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落花 1.犹疑不决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想想看,或许没有比樱花更幸福的花卉了。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自古老的平安朝以来,樱花就是百花之王,《千家流传集》中也记载“樱为花中之首”。

春暖四月,花开烂漫的樱花确实是花之王者,她的华丽加上飘落时的干脆,更是招惹

人心,油然而生惜花之情。

正如人称“七日樱”那样,樱花寿命短暂得顶多不到一个礼拜,但她作为花朵的表现力却极强,当做插花素材时也备受重视。

也因为如此,偶尔也会有人讨厌她,像千利休等人,就禁止在茶道中使用樱花做装饰,茶道讲求优闲恬静,“樱花太过华丽而不适合”,这正显现出千利休才具有的执拗。

不论如何,樱花培育了日本人美的意识,激起过种种情思,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久木对樱花的认识,也同样在迷恋花的美丽的同时,心中一隅也怀有某种郁闷嫌烦的感觉,那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生活跟不上花儿那匆匆的脚步,没有追忆匆匆花事的余裕之故。

每年随着樱花季节的接近,电视上总要报导樱花锋面何在,什么地方的樱花开了几分,什么地方的樱花已经全部盛开的消息,播出樱花胜地的美丽画面,但他几乎不曾充分享受过那些美景。

虽然想过到樱花盛开的地方悠哉悠哉地赏花,结果总是忙于工作,只看看住家附近街边的樱花和市内公园的樱花就算了事。

他就像“无静心”所形容的一般,心灵无暇静息,徒留慌乱不定,樱季结束后反而松一口气。

就这样循环往复,让他产生对樱花的焦虑。但今年却和往年有所不同,倒是拜托调至闲差所赐,这个春天总算可以饱览樱花之美,幸运得有些讽刺。

提到赏樱,最先想到的是京都的樱花,像平安神宫的垂枝樱、投射灯照亮的白川沿岸夜樱,还有醍醐寺、仁和寺、城南宫等无数以樱花闻名的寺院神社。

过去,久木利用到关西采访洽公的机会,走马观花地欣赏过这其中的几处樱景。

他们各有各的美,有的华丽得叫人屏息静观,但换个角度看,又难免不觉得那些樱景略嫌整饰过度。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京都的樱花和周围的古老寺社及庭园景致融和得很好,城后又有绿色群山衬托。花已出色,更有绝妙的背景把花来衬托,要说起来倒和靠附加价值吸引人的名牌商品有些相像。

让众人感动赞美的樱花虽好,但只靠樱花原本的美而清冽动人的樱花也让人不舍,那些少人观赏、静静伫立绽放的樱花更另有一番风情。

想来想去,久木想到伊豆的修善寺。那里离东京不远,又是群山环绕的温泉乡,樱花和旅店都有着悄然宁静的气息。

久木决定下来以后,和凛子一起出发,是在四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晚上。

照往年的赏花季节来看,时间是有点晚,但进入四月以后骤降气温,延长了花期,伊豆一带此时樱花全开。正是春酣时节,虽同属春意盎然但这一天用春意形容较为贴切。

久木和凛子从涩谷房间出发,他穿着浅褐色的开襟衬衫,同系列的深色上衣外套,一身轻装。凛子则身穿浅粉色套装,系着花丝巾,头戴灰帽,手上拎个稍大的旅行袋。

出发的前一天,凛子回家拿春装的时候,应该见到了他先生,但还没听她提起任何这方面的话题。

究竟凛子的家庭后来怎样了?

从计划这趟旅行开始,久木就关注着这事,但还是忍住了没问。看凛子也保持着缄默,或许她不太想说。

只是她在四月初回横滨娘家后,曾不经意地说过“妈妈要我把事情理清楚”。

不用问也知道是凛子和先生的关系。

凛子的母亲已经知道女儿和先生失和,也知道女儿有外遇,经常外出幽会。她对此很气愤,在三月中旬时就曾严厉责骂过凛子,说女儿害她没脸见人。

在那之后,凛子母亲看不过女儿继续外遇,要求凛子尽快做个了断。

可是久木听凛子说过,是她先生不肯离婚,他把这当做是对妻子的报复,对此凛子的母亲又做何感想呢?

久木问过这点,凛子只说“跟她说她也不懂”,不得要领。

的确,明知老婆外遇却不答应离婚,世上竟会有这样的丈夫或许是凛子母亲那种旧式女人所无法理解的。

“她说应该三个人一起好好谈谈。”

三人好像是指凛子、先生和母亲三个人。

“妈妈很喜欢他,好像觉得只要坐下来谈一谈,就能把问题解决了似的,可是我做不到,我总不能在那种场合说我们夫妻鱼水失欢吧!”

若问起凛子对先生的不满,从性格不一致,最终还是会落到性问题上,尽管同样是要分手,但凛子的本意是不想公开讨论这种事情。

久木的家庭也一样,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这边是太太逼他离婚,他还没答应。和凛子的感情已经如此之深,似乎答应离婚也可以,可真要离婚时心里又有些别扭。因为事情没那么单纯,一切皆因自己任性胡为而起,心中自有愧意,又不知该如何跟亲朋好友说明、解释。再说,凛子还没干脆分手,自己倒先离婚,这也令他有些不安。最重要的是,彻底推翻持续近三十年的生活方式令他烦闷,甚至有些畏缩不前。

不论如何,离婚是最终的手段,没什么好急的,这种想法使他停留在迈出那决定性的一步之前,裹足不前。但是太太的感受又如何呢?

这一阵子即便回家,两人之间也几乎没有交谈,不是就眼前需要最小限度的事情沟通,就是再次匆匆忙忙地出门,早已经没有任何争执。人一旦进入相应的环境,就会跟着习惯不成?夫妻两人就维持着这么冷淡至极却奇妙平稳的关系。

当然太太的态度并不会因此软化,四月初久木回家的时候,太太再度提醒他:

“那件事你不会是忘了吧!”

久木霎时想起在离婚证书上签字的事,只“啊!”了一声,轻轻点头,一直没做任何回应。

他紧接着想出门时,太太追上来说:

“我从明天起也不在这里了。”

“要去哪里?”他随口问,突然惊觉现在并没有质问太太去处的立场。

“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太太的态度果然冷淡,令他无法纠缠。

任何时候女人的态度总是毅然明确的,分手时尤其坚决果断,无论是凛子还是太太文枝,一旦决定分手,便坚决地毫不动摇。比起来,男人总是那么暧昧不定,不仅是久木,所有男人都一样,还总是犹豫不决,缺乏决断力。

或许自己和太太的关系也该清楚地做个了断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