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47.极光的上空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摩根怀疑,五百公里上方的塞苏伊教授是不是也在目睹如此壮丽的景观。磁暴正在迅速增强,眼下全世界许多非紧要的短波无线电一定中断了。摩根吃不准他是听到还是感觉到一阵飒飒声,犹如落叶的沙沙声或者枯枝折断的噼啪声。这声音肯定不是从扬声器系统里传来的,因为他把线路断开以后声音依然存在。

一幅幅带绯红色边缘的淡绿色火帘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拉着遮蔽了天空,然后缓慢地来回抖动起来。太阳风正以每小时百万公里的速度从太阳吹向地球,直到更远的地方,而这些火帘在阵阵太阳风的袭击下颤动着。即便在火星上,眼下也有幽灵般微弱的极光在闪烁。朝着太阳方向,金星充满毒气的天空在熊熊燃烧。在皱褶的火帘上方,长长的射线恰似半开着的扇子的支骨,在地平线上扫荡,有时它们像巨型探照灯的光束,径直射入摩根的眼睛,晃得他几分钟内什么也看不见。已经没必要关掉密封舱的照明灯以避免晃眼了,外面空中的焰火灿烂辉煌,足以借着它的亮光阅读。

两百公里。蜘蛛车还在无声无息、轻快地攀登。很难相信他在一小时以前才刚刚离开地球——确切地说,很难相信地球依然存在,因为眼下它正在火焰峡谷的两壁之间飞升。

这种错觉仅仅延续了几秒钟,此后,磁场和迅速接近的带电云层之间短暂而不稳定的平衡被破坏了。但是在之前那一瞬间,摩根完全可以相信,他正在从一个峡谷的底部升上去,峡谷深不可测,使得火星的马里纳里斯大峡谷相形见绌。不久之后,闪亮的峭壁——至少一百公里高——变成了半透明体,星光透射过来。他能看清它们的真面目——只是一些放射出荧光的幻象。眼下蜘蛛车正爬到光帘上方,就像飞机穿越低空云层一样,把令人激动不已的景色留在了下面。

摩根从火雾中冒出来,火雾在他下面扭转翻腾。好多年以前,当他乘坐定期远航的大海轮在热带洋面上夜航的时候,曾经在船尾同其他旅客聚在一起,入迷地欣赏过船尾浮游生物发光的奇迹,陶醉在它的绚丽之中。这时在他下方闪烁着的蓝色和绿色亮光,可以与他当时看到的浮游生物相媲美。他不由自主地想象自己看到了居住在大气层顶部、平时看不见的巨兽在自由翱翔……

他险些忘了自己的使命,等他回过神来,想到自己的职责,心里着实大吃一惊。

“蜘蛛车的电力情况怎么样?”金斯利问,“蓄电池只能再用二十分钟。”

摩根瞟了一眼仪器控制板,“下降到百分之九十五,但我的攀登速度已经增加了百分之五。我现在的运行时速是二百一十公里。”

“差不多吧。蜘蛛车受到的重力减少了——在你的高度上降低百分之十。”

对于被绑在驾驶椅上、身穿几公斤重宇航服的摩根来说,恐怕未必能感觉出如此微小的变化。然而,他的全身却洋溢着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使他不由怀疑自己是否吸入了过量的氧气。

不,氧气的流速完全正常。他不过是被下面的奇观弄得太兴奋了——眼下那种景观开始暗淡,向南北两个方向退去,仿佛在撤回极地大本营。他之所以感觉飘飘欲仙,大概是因为心中怀着那种兴奋之情,他运用了前人未曾在天地间试验过的技术,使这次作业得以一路顺风。

这种解释完全合情合理,但无法完全说明他的幸福感和喜悦感。沃伦·金斯利喜欢潜水,他经常告诉摩根说,在海里失重的环境下就有这样的感觉。摩根从没体验过那种感觉,但他现在领略到那是什么滋味了。他所关注的全部事业,仿佛都已被遗忘在下面——那个现在已被一串串渐渐暗淡下去的光环和巧夺天工的极光图案笼罩的行星上了。

星星逐渐恢复原样,不再受到来自地极的神秘入侵者的挑战。

摩根聚精会神地向中天看去,希望能看见轨道塔,但能辨认出的只有离得最近的几米狭窄的丝带。丝带仍然映照着微弱的极光,蜘蛛车正沿着它平稳地向上飞奔。他和另外七个人的性命所依靠的这一条薄带平淡无奇,摩根觉得很难相信,蜘蛛车正以每小时两百多公里的速度风驰电掣般向上行进。想到这里,他突然回忆起童年,从而明白了自己心满意足的原因——

他很快从丢失第一只风筝的痛苦中振作起来,进而制作出更大更精致的风筝。在发现梅卡马克斯建筑模型并从此抛弃风筝以前,他有一阵子试验过玩具降落伞。摩根认为这个游戏是他发明的,并为此自鸣得意,尽管他完全可能在书上或者电视里事先看到过玩具降落伞。

这游戏的技术非常简单,一代又一代的男孩子都会重新发现这种游戏。

首先他削了一条大约五厘米长的薄木片,把两只回形针夹在上头。然后,他把回形针套在风筝线上,以便这个小玩意儿能够顺畅地上下滑动。他又用卷烟纸做了一个手绢那么大的降落伞,附上丝线,用一小片四方形硬纸板当作有效载重。他用橡皮筋把四方形硬纸板套在木片上——不能太紧——这就可以了。

小降落伞被风一吹,沿着风筝线往上飘去,爬上优美的吊线,直到碰到风筝。然后,摩根猛然把线一拽,硬纸板重物从橡皮筋里滑出,于是降落伞飘入天空,夹着回形针的木片迅速滑落到他手里,随时可以进行第二次升空。

当他看着自己创造的小玩意儿轻飘飘飞到海上去的时候,他多么憧憬高天翱翔的它啊!多数玩具降落伞飘不到一公里就会落入海里,但有时,小小的降落伞飞到看不见还依旧傲然高踞蓝天。他喜欢想象这些幸运的航行者飞到太平洋的岛上,为此还在硬纸板上写了自己的姓名和地址,但从来没有得到回音。

想起这些遗忘已久的往事,摩根很欢乐。这些往事很能说明问题,成年生活的现实已经远远超越了童年的梦想,他满足了自己。

“快到三百八十公里了。”金斯利说,“功率怎么样?”

“开始下降,只剩下百分之八十五的功率。蓄电池开始衰耗。”

“好,再顶二十公里的话,它就完成任务了。你感觉好吗?”

摩根很想用夸张的话回答,然而,那种天生的矜持让他克制住了冲动。

“我很好。”他回答说,“要是我们能保证所有乘客都能看到今天这样的场面,那我们的主顾就会多得无法应付了。”

“也许可以安排一次表演。”金斯利笑着说,“可以请季风监控台在适当的地方倾倒几桶电子。这不是他们通常干的行当吗?但他们更善于即兴发挥……不是吗?”

摩根抿嘴笑了笑,没有回答。他注视着仪表板,看得出功率和爬高速度都在下降。但这种情况不足以引起惊慌。蜘蛛车已经运行了预定四百公里的三百八十五公里,而外接蓄电池仍然“一息尚存”!

到了三百九十公里高度,摩根开始减速,蜘蛛车攀登的速度越来越慢了。最后密封舱几乎爬不动了,终于在还不到四百零五公里处停了下来。

“我要扔掉蓄电池了。”摩根报告说,“当心你们的脑袋。”

+鲲-弩+小-说 👗 w ww· k u n n u· c om ·

工程师们一度绞尽脑汁,想回收这套沉重而又昂贵的蓄电池,但时间不够,已无法临时搞一个制动系统,它只能像摩根的风筝线上套着的滑动装置般滑落下来。幸好降落区在地球终点站以东十公里,位于茂密的热带丛林里面。塔普罗巴尼的动物世界将不得不再忍受一次“听天由命”的安排了。至于环境保护管理部门嘛,最好还是等事情过去之后再向他们打招呼吧。

他转动保险钥匙,然后按下红色按钮激发起爆电荷。引爆的时候,蜘蛛车短促地颤动了一阵子。摩根随即接通内设电池,慢慢松开摩擦制动器,重新将电机开动起来。

密封舱开始最后冲刺。可是,只要朝仪表瞟上一眼,就会马上明白发生了某种不妙的事情。蜘蛛车本来应该以两百公里以上的时速上升,可现在即便开到最大功率,它的速度也不足一百公里。不需要做什么试验或者计算,摩根即可做出诊断,因为数字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他被挫折搞得心烦意乱,立刻向地球方面报告。

“我们有麻烦了。”他说,“电荷引爆了——但外接蓄电池压根儿没有脱落。有什么东西把它卡住了。”

毋庸赘言,远征遭受了严重挫折。谁都知道,蜘蛛车载着数百公斤荷载,是绝不可能爬到塔基室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