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6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杜雷的手掌在椅子的木头上摩挲,他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那个一身红黑的主教。“你们这两个团体已经合作了好一段时间了,对不对?”杜雷说,“圣徒兄弟会和伯劳教会。”

“末日赎罪教会。”主教低沉地咆哮道。

杜雷点点头。“为什么?是什么风把你们吹到一块儿来的?”

世界树的忠诚之音凑向前,阴影再次罩在了他的兜帽上。“神父,你必须知道,末日赎罪教会的预言涉及我们缪尔的使命。只有这些预言才能解答这个问题,那就是——杀害自己世界的人类必须遭到何种惩罚。”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但并非人类自己毁灭了旧地,”杜雷说,“是基辅小组在尝试制造一个迷你黑洞的时候,计算机发生了失误。”

圣徒摇摇头。“是人类的傲慢,”他轻声说,“也正是同样的傲慢,让我们这一种族毁灭了所有有希望在某天进化出智能的物种。希伯伦上的赛内赛·阿鲁伊特、旋转星的泽普棱、嘉登的湿地马人、旧地的大猩猩……”

“对,”杜雷说,“人类的确有过失。但那也不足以判处他们死刑,难道可以吗?”

“判决是由一个远比我们自身强大的神作出的,”主教嚷道,“预言准确无误。末日救赎之日必将来临。所有传承了亚当和基辅罪孽的人必须遭到惩罚,因为他们谋杀了自己的家园,毁灭了其他物种。大哀之君挣脱时间的枷锁,来施行这末日的判决。没人能逃脱他的愤怒之火。没人能远离赎罪。比我们更为强大的神如是说。”

“千真万确,”赛克·哈尔蒂恩说,“预言已然来临……它们曾向一代一代的忠诚之音述说过……人类注定死亡,但是随着他们的覆灭,现在所知的霸主的所有地方,纯洁环境将得以再次兴盛。”

保罗·杜雷神父,受到耶稣会逻辑学的锤炼,致力于忒亚·德·夏丹的进化式神学理论,但现在他很想说,谁他妈在乎花儿开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没人闻得到的地方?但他没有说出口,他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些预言不是什么神启,而只是来自某个世俗力量的操纵?”

圣徒似乎被掴了一掌,他靠回到椅子上,但主教凑身向前,紧握着两只卢瑟斯之拳,大得只需一击就能把杜雷的脑袋打爆。“邪说!谁胆敢否认启示的真理,不管是谁,他就得死!”

“有什么力量可以这么做?”世界树的忠诚之音开口道,“有什么力量,除了缪尔之神,能够占据我们的心灵?”

杜雷朝天空指了指。“好几代以来,环网的每个世界都通过技术内核的数据网连接了起来。大多数有权有势的人类携带着通信志扩展植入物,以便轻松接入……难道你没有吗,哈尔蒂恩先生?”

圣徒一声不吭,但是杜雷看见他的手指微微抖动了一下,似乎要拍拍自己的胸脯和上臂,点点上面躺了几十年的微型植入物。

“技术内核创造出了一个超凡的……智能,”杜雷说道,“他获取了惊人数量的能量,能够随意在时间中前后走动,也不再以人类的利害关系为动机。这内核人格的庞大部分的目标之一,就是消灭人类……其实,基辅小组的天大之误也许是那个实验中的人工智能处心积虑完成的。你们听到的所谓预言,也许是机械之神在数据网中的流言蜚语。伯劳来此,也许不是为了让人类赎罪,而仅仅是为了屠杀人类的男女老少,那完全是出于这机器人格自己的目的。”

主教的大脸红得跟他的袍子一样。他挥拳痛打在桌子上,然后挣扎着站起身。圣徒抓住主教的胳膊,制止住他,把他拉回到座位中。“你从哪儿听到的这些话?”赛克·哈尔蒂恩问杜雷。

“从朝圣者,从接入内核的两个人。从……其他人那里。”

主教对着杜雷晃着拳头。“可你自己也被化身触摸过了……而且不止一次,是两次。他让你拥有了不朽的生命,这样你就能亲眼看到他为他的特选子民准备了什么……那些在末日前为我们准备赎罪的人已经逼近我们了!”

“伯劳给我的是痛苦,”杜雷说,“无法想象的痛苦和苦难。我曾经两次遇到这怪物,我由衷感到,它既不神圣也不凶恶,只是来自某个可怕未来的一个有机机器罢了。”

“呸!”主教做了个轻蔑的手势,交叉起双臂,目光越过低矮的露台,无神地凝望着远处。

圣徒似乎气得直哆嗦。过了片刻,他抬起头,轻声说道:“你想问我一个问题?”

杜雷深吸了口气。“对,恐怕,这是个坏消息。巨树的忠诚之音海特·马斯蒂恩死了。”

“我们知道。”圣徒说。

杜雷吃了一惊。他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得到这消息的。但是现在这已无关紧要。“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他要进行这次朝圣?他没有活下来完成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我们其他人都讲述了……我们的故事。独缺海特·马斯蒂恩。但是,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的命运是某些谜题的关键。”

主教回头看了一眼杜雷,冷冷一笑:“我们不会告诉你任何事的,死亡宗教的神父。”

赛克·哈尔蒂恩静静地坐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终于应道:“马斯蒂恩先生自愿将缪尔圣道带到海伯利安。几个世纪以来,预言已经深深扎根在我们的信仰中,当乱世来临之时,巨树的忠诚之音将会受到召唤,他必须驾驶一艘巨树之舰进入神圣世界,在那儿目睹巨树之舰的死亡,然后让它重生,并载上赎罪与缪尔的使命。”

“那么,海特·马斯蒂恩早就知道巨树之舰‘伊戈德拉希尔’号将会在轨道上被毁吗?”

“对,那已经被预言到。”

“他和船上那一只绑缚能量的尔格将会驾驶一艘新的巨树之舰?”

“对,”圣徒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化身将会给予我们一颗赎罪巨树。”

杜雷靠回到椅背上,点着头。“赎罪巨树。荆棘树。‘伊戈德拉希尔’号被毁的时候,海特·马斯蒂恩的心灵已经受创。然后他被带到了光阴冢山谷,看到了伯劳的荆棘树。但是他既没有准备好,也没有办法驾驶它。荆棘树是由死亡、苦难、痛苦组成的构造物……海特·马斯蒂恩没有准备好驾驶它。或者,是他拒绝驾驶。无论如何,他逃走了。然后死了。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但是我不知道伯劳到底给了他什么命运。”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主教厉声叫道,“预言中描述过赎罪巨树。它会在化身进行最后的收割时陪伴他左右。马斯蒂恩肯定会准备好,能够驾驶它穿越时空,他肯定会感到无上荣幸的。”

保罗·杜雷摇摇头。

“我们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是吗?”哈尔蒂恩问。

“是的。”

“那你现在必须回答我们的,”主教说道,“圣母怎么样了?”

“什么圣母?”

“我们救世的圣母。赎罪的新娘。你们称为布劳恩·拉米亚的人。”

杜雷思绪纷飞,试图回忆起领事录制的故事概要,也就是朝圣者在去海伯利安的路上讲述的故事。布劳恩怀上了第一个济慈赛伯人的孩子。卢瑟斯的伯劳神庙把她从暴徒的手中救出,让她成为朝圣者的一员。她在故事中提到了伯劳信徒向她致以的敬意。杜雷想要将所有这些安放在他已经得知的杂乱无章的马赛克之中。但他毫无办法。他太累了……还有,他想,经过所谓的复生之后,他已经变得太蠢了。他不再是,也永远不会再是曾经的智者保罗·杜雷。

“布劳恩昏迷了,”他说,“显然是被伯劳抓住了,并附在了某种……东西上。某种电缆。她的大脑状态跟脑死亡的人毫无二致。但是她的胎儿依旧活着,并且安然无恙。”

“她带着的人格呢?”主教问,声音显得很紧张。

杜雷回忆起赛文告诉自己的那些事,那个人格在万方网中的死亡。这两人显然不知道第二个济慈人格——赛文人格此时正在警告悦石,告诉她内核的建议极其危险。杜雷摇摇头。他累极了。“我不知道她带入舒克隆环里的人格到底怎么样了,”他说,“电缆……伯劳附在她身上的东西……似乎插进了某种像是大脑皮层分流器的神经槽中。”

主教点点头,显然很满意这个答案。“预言进展迅捷。杜雷,你已经扮演了你的信使角色。我现在得告辞了。”这庞大之人站起身,朝世界树的忠诚之音点点头,迅速走过平台,走下阶梯,朝升降机和终端走去。

杜雷静静地坐在圣徒对面,就这么过了好几分钟。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树梢平台的轻摇轻晃,这一切恰到好处地催人入眠。随着神林世界慢慢进入黄昏,头顶的天空正从精致的藏红色黑影褪变。

“你说,机械之神在好几代以来都在用错误的预言误导我们,这实在是可怕的异端邪说。”圣徒最后说。

“对,但是,赛克·哈尔蒂恩,此前鄙人所在教会的漫长历史之中,可怕的异端邪说曾多次被证明是不屈的真理。”

“如果你是圣徒,你会因为此话而送命的。”戴着兜帽的人轻声说道。

杜雷叹了口气。在他这把年纪,在他这种境况,在他这种疲惫状态下,死亡的想法并没让他心生恐惧。他站起身,微微鞠了个躬。“我得告辞了,赛克·哈尔蒂恩。如果我所说的冒犯了你,那请你原谅。这是一个乱世。”“上焉者毫无信心,”他想,“下焉者满腔是激情的狂热。”

杜雷转身走到平台边缘。他兀然停住脚步。

阶梯不见了。下面的一个平台离它有三十米的垂直距离,十五米的水平距离,但他被隔开了,而升降机正在那里等他。世界树朝下降去了一千米多,进入了多叶的深渊。杜雷和世界树的忠诚之音被孤立在了最高的平台上。杜雷走到边上的栏杆边,仰起突然挂满汗珠的脸,面对着晚风,他注意到最初的几颗星星已经从深蓝色的天空中冒了出来。“赛克·哈尔蒂恩,这是怎么回事?”

桌子旁穿着袍子戴着兜帽的身影裹在黑暗中。“十八分钟后,按标准时间计,神林世界将会落入驱逐者之手。我们的预言说星球将会被毁灭。所以,它的远距传输器,超光发射仪,实际上,这世界所有东西自然都将不复存在。一个标准小时之后,神林的天空将会被驱逐者战舰的聚变火焰所点亮。我们的预言说所有留下来的兄弟会成员——以及其他任何人,虽然所有的霸主公民早就通过远距传输器撤离了——都将会死去。”

杜雷慢慢走回到桌子旁。“我得马上传送到鲸逖中心,”他说,“赛文……有人在等我。我得和首席执行官悦石谈一谈。”

“不,”世界树的忠诚之音赛克·哈尔蒂恩说道,“我们等着瞧。我们来瞧瞧预言是否成真。”

耶稣会士失望地握紧双拳,他压制住自己想要殴打这位圣徒的强烈情感冲动。杜雷闭上双眼,念了两遍《万福马利亚》。但毫无用处。

“求你了,”他说,“不管我在不在,预言一样会得到证实,或者被否定。但到时就为时晚矣。军部的火炬舰船会把奇点球炸掉,远距传输器会失效。我们会与环网切断联系,远隔数年。我得立即回鲸逖中心,数十亿生命仰仗我回去。”

圣徒交叉双臂,纤长的双手消失在袍子的褶皱中。“我们等着瞧,”他说,“预言的一切都会发生的。几分钟后,大哀之君将会降临到环网内的人民头上。我不相信主教的信仰,他说寻求赎罪的人将会得到饶恕。我们在这儿好得很,杜雷神父,死亡瞬时即至,毫无痛苦。”

杜雷搜索劳累的枯肠,希望找到什么决定性的话语,或者办法。但什么也没有。他坐在桌子旁,盯着对面这个戴着兜帽的沉默之人。在他们头顶,炯炯的繁星出现了。神林的世界森林开始在晚风下最后一次沙沙作响,然后似乎预先屏住了呼吸。

保罗·杜雷闭上双眼,开始祈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