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7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索亚的意思,是要放弃“拉斐尔”号那劳时伤神的搜索计划,直接跃迁到第一个驱逐者占领星系。

“那样做有啥好处,长官?”纪下士问。

“也许什么好处都没有。”德索亚神父舰长承认,“但如果这件事跟驱逐者有关,我们可能会在那得到一些线索。”

格列高利亚斯中士揉揉下巴。“对。”他说,“但我们也可能会被游群抓住。我们这艘船并不是教皇陛下舰队里装备最好的,希望您不介意我这么说,长官。”

德索亚点点头。“但它速度奇快,兴许大部分游群飞船都追不上。并且,也许驱逐者现在已经抛弃了那个星系……他们一向如此,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迫使圣神长城退后,对被占领的星球和民众大肆破坏之后,又象征性地布下周界防御线,离开星系……”说到此,德索亚顿了顿。他亲眼见过被驱逐者劫掠的星球,虽然仅是一颗——自由星——但他死也不愿再见到另一颗。“不管怎么样,”他说,“待在飞船上,结果都是一样。通常来讲,量子跃迁到长城外,得花上八到九个月的舰上时间,同时有十一年甚或更长的时间债。但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和往常一样,瞬时跃迁,加上三天的重生时间。”

持枪兵芮提戈举起手,在此类讨论中,他通常都会这么做。“还有一点需要考虑,长官。”

“哪一点?”

“驱逐者从来没有俘获过大天使信舰,长官,我怀疑他们究竟知不知道这世上有这种飞船。见鬼,长官,就连大多数圣神舰队都不知道大天使技术的存在。”

德索亚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芮提戈还在接着往下说:“所以我们是在冒很大的风险,长官。不只是我们自己,还搭上了圣神。”

一阵漫长的沉默。最终德索亚开口了,“你提的意见很好,持枪兵。我已经好生想了一遍,但圣神司令部修建这艘飞船的时候,给它装上自动重生龛,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刻跃迁至圣神领空之外。可以理解,如若必须,我们得率先进入偏地……进入驱逐者的领土。”神父舰长深深地吸了口气,“我去过那种地方,先生们。我烧掉了他们的环轨森林,杀出一条血路,逃出了游群。驱逐者……很怪异。他们试图去适应各种反常的环境……甚至适应太空……那真是……亵渎神明。他们可能已经不是人了,不过他们的飞船速度不快。‘拉斐尔’号可以进入他们的领地,一旦遭遇被俘的威胁,就可以立即转回量子速度。我们可以给它设定程序,一旦迫临被俘,就自毁。”

三名瑞士卫兵一声不吭,每个人似乎都在思量,那样做,将会让他们在尚未重生前就蒙受死亡——毫无警告的毁灭。也许,当他们像往常一样,在加速椅或是重生龛中沉眠的时候,沉眠却变作了长眠……至少此生不会再苏醒。十字形圣礼真是妙不可言——哪怕是粉碎的、烧焦的尸体,它也能让它们起死回生,那些再生基督徒,不论是被射死、烧死、饿死、淹死、闷死、刺死、压死或是病死,都可以重获肉体与灵魂——但它也有局限:如果连腐烂分解的时间都没有,譬如飞船的内部系统驱动器发生热核爆炸,就无法起作用了。

“我们会誓死追随于你。”最后,格列高利亚斯说道,他知道德索亚神父舰长发起这场讨论,只是因为他不愿命令手下冒险去做可能导致命遭真死的事。

纪下士和芮提戈只是点了点头。

“好。”德索亚说,“那我就这样给‘拉斐尔’号编程……如果在我们重生前,它没有机会逃脱,就引爆聚变引擎。我会仔细地定义‘走投无路’的各项参数,但我认为,那种情况发生的概率不大。我们醒来时,会在……上帝,我还没确认过呢,第一颗被驱逐者占领的特提斯星球是哪个啊?是不是太真星?”

“不,长官。”格列高利亚斯说,他正伏下身子看着“拉斐尔”号先前准备的搜索计划的硬拷贝星图,粗大的手指敲敲圣神之外一个划圈的区域,“是希伯伦,一颗犹太星球。”

“好,那么,”神父舰长说道,“咱们回各自的椅子,向传送地点出发。明年新耶路撒冷见[1]!”

[1]自公元前一世纪大卫王建立以色列王国起,耶路撒冷就成为犹太人的精神归属地。虔诚的犹太教徒希望能亲身去耶路撒冷朝圣,当一个犹太教徒向另一个犹太教徒告别的时候,他们会互相看看对方的眼睛,然后说“明年耶路撒冷见”。

“明年,长官?”持枪兵芮提戈正准备跃回躺椅,他飘浮在图表桌上方问道。

德索亚笑笑。“不过是句口头禅,是从我的一些犹太朋友那里听来的,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我都不知道咱们身边竟还有犹太人。”纪下士说道,他正飘浮在自己的躺椅上方,“我还以为,他们全都在偏地抱残守缺呢。”

德索亚摇摇头。“我曾经在神学院之外的大学念过研习班,那里有一部分皈依我教的犹太人。”他说,“别管了,我们很快就能在希伯伦遇到他们,系好了,先生们。”

神父舰长刚睁眼醒来,就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毫无疑问。费德里克·德索亚年轻的时候,远比现今放肆,有好几次和神学校的同窗出去买醉,其中一次,他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醒来——还好是独自一人,感谢上帝——但那是陌生城区里一张陌生的床,他全然不记得它是谁的,自己又是怎么去了那里。这次醒来,就跟当时一样。

德索亚睁开双眼,没有看见“拉斐尔”号封闭的自动重生龛,没有闻到飞船里臭氧和再循环汗液的气味,没有感觉到零重力下醒来的坠落恐惧,而是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看见一间很漂亮的屋子,处在相当标准的重力场。墙上到处是宗教圣像——圣母马利亚;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受难基督钉在其上,双眼神圣地上扬;还有一幅描绘圣保罗[2]殉道的画像。淡淡的日光从蕾丝窗帘中透射进来。

[2]圣保罗(3—67),亚伯拉罕的后裔,原名扫罗,起初不信耶稣,后得到拣选,悔改信主,改名为保罗,宣扬基督的福音。历史学家公认他是对于早期教会发展贡献最大的使徒。

德索亚感到精神恍惚,觉得这些东西似曾相识,一如那个给他端来清汤、与他闲谈的矮胖神父,那张和善的脸庞好像在哪里见过。最后,德索亚神父舰长的脑袋瓜终于开了窍:这是巴乔神父,负责重生的医疗神父,上次在梵蒂冈花园见过,他满心以为再也不可能见到他了。德索亚啜着汤,透过神父宅邸的窗户,望向外面淡蓝的天空,心中作如是想,佩森。他拼命想记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又回到了这里,但他所能回忆起的最后一件事,是与格列高利亚斯以及手下的谈话,爬出无限极海及蛇夫座70A的重力井那漫长的时间,然后是突如其来的传送。

“发生了什么?”他喃喃道,抓住那慈善的神父的袖子,“为什么……怎么?”

“好啦,好啦,”巴乔神父道,“先好好休息,孩子,等一下会有时间来讨论这一切的,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有的是时间。”

面对轻柔的声音、华美的光线、氧气富足的空气,德索亚慢慢平静下来,闭上双眼,沉沉睡去,开始做起不祥的梦。

午餐时分——继续喝汤——德索亚已心知肚明,那友善的胖胖的巴乔神父不打算回答任何问题:不说他是怎么到的佩森,也不说他的下属现在何处、状况怎样,更不解释他为什么不回答。“法雷尔神父就要来了。”这位医疗神父说道,似乎这句话能解释一切。德索亚的体力逐渐恢复,洗了澡,换好衣服,努力理好思绪,等待着法雷尔神父大驾光临。

晌午时分,法雷尔神父终于驾临。这是位高大瘦削的苦行神父——德索亚很快得知,他是基督圣心会的一名指挥官,对此,德索亚毫不吃惊——法雷尔的嗓音温和但字正腔圆,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灰褐色的双眼冷若冰霜。

“我完全理解你的好奇。”法雷尔神父说,“毫无疑问,还有些困惑。对于刚刚重生的人来说,这都是正常现象。”

“我很熟悉重生的副作用。”德索亚说着,透出一丝略带讽刺的微笑,“但我的确很好奇,我怎么会在佩森上醒来呢?在希伯伦星系发生了什么事?我的人怎么样了?”

法雷尔说话的时候,灰褐色的眼睛一眨不眨。“我先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神父舰长。格列高利亚斯中士和纪下士都安然无恙……在我们说话的当儿,他们正在瑞士卫兵重生教堂里,从重生的余效中恢复。”

“持枪兵芮提戈呢?”德索亚问。自他醒来,那不祥的感觉就一直挥之不去,现在更是扑打起黑暗的双翼。

“恐怕,是死了,”法雷尔说,“真死。已经替他执行过临终祈祷,他的肉体已经交付给深邃的太空。”

“他怎么会死呢……我是说,真死?”德索亚终于问了出口。他想要哭,但抑制住了,他不清楚那是出自单纯的悲伤,还是由于重生的副作用。

“对于详细情况,我并不清楚。”高个男子说道。他们两人正在神父宅邸那狭小的起居室里,那里通常用来召开会议和重要会谈。现在只有他们两人,但墙上的圣哲、殉教者、基督、圣母都正眼盯着他们。“情况似乎是,在‘拉斐尔’号从希伯伦星系返回的时候,自动重生龛出了问题。”法雷尔继续道。

“从希伯伦——返回?”德索亚问道,“恕我愚昧,神父,但是我给飞船设定了程序,除非遭到驱逐者军队紧紧追赶,不然不会离开那里。是出现了那种情况吗?”

“显然如此。”圣心会教士回答道,“正如我所说,我并不熟悉技术上的细节……也不擅长描述技术问题……但就我所知,你为大天使信舰编制的程序,是要它穿越驱逐者控制的领空——”

“我们必须到希伯伦,执行我们的使命。”德索亚神父舰长打断他道。

对于德索亚的插话,法雷尔毫无愠怒,他那不置可否的表情也没有丝毫改变,德索亚望着那双冰冷的灰褐色双眼,不敢再妄自发言。

“如我所言,神父舰长,据我所知,你为飞船编制的程序,是要闯入驱逐者领空,并且,如果没有遭到攻击,就进入环绕希伯伦的轨道,准备降落。”

德索亚默认了。他黑色的双眼回瞪着灰褐色的眼睛——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憎恨,但已准备好辩驳任何指控。

“也是基于我的理解,那艘……我想你的信舰名叫‘拉斐尔’!”

德索亚点点头。他现在意识到,对方措辞小心,故意问出答案很明显的问题——这都是律师的特征。教会有很多法律顾问,还有检察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