拟肤束装的铬量场下狂笑。这正是他等了多年的时刻。早在二十年前军部马萨达庆典中,他就以生命和荣誉下注要进行荣誉之战。这是武士之间的对决。为保护无辜者的搏斗。卡萨德咧嘴笑着,右手四指平展成银刃,向前跨去。

——卡萨德!

听到莫尼塔的呼唤,他回头望去。她朝山谷指了一指,光芒像瀑布一样洒在她赤裸身体那水银般的表面。

又有一个伯劳从名叫狮身人面像的坟墓中出现。远在山谷下方,另一个伯劳从翡翠茔的入口走出,刺目的亮光在尖钉和刀刃边缘上闪亮,仅五百米之外,又从方尖石塔中冒出一个。

卡萨德没有理会它们,转身面对着那棵树和它的守护者。

现在,有一百个伯劳挡在卡萨德和树之间。他一眨眼,又有一百个出现在左边。他朝身后望去,一大群伯劳不可思议地站在冰冷的沙丘和融化的沙漠岩石上,如同一尊尊雕像。

卡萨德一拳砸在膝盖上。该死。

莫尼塔走到他身边,两人手臂相触。拟肤束装合在一起,一同流动着,他感觉到她前臂温暖的肌肤。两人并肩而立,大腿互挨。

鲲~弩~小~说~w ww -k u n n u - Co m

——我爱你,卡萨德。

他看着她脸上完美的线条,对反射的狂暴景象和颜色视而不见,努力回忆起他们的初次邂逅,那是在爱静阁附近的森林。他记起她那令人惊艳的碧绿眼珠和棕色短发。她丰满的下唇,他不小心咬疼她时,她那泪水的味道。

卡萨德举起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感觉着拟肤束装下温暖的肌肤。如果你爱我,他发送道,就留在这里。

然后费德曼·卡萨德上校转过身,发出一声长啸,在月表般的寂静下,那声音只有他能听到——这声长啸混合着远古人类揭竿而起的呐喊,混合着军部学生毕业时的高呼,混合着空手道的喝叫,混合着纯然的轻蔑。他跑过沙丘,直奔荆棘树,直奔正前方的伯劳。

现在,山谷里出现了上千个伯劳。他们的钢爪“咔嚓”一声,齐齐张开,光芒在成千上万如解剖刀般锋利的指刃和荆棘上闪耀。

卡萨德没有理会其余的伯劳,径直跑向他认为首先出现的那个。那怪物的头顶上方,一个个人形在孤独的痛苦中扭动。

他迎面跑向的那个伯劳张开双臂,似乎要拥抱他。它的手腕、关节和胸膛上展现出弯曲的刀刃,像是刚从隐匿的刀鞘里拔出来。

卡萨德高声呼喊,跑过最后的距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