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42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明白,”弗里曼·甄嘉说道,她是超耳游群之弗里曼部落的合格公民发言人,“我们已经知晓你的背叛?”

“对。”领事说。他穿着自己最上等的深蓝波洛服,栗色披风,戴着一顶外交官三角帽。

“知晓一个事实,那就是——你杀死了弗里曼·安迪尔、弗里曼·伊里亚姆、考德威尔·贝兹、弥甄斯贝·托伦斯。”

“我知道安迪尔的名字,”领事低声说道,“那三个技师并没有引介给我。”

“可你杀了他们?”

“我承认。”

“无缘无故,毫无预兆。”

“对。”

“杀了他们,抢夺了他们带到海伯利安的装置。我们告诉过你,那台机器可以瓦解所谓的时间潮汐,打开光阴冢,将伯劳从束缚中解放。”

“对。”领事的目光似乎正凝视着弗里曼·甄嘉身后的什么东西,很远很远的东西。

“我们已经作出过说明,”甄嘉说,“在我们成功击退霸主飞船后,我们才会使用这一装置。也就在我们的侵略征服一触即发的时候。就在伯劳可以被……控制的时候。”

“对。”

“然而你还是谋杀了我们的人,还向我们撒谎,并且自行提前几年激活了装置。”

“对。”美利欧·阿朗德淄和西奥·雷恩并肩站在领事身后一步之外,阴沉着两张脸。

弗里曼·甄嘉交叉双臂。她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拥有标准的驱逐者形态——光秃,瘦削,披着一身似乎在吸收光线的深蓝豪华流服。面带沧桑,但脸上几乎没有一条皱纹。眼睛很黑。

“即便在你看来,事情已经过了四个标准年,但你以为我们会忘记吗?”甄嘉问。

“不。”领事低头和甄嘉相望,脸上似乎露出了一点笑容,“很少有文明会忘记叛徒,弗里曼·甄嘉。”

“可你还是回来了。”

领事闭口不答。西奥·雷恩站在一旁,感觉到一丝微风轻轻吹拂着自己的正式三角帽。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做梦。刚刚过去的航行实在是太古怪了,仿若梦幻。

当时,一条又长又矮的贡多拉轻松自如地漂浮在领事飞船下的平静河水上,三名驱逐者在其内与他们相见。当三名霸主来客就座于船腹,船首的驱逐者便用长篙把船撑离了。小船以它来时的反方向驶离,似乎不可思议之河的水流反转了过来。他们抵临瀑布,小溪流笔直向上升起,通向他们这颗小行星的表面。就在此时,西奥闭上双眼,但当他一秒后睁开眼睛,下还是下,河流似乎正极为正常地流动着,即便这个小世界的青草球体如同庞大的曲线之墙盘旋在一边。透过他们身下的两米粗的河水缎带,可以看得见满天繁星。

然后他们开始穿越密蔽场,驶出大气层,随着他们顺着蜿蜒的水流缎带一路行驶,速度开始增加。他们四周是密蔽场的通道——通过逻辑推理,外加他们没有立即戏剧性地死亡,表明了这种必然——但那密蔽场没有通常的微光和视觉特性,圣徒的巨树之舰或者暴露在太空中的临时旅客环境总是会有那种特性的。但在这里,仅有河流、船只、人以及浩瀚的太空。

“他们不可能用这条河作为他们在游群部队之间的运输工具的。”美利欧·阿朗德淄的声音颤巍巍的。西奥注意到,考古学家的苍白手指也紧紧抓着船舷上缘。船尾的那个驱逐者和坐在船首的两个都没有说话,领事问他们这是否就是他们许诺的交通工具时,他们仅仅是点点头,表示肯定。

“他们在炫耀这条河,”领事轻轻说道,“他们在游群休息时使用它,但仅为仪式所用。如果在游群移动时使用这条河,那就是为了给人造成一种印象。”

“用他们的高级技术来震慑我们?”西奥问,音调甚低。

领事点点头。

河流蜿蜒扭曲着穿越太空,时而以某种不合常理的巨大环路对折一下,时而像纤维塑料绳索将自己绕成一个紧密的螺旋,时而在海伯利安的日光下微微闪光,在他们前头退向无限远处。有时河流会遮蔽住光线,那时就会产生五彩缤纷的华彩;西奥仰望着头顶一百米上方的河流回路,他喘息着,在太阳圆盘的衬托下,一条条鱼儿在其中游动。

但船只的尾端始终朝下,他们一路疾驰,速度肯定接近地月传送速度,而交通道路是一条没有被岩石和湍流打断的河流。旅程开始几分钟后,阿朗德淄注意到,这就像是在无边的瀑布边缘驾着独木舟,并试图享受一路向下飞驰的骑行。

河流流经一些游群部队,它们填满了整个天穹,仿佛假星:宏伟的彗星农庄,它们灰尘盖天的表面被严酷真空下生长出来的庄稼布局所打碎;零重力球形城市,包裹着透明膜的巨大无规则球体看上去就像是不可思议的阿米巴变形虫挤满了忙碌的细菌群落和动物群;十公里长的刺丛,几世纪以来一直在增长壮大,它们的内部单元、生活舱和生态环境看上去就像是从奥尼尔的皮绳和太空时代的启蒙时期剽窃而来;漫游森林覆盖了数百公里,仿佛巨大的漂浮海藻床,经由密蔽场和缠结的束束根茎和匐茎,连接着它们的刺丛和结点——球形的树状结构顺着重力的微风轻摇轻晃,然后被一条条笔直的日光所点燃,闪耀起亮绿和深橘之色,洒下旧地秋天的数百阴影;挖空的小行星,已经被它们的居民遗弃了很长时间,现在已经交付给自动化制造和重金属再生业,表面岩石的每一厘米都被锈蚀的建筑、烟囱、骨状冷却塔所覆盖,它们的内部聚变火光让每处煤渣之地都像是伍尔坎[1]的锻铁炉;巨大的球形船坞,仅因火炬舰船和巡洋舰大小的战舰在它们的表面川流不息,才显出它们的庞大规模,看上去就像是精子在袭击卵子;还有让人永生难忘的有机体,不知是河流向它们靠近,还是它们在飞临河流……这一有机体,可能是制造而出,又或者是天然生成,但很可能两者兼具,巨大的蝴蝶之形,张开的来自太阳的翼形能源,仿若昆虫的太空船,又好像是太空船的昆虫,它们经过时,触角朝河流、贡多拉和船上乘客转来,多面之眼在星光下闪烁,小型的展翅飞翔的身形——人类——在其腹部的开口处进进出出,那船腹的大小就和军部攻击航母的登陆飞船的船舱一般大小。

[1]伍尔坎:火与锻冶之神。

最后,他们来到了山脉——那其实是一整列山脉:有些隆起百来个环境舱,有些对着太空敞开门户,但仍旧人口稠密,有些由三十公里长的吊桥或者支流和其他山脉互相连接,其他一些则遗世而立,凛若君王,好多如禅园般空空荡荡、整齐匀称。然后是最后一座山脉,高高耸立,甚至比奥林帕斯山脉或者阿斯奎斯的希拉里山脉还要高。河流开始倒数第二次朝顶峰的坠落,随着船只突然以可察觉的可怕速度一头扎下最后的几公里,西奥、领事和阿朗德淄霎时脸色煞白,沉默无声,三人安静却惊恐地紧紧抓着横坐板。最终,在这最后的不可思议的百米段落中,河流毫不减速地散发出满满的能量,广阔的大气再一次包围了他们,船只来了个急停,浮在青草地上,在那儿,驱逐者部落的审理会正站立等待,岩石屹立成一个巨石阵的寂静之圈。

鲲·弩^小·说

“如果他们这么做是想震慑我,”西奥低声细语,船只撞击着青草河岸,“那他们成功了。”

“你为何要返回游群?”弗里曼·甄嘉问。这个女人缓缓踱步,在极小重力下优雅地迈步,唯有生在太空的人才有这种本事。

“是首席执行官悦石叫我来的。”领事说。

“你来这儿,明知我们会判处你死刑?”

领事实在是太绅士,太善交际,他没有耸肩。虽然如此,但他的表情还是传达出了同样的情感。

“悦石想要什么?”另一名驱逐者问道,这位男子由甄嘉引介为合格公民的发言人,考德威尔·闵孟。

领事重复了首席执行官的五个问题。

发言人闵孟交叉双臂,看了看弗里曼·甄嘉。

“我现在就来回答。”甄嘉说。她朝阿朗德淄和西奥看了一眼,“你们两人也请听好,万一带来这些问题的人无法和你们一起返回飞船。”

“等等,”西奥说,他走向前,面对着人高马大的驱逐者,“在作出判决前,你们必须考虑到一个事实——”

“安静。”发言人弗里曼·甄嘉命令道,但领事已经把自己的手搭到了他的肩上,让他住了嘴。

“我现在就来回答这些问题。”甄嘉重复了一遍。高高的头顶上,二十多艘小型战舰静默地一闪而过,这些被军部称为枪骑兵的舰船就像是一群鱼儿在三百倍重力水平下曲折行进。

“首先,”甄嘉说,“悦石问,我们为什么要攻击环网。”她顿了顿,看了看集结在那儿的另外十六名驱逐者,然后继续道,“我们没有。实际上,只有我们这一游群试图在光阴冢打开前占领海伯利安,除此之外,其他游群都没有攻击环网。”

三个霸主公民向前走了一步。甚至连领事也失去了他昏昏然的平静外表,差一点就要激动地期期艾艾起来。

“这怎么可能!我们看见了……”

“我看见了超光图像,就在……”

“天国之门被毁了!神林被烧掉了!”

“安静。”弗里曼·甄嘉命令道。在一片沉默中,她继续说道:“和霸主作战的只有我们这一游群。我们的姐妹游群就在远程环网第一次捕捉到它们位置的地方……正在远离环网,正逃离类似布雷西亚之战的进一步挑衅。”

领事揉揉脸,仿佛刚刚独自从睡梦中醒来。“但到底是谁……?”

“对极了,”弗里曼·甄嘉说道,“谁有这神通,能够实现这样一个伪装?谁有这一动机,想要屠杀亿万人类?”

“内核?”领事低语。

山脉正缓缓地旋转,它们即刻进入夜晚。一股对流风穿越了山脉的阶地,轻拂驱逐者的长袍和领事的三角帽,发出沙沙的响声。头顶,星辰似乎璀璨爆发了。巨石阵的庞大岩石圈似乎拥有内热,正散发着光芒。

西奥·雷恩站在领事身边,他很担心这个人会一头栽倒。“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西奥对驱逐者发言人说,“不能说明什么。”

甄嘉眼睛一眨不眨。“我们会给你看证据。凝结的空虚的发射定位器。发自我们姐妹游群的实时星野图像。”

“凝结的空虚?”阿朗德淄说。他长久以来的平静嗓音现在显得激动不已。

“就是你们所谓的超光。”发言人弗里曼·甄嘉走到最近的石头旁,一手抚触着岩石粗糙的表面,似乎在吸收内部的热量。星野在头顶旋转。

“现在回答悦石的第二个问题,”她说,“我们不知道内核的所在地。几个世纪以来,我们逃离它,对抗它,寻找它,害怕它。但我们没有找到它。你们必须告诉我们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已经向这个你们称为技术内核的寄生虫实体宣战了。”

领事似乎稍微松弛了些。“我们也不知道。从大流亡前开始,环网当局就一直在寻找内核,但内核就像传说中的黄金国一样难以寻觅。我们没有发现任何隐藏的世界,没有塞满硬件的大型小行星,在环网世界也没有它的任何踪迹,”他满脸疲惫地挥了挥左手,“我们都以为,你们把内核藏在了一队游群中。”

“我们没有。”发言人考德威尔·闵孟说道。

领事终于耸了耸肩。“大流亡在大测量中忽略了成千上万的世界。任何星球,如果在满分十分的地基尺度上打不满至少九点七分,我们就不会去睬它。内核可能在那些早期航行和探索线中的任何一处。我们永远不会找到它……要是真被我们找到,环网也早就被摧毁好多年了。你们是我们找到它下落的最后希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