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 • 四

[奥地利]斯蒂芬·茨威格2020年02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黄金和珍珠

现在终于得到了证实,他们亲眼见到了这海洋。但是,他们还要走到它的岸边,去亲自感受这浩淼的海水,要去亲自触摸拍来的海浪,尝尝海水的滋味,还要去敛取海滩上的胜利品!他们从山上走下来的路程用了两天的时间。为了找到一条从山麓到海边的捷径,巴尔沃亚把队伍分成了若干小组。在阿隆索·马丁率领下的第三组首先到达海滩。这个探险小组的全体成员,甚至连一般的士兵,全都充满追求功名的虚荣心,渴望着不朽的声名,以致这个平庸的阿隆索·马丁也赶紧让文书用白纸黑字写下一份文件,证明他是第一个在这尚未命名的水域中弄湿了自己的脚和手的人,为自己如此渺小的“我”记下一笔像一粒尘埃似的不朽事迹。这以后他才向巴尔沃亚报告,他已经到达海边,并且已用自己的手触摸过海水。巴尔沃亚又立刻为自己想出一种新的慷慨激昂的姿态。第二天,刚好是9月29日的米迦勒节,他在海滩边出现了,随身只带着22名同伴。为了使自己像圣米迦勒一样全身武装,在庄严的仪式中占领这新的海洋,他没有急急忙忙走到海水中去,而是俨若这海水的主人和受贡者,坐在一棵树下休息,神气十足地等待上涨的海水把波浪轻轻拍到他的脚上,好像一条顺从的狗用舌头舔舐他的脚。然后他才站起身来,把盾牌负在背上——盾牌在阳光下像一面镜子似的闪闪发亮——一手握着剑,一手举着那面有圣母图像的卡斯蒂利亚旗帜,走入海水,一直走到海浪拍击他的两髋,才全身浸泡到这一片陌生的汪洋之中。接着,巴尔沃亚——这个从前的叛乱者和亡命之徒,现在是国王最忠实的仆人和凯旋者——向四面挥动着旗帜,一边高声喊道:“卡斯蒂利亚、莱昂[20]、亚拉冈的尊贵而又伟大的君主斐迪南[21]和胡安娜[22]万岁!我要以他们的名义,为卡斯蒂利亚王室的利益,去真正地、永远地、实实在在地占领这里的所有海域、陆地、海岸、港口和岛屿。我发誓,无论哪个亲王或者船长,不管他是基督教徒还是异教徒,也不管他是什么信仰或者什么地位,只要他胆敢对这里的陆地和海洋提出任何权利,我就要以卡斯蒂利亚二王的名义进行保卫,因为这里的陆地和海洋现在已是二王的财产,只要世界存在和最后审判的那一天以前,就永远是他们的财产。”

[20] 莱昂(León),9世纪时西班牙西北部的莱昂王国,1230年后归属卡斯蒂利亚王国。

[21] 斐迪南,即斐迪南二世。                                                

[22] 胡安娜(Juana, 1479—1555),亚拉冈国王费迪南德二世和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所生之女,后继承母亲在卡斯蒂利亚的王位,1505至1516年间由其父摄政。

所有这些西班牙人都重复了这样的誓言。他们宣誓的声音压过了大海的啸声。现在,每人又都用嘴唇舔了舔海水,文书安德烈斯·德·巴尔特拉瓦诺再次记录下这一幕占领仪式,用下面的话结束他的文件:“这22人以及文件撰写人安德烈斯·德·巴尔特拉瓦诺是用自己的脚踏进这南海的第一批基督教徒,他们每人都亲手试过这里的水,并且用嘴尝过,为的是要弄清它是否像其他海里的水一样是咸水。当他们知道确实是咸的海水时,他们齐声向上帝感恩。”

伟大的事业已经完成。现在就要从这英勇的冒险行动中得到实惠的好处。这群西班牙人从一些土著人那里缴获或者换来一些黄金。不过,在他们的胜利喜悦中,还有一件新的意外好事在等待他们。这就是在附近的岛屿上可以找到许许多多的珍珠,在印第安人给他们送来的一捧一捧值钱的珍珠中,有一颗塞万提斯和洛佩·德·维加[23]都曾赞美过的名叫“佩莱格里纳”的珍珠,因为它作为一颗最漂亮的珍珠装饰在西班牙和英国国王的王冠上。这群西班牙人把这种宝贝塞满了所有的大大小小的口袋;但在这里,珍珠并不比贝壳和沙粒更值钱。当他们贪婪地进一步打听他们认为最最重要的东西——黄金的时候,一名印第安人酋长指着南边地平线上那一溜隐隐约约的山脉说,山那边是一片有着无穷宝藏的土地,那里的统治者举行欢宴时用的全是黄金制的杯盘。还有四条腿的硕大牲口——酋长说的是美洲驼——把最贵重的东西一包一包地往国王的宝库里驮。他把这个大海南边山背后的国家的名字说了出来,听上去好像是“皮鲁”,声音悦耳,却又非常陌生。

[23] 洛佩·德·维加(Lope de Vega, 1562—1635),与塞万提斯同时代的西班牙著名剧作家,西班牙戏剧的奠基人。

巴尔沃亚凝望着酋长那只伸开的手所指的远方,在那里,只有山峦消失在茫茫的天际。这个声音柔和、富有魅力的“皮鲁”二字立刻铭记到他的心中。他的心不平静地怦怦跳动着。这是他一生中第二次意外获得的伟大预示。柯马格莱所预示的关于附近南海的第一个使命已经完成。他找到了这富有珍珠的海滩和南海。说不定这第二个使命:去发现和征服这个地球上的黄金之国——印加帝国[24]的使命,他也能胜利完成。

[24] 印加帝国,15世纪在南美太平洋沿岸地区建立的帝国,1533年被皮萨罗率领的西班牙殖民者所灭。

 

神明很少保佑……

巴尔沃亚还一直在用贪婪的目光凝望着远方。“皮鲁”,即“秘鲁”这个名字,犹如一口金钟在他的灵魂深处荡来晃去。不过,这一回他不得不忍痛放弃!他不敢再去冒险了。带着二三十个疲惫不堪的人,他是不可能去征服一个王国的。也就是说,他必须先返回达连,等养精蓄锐以后再沿着现在找到的这条路去征服那新的黄金之国,而在回来的路上他们遇到的困难依然不少。这群西班牙人必须再次艰难地穿过热带灌木丛林,必须再次战胜土著人的袭击。尤其是现在他们已不再是一支战斗的队伍,而是一小队患着热病、用最后一点力气蹒跚地行走着的人群。巴尔沃亚本人也已接近死亡的边缘,由几个印第安人用一张吊床抬着。这支队伍经过艰苦卓绝的四个月行军,终于在1514年1月19日重新回到了达连。但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行动之一毕竟是完成了。巴尔沃亚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每一个同他一起冒险到达那未知地区的人都变得富裕了。他的士兵从南海沿岸带回家来的财宝之多,是哥伦布和另外几个西班牙征服者所不能比拟的,其他一切殖民者所得到的也只有他们的一部分。巴尔沃亚把战利品的五分之一进贡朝廷。作为一个凯旋者的他,在分配战利品的时候还给自己的狼狗莱昂西科留了一份,以报答它如此凶狠地撕咬掉那些不幸土著人的皮肉。它所得到的酬劳和任何一个参战者一样:500金比索。对此无人非议。在巴尔沃亚取得这些成就之后,在这块殖民地上再也没有人对他作为总督的权威有所争议。这个冒险家和叛乱者像一个神似的被人崇敬。他可以自豪地向西班牙送去如下的消息:他为卡斯蒂利亚朝廷完成了自哥伦布以来最伟大的业绩。他的时运就像旭日东升,穿过了一切迄今压在他生命之上的阴云,而现在,正是红日中天。

然而,巴尔沃亚的好景不长。几个月后的一天,那正是阳光灿烂的六月天气,达连的居民令人奇怪地聚集在海滩上。一张白帆在海面的地平线上出现,在这个偏僻的世界角落里,这本身就是一桩奇迹。可是你看,紧接着又出现了第二张白帆、第三张白帆、第四张、第五张白帆,不一会儿已经看到十艘帆船,不,十五艘,不,二十艘帆船——是整整一支舰队在向海港驶来。他们很快就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巴尔沃亚的信引来的,但不是报告他凯旋的那封信——那封信还未到达西班牙,而是他早先那封信,他在那封信里第一次转述了印第安人酋长关于附近南海和黄金国的报告,并请求派来1000名士兵,以便去占领那些土地。西班牙朝廷毫不迟疑地为这样一次远征行动派来了一支如此强大的舰队。不过,塞维利亚和巴塞罗那方面根本就没有想把这样的重任托付给一个像巴尔沃亚这样声名狼藉的冒险家和叛乱者。因此,一名真正的总督——出身富豪贵族、深孚众望而年已60的佩德罗·阿里亚斯·达维拉(通常称做佩德拉里亚斯)[25]被同时派遣而来。他将作为国王的总督在这块殖民地上最终建立起秩序,对以前发生的一切越轨行为绳之以法,同时要去找到南海和征服那预言中的黄金之国。

[25] 佩德拉里亚斯(Pedrarias),非缩写的全名是佩德罗·阿里亚斯·达维拉(Pedro Arias de Avila, 1440?—1531),1514至1526年任西班牙驻达连和巴拿马的总督,1519年处死巴尔沃亚,同年建立巴拿马城,1526年后调任尼加拉瓜总督。

因此,对佩德拉里亚斯说来,处境是令人不快的。他一方面肩负这样的使命:要追究叛乱者巴尔沃亚驱遂前总督的责任,如果证明他有罪,那么就将他逮捕,要不,就证明他无罪;另一方面他又负有去找到南海的使命。但是,当他换乘的小船刚一靠岸,他就立刻知道,正是这个他打算审讯的巴尔沃亚已亲自完成了这一了不起的行动,正是这个叛乱者已庆祝过佩德拉里亚斯所指望的凯旋。巴尔沃亚为西班牙朝廷作出了自发现美洲以来最伟大的贡献。不言而喻,他现在不可能把这样一个人像一个恶劣的罪犯似的送上断头台,而必须礼貌地向他问候,热忱地向他祝贺。不过,从此时此刻起,巴尔沃亚实际上已经失败。佩德拉里亚斯永远不会原谅这个竞争对手独自完成了这一行动,因为这是一项派佩德拉里亚斯来实现的行动,而且它肯定会给他带来千古流传的荣誉。所以,他虽然为了不过早地去激怒这些殖民者而不得不把对他们的英雄——巴尔沃亚的仇恨隐藏起来,把追究责任的事无限期地拖延,甚至把自己还留在西班牙的亲生女儿许配给巴尔沃亚,以制造一种和平的假象,但是,他对巴尔沃亚的仇恨和嫉妒并未有一丝一毫的减少,而只会不断增加。现在,在西班牙的人也终于知道了巴尔沃亚所完成的业绩,一张委任状已从西班牙送到这里,补授这个从前的叛乱者以适当的头衔,即同样任命他为总督,并且告知佩德拉里亚斯,凡遇重大事情都必须同他商量。然而,这一片土地对两个总督来说毕竟是太小了,其中必然要有一个屈服,以致最后垮台。巴尔沃亚感觉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遭到不幸,因为佩德拉里亚斯手中掌握着军权和司法权,于是他打算第二次去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因为他第一次这样的尝试获得了出色的成功。他请求佩德拉里亚斯允许他装备一支远征队,到南海沿岸去探察并占领它周围的辽阔土地。不过,这个老叛乱者的秘密意图是:他到大海的彼岸去,是为了摆脱一切监视,他要自己建立起一支舰队,要使自己成为那一片土地上的主人,并且一旦有可能,就去征服传说中的秘鲁——新世界的黄金国。佩德拉里亚斯诡谲地同意了:如果巴尔沃亚在这次行动中丧了命,岂不更好;如果他获得了成功,那么以后仍然有时间再把这个过于贪图功名的人置于死地。

就这样,巴尔沃亚又开始到不朽的事业中去寻求新的庇护。也许,他这第二次行动比第一次更加辉煌,但是,尽管历史总是给予有成就的人以光荣,这第二次行动在历史上却没有享受到和第一次同样的荣耀。巴尔沃亚这一次横越地峡的时候,不仅带着自己的人马,而且还让成千名土著人拉着木材、木板、船帆、铁锚和四艘双桅帆船用的绞盘翻山越岭,因为他到了山那边以后要首先建立起一支舰队,然后才能去强占所有的沿岸地区,去征服那些盛产珍珠的岛屿和传奇般的秘鲁。可是这一次,命运却同这个勇敢的冒险者作起对来:他接二连三地遇到新挫折。在穿过潮湿的热带灌木丛时,蠹虫蛀毁了木材;到达以后发现木板已全部霉烂,不能再使用。但巴尔沃亚没有气馁,他在巴拿马海湾让人砍下新的木料、锯成新的木板。他的才干创造了真正的奇迹。眼看一切又都要成功:准备航行在太平洋上的第一批双桅帆船已经建造好了,可是突然之间,停泊着竣工船只的河流洪水暴发,造好的船被冲走了,并在大海上撞击得粉碎。巴尔沃亚不得不第三次重新开始。两艘双桅帆船终于又建成了。只需要再有两三艘这样的船,他就可以出发了,去占领那一片自从那个印第安人酋长用一只伸开的手指着南方和他第一次听到那诱人的名字“皮鲁”以来日日夜夜梦想着的土地。现在,只要再有几个勇敢的军官和一支精良的后备部队,他就可以去建立自己的王国了!只要再有几个月的时间,只要他胸中的这项大胆计划稍微碰上一点好运气,那么世界历史上战胜印加人、征服秘鲁的就不会是皮萨罗,而是巴尔沃亚了。

然而,命运即使对它最喜爱的宠儿也不是永远慷慨无度的。众神除了保佑这个不能永生的人完成了一项不朽的事业以外,再也没有保佑他。

 

毁灭

巴尔沃亚以坚强的毅力准备着自己的宏伟计划。但是,恰恰是这种大胆计划所取得的成功,给自己招惹来危险,因为佩德拉里亚斯的猜忌目光一直在不安地注视着自己这个下属的意图。也许是由于叛徒的出卖,他得到了情报,知道巴尔沃亚野心勃勃地要建立自己的统治;也许是纯粹出于嫉妒,怕这个从前的叛乱者第二次获得成功。总而言之,他突然给巴尔沃亚寄去一封非常恳切的信,信中说,在他最终开始远征以前最好回到阿克拉——达连附近的一座城市——再商谈一次。巴尔沃亚希望能进一步得到佩德拉里亚斯的兵力支持,于是按照信上的邀请立即返回。一小队士兵在城门外迈着正步向他走去,好像是去迎接他似的。他高兴地急忙向他们走去,为的是要去拥抱他们的队长——他自己的多年战友、发现南海时的同伴、自己信赖的朋友弗朗西斯科·皮萨罗。

但是,皮萨罗却把手重重地按在他的肩上,宣布他已被捕。皮萨罗也渴望着做出一番不朽的事业,也渴望着能去占领那黄金国,所以,当他知道要除掉这样一个肆无忌惮的挡路人时,心里并非不乐意。佩德拉里亚斯总督开始了这场所谓叛乱的审判,并且很快进行了不公正的判决。数天以后,巴尔沃亚和他自己几个最忠实的伙伴一起走上了断头台。只见刽子手的刀斧一闪,滚落在地上的那个头颅上的眼睛在一秒钟之内就永远闭上了,这是人类的第一双眼睛——它们曾同时看到过环抱我们地球的两个大洋。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只是第一个欧洲人的眼睛,并不是人类的眼睛,第一双瞭望两洋的人是那个不记名的印第安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