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1章 · 3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梵蒂冈派来更多士兵,对如何响应争论不休。

鲸逖中心曾一度是世界网的政治中心,而今却沦落成一个人口繁多、游人如织的花园星球,那里的叛变截然不同。尽管外世界旅客带来了伊妮娅那对抗十字形的病菌,但这个星球的问题主要集中在阿吉拉·茜尔华斯基大主教身上。她是个心机颇重的女人,在两个世纪前,就妄想接管星球总督一职,在鲸心上展开独裁统治。当初在众枢机中耍阴谋手段,意欲推翻永任教皇再次当选的幕后黑手正是这位茜尔华斯基大主教。但她功败垂成,只得在鲸心上筹划了一出模仿大流亡前宗教改革的运动,向天下宣布,鲸逖中心的天主教会从此将承认她为教皇,并将永远脱离“腐败”的星际圣神教会。由于她行事周全,一开始就买通了当地负责重生仪式的主教,控制了重生圣礼——也就控制了当地的教会。更重要的是,大主教用土地、财富和权势争取到了当地圣神军的支持,之后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政变——圣神军政变,将鲸逖星系的多数高级官员都赶下了台,并以新教会的拥护者取而代之。大天使星舰倒没有用这种办法夺取,但有十八艘巡洋舰和四十一艘火炬舰船全力承担下了任务,防卫鲸心的新教会,还有它最新任的宗座。

星球上上万名忠诚的教会成员群起抗议,最后都被逮捕,被施以逐出教会的威胁——立即剥夺他们的十字形——然后被释放,但大主教(即新教皇)的新教会安全部队将会对他们施行密切监视。鲸心上有不少神职组织——最著名的是耶稣会——拒绝效忠。他们中大多数人都被悄悄逮捕,然后逐出教会,最后被处决。然而还是有几百人逃脱,散布在各地,进行着抵抗运动——起初是非暴力性质的,后来变得激烈起来。许多耶稣会士在从事平民化的神职工作前,曾在圣神军中服过役,担任过神父舰长,于是他们的军事本领又有了用武之地,在星球上掀起了大型的破坏运动。

🐬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乌尔班十六世和圣神舰队顾问斟酌着面前的选择。由于德索亚神父舰长不断地骚扰着圣神舰队,由于需要派送舰队前往几十个星球来平息伊妮娅病原体的叛乱,要在天山星球展开伏击也有一定的后勤需要,所以,向驱逐者发起的伟大圣战已经被延迟,原本意欲挥出的重拳脱离了路线。而现在,又发生了这次扰乱大局的叛变。马卢欣元帅的建议是不理会大主教创立的异教,等把政治和军队的根本目标达成,再回来收拾她,但教皇乌尔班十六世和国务秘书卢杜萨美打算转移二十艘大天使飞船、三十二艘老式巡洋舰、八艘运输舰、一百艘火炬舰船,让它们开赴至鲸逖中心——但它们用的是老式霍金驱动器,抵达鲸心将会造成好几个星期的时间债。一旦在星系内集合,特遣部队将奉命克制反叛军的抵抗火力,进入鲸心轨道,命大主教和那些拥护她的人立即投降,如果对方抗命不从,就动用武力,以新教的基础设置为目标,将星球整个摧毁。之后,数万名海兵将从天而降,登陆星球,占领余下的都市中心,重新确定圣神和圣母教会的统治。

在旧地星系的火星,虽然多年来圣神一直从太空中进行轰炸,从轨道上不断进行军事入侵,但叛变情况愈发恶化。两个标准月之前,在佛波斯流亡宫殿的一场自杀式核武袭击中,克莱尔·帕洛总督和罗伯逊大主教双双殉职,命享真死。圣神作出了惨无人道的回应,他们将附近行星带中的小行星转移过来,投进火星,还进行地毯式等离子弹轰炸,小行星轰炸后扬起了新的行星尘,他们便每夜进行切枪光束攻击,就像是无数致命的探照灯纵横交错地照过冻结的沙漠。虽然用死光会更加有效,但圣神舰队的计划人员只是以火星作为对象,杀鸡儆猴。

但结果却完全出乎圣神的意料。火星上经过地球化改造的环境,由于多年来缺乏维护,业已变得不太稳定,现在终于崩溃。现在,星球上有适宜呼吸空气的地方仅限于希腊盆地和另外几个低地势的区域。随着气压降低,海洋要么蒸发殆尽,要么在两极重归封冻状态,变成了永冻地壳。最后连绿植和树木也灭绝了,只剩下原始的白兰地仙人掌和钉莓果园,它们在这种近乎真空的条件下顽强地生存着。沙尘暴将会持续好几年,以至于圣神海军都无法派巡逻兵在这颗红色星球上活动。

但是,火星人——特别是好战的巴勒斯坦火星人——却适应了这种生活,早已准备好应对这一意外。他们放低姿态,继续坚持,时刻等待,一有圣神士兵登陆,便将他们杀死。其余火星殖民地的圣徒教士极力敦促进行最后一次纳米改变,以适应星球原来的面貌。成千上万人都赌了这一回,他们让分子机械改变了自己的身体和DNA,适应这个星球。

令梵蒂冈更加感到不安的是,人们以为早被消灭的火星战团如今又死灰复燃,他们的飞船一直隐藏在遥远的柯伊伯带,现在又现身了,并在旧地星系和圣神舰队的护卫舰展开了一系列游击战,空战就此爆发。在这些战斗中,虽然圣神舰队以一敌五,占有优势,但伤亡数量实在是大得无法接受,维持火星行动的代价实在是高得可怕。

马卢欣元帅和联合首领向教皇陛下提出建议,认为应该削减伤亡,暂且撇下旧地星系这个化脓溃烂的地方。元帅向教皇保证,这个星系的势力绝不会向外拓展。他还指出,由于火星已经不具防守能力,所以旧地星系已经不再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教皇聆听了他的话语,但拒绝下令撤军。在每一次会议上,卢杜萨美枢机都会强调将旧地星系保留在圣神统治范围内的重要性(虽然只是象征性的)。教皇陛下决定稍后再作决定。于是舰船、人员、钱财和原料的大出血还在继续。

在无限极海,叛变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参与者主要是潜艇走私者、偷猎者、拒绝接受十字之道的一众倔强的土著,但由于伊妮娅传染源的到来,叛变的巨浪现又重新掀起。如今,无人护送的圣神渔猎舰队几乎已无法进入庞大的渔猎区。自动化渔猎船舰和孤立的漂浮平台受到攻击,沉至海底。越来越多的致命灯嘴鱼浮上浅水,圣神当局无法解决这些难题,简·凯莱大主教怒不可遏。米兰德里亚诺主教建议他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结果被凯莱逐出了教会。于是米兰德里亚诺转而宣布大南海脱离圣神和教会的控制,有上千信徒追随这位魅力无穷的领袖。梵蒂冈派出更多的圣神舰队舰船,但面对叛军、大主教军、主教军和灯嘴鱼这四方面的纷繁复杂的斗争,他们也束手无策。

在这片混乱和屠杀的背景下,伊妮娅的论道信息和共餐信息飞速地传播着。

叛变——暴力和心灵两个层面——在各处爆发:伊妮娅去过的那些星球,伊克赛翁、帕桃发、阿姆利则、格鲁姆布里奇·戴森D;在青岛-西双版纳,流传出搜捕各地非基督徒的消息,一开始引发了一片恐慌,接着圣神受到了无情的抵抗;在天津四丙,詹弩共和国宣布十字形携带者将被斩首;在富士星,伊妮娅的消息被圣神商团的叛变成员带来,就像行星火风暴一般传播开来;在沙漠星球维图-格雷-巴里亚那斯B,伊妮娅的教义经由来自“希毕雅图的苦涩”的难民携来,这些人终于明白,圣神的生活方式将会永远毁灭他们的文化,于是阿莫耶特光谱螺旋的人民开始了战斗。在战斗的第一月,吉罗唐巴市得到解放,很快,他们就包围了庞巴西诺。基地指挥官索尔兹涅科夫大叫着向圣神舰队求援,但梵蒂冈和圣神舰队指挥官都分身乏术,命他耐心一点,并威胁如果索尔兹涅科夫无法以一己之能解决叛变,就将他逐出教会。

索尔兹涅科夫最后的确解决了,但并不是以圣神舰队或教皇陛下赞同的方式:他向阿莫耶特光谱螺旋军求和,并签下停战协定,条件是只有得到土著的批准,圣神军才可进入乡村的地界。作为回报,庞巴西诺可以继续存在下去。

索尔兹涅科夫、冯纳拉上校和其他几名基督徒还在坐等梵蒂冈和圣神舰队的惩罚,但光谱螺旋的人民已经来到庞巴西诺开始贸易,被伊妮娅改变的平民也隐身其中,他们和士兵见面、对食对饮,而那些士兵又在垂头丧气的圣神男女间游走,述说故事,奉上共餐礼。许多人都接受了。

这些,当然只是那晚成百上千个圣神星球上发生的一些渺小事件。那是我在天山上度过的最后一个伤心夜。当然,我并没有猜测这些事件,但如果我能的话——如果我已经掌握了技巧,知道如何通过缔之虚了解到这些事情——那我也不会在乎。

伊妮娅爱过另一个男人,他们还结了婚,她没有提离婚或死亡……这段婚姻必定仍旧维系着。她甚至还有个孩子。

我在洛京和悬空寺以东的冰雪山脊上发狂般地行走了几个小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草率的行动中并没有摔下悬崖,就此丧命。最后,我终于清醒了过来,沿着山脊和坐式升降绳返回。我还是想在天亮前回到伊妮娅的身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