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56.眺台景观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北边锁气室的外门毫不费劲儿就打开了,门外一片漆黑。那片黑暗之中横贯着一道火红的线条,它是架空栈道的手扶护栏,被下面遥远的山头直射上来的探照灯光照射得光彩夺目。摩根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太空服。他感到浑身舒畅极了,于是透过锁气室内门的窗子看着张,挥了挥手,然后走到塔外。

围绕塔基室的架空栈道是由金属格栅构成的,约莫两米宽;格栅外面还张着一张安全网,延伸出三十米。摩根放眼望去,安全网在耐心守候的几年间一无所获。

·鲲·弩…小·说

他开始绕塔行走,用手遮掩着眼睛以挡住从脚下射上来的强光。在斜向光线照射下,塔面上哪怕最微小的撞凹处和破损处都显露出来。塔面在他头顶延伸,像一条通往外星的道路——从某种意义上说,它确实如此。

如同他希望和预料的,塔的另一边发生的爆炸并没有让这里造成损伤。塔身是如此坚固,如果南侧的爆炸能伤害北侧的话,那需要一枚原子弹,而不仅仅是一枚电解质炸弹。车道上的双槽向上伸展到无尽头,呈现出崭新完善的英姿,等待着首次行驶。眺台下面五十米处——由于强光晃眼,不能朝那个方向看——他勉强可以看出终点防撞栅,那玩意儿随时准备完成一项或许永远不须执行的任务。

摩根贴着陡直的塔面,从容不迫地向西慢慢悠悠走去,来到了第一个拐角。转过拐角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锁气室敞开的门,它代表着安全——当然只是相对的安全!此后他放胆继续沿西侧空荡荡的墙壁走去。

一种兴奋而又夹杂着恐惧的古怪心情紧紧地抓住了他,这种奇异的感觉他经历过一次,那是在他第一次潜入深水的时候。他相信自己不会遭遇什么危险,可危险毕竟有可能藏在什么地方等待他。

他强烈地意识到了科拉的存在,知道她也在等待时机教训他。但摩根最讨厌半途而废,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呢。

西边的塔面同北边的完全相同,只是没有锁气室。尽管这里距离爆炸现场比较近,但也没有损坏的痕迹。

摩根按捺住加快步伐的内心冲动——不管怎么说,他在外面总共才待了三分钟——继续漫步走向下一个拐角。没等转过那个拐角,他就看出自己无法如愿绕塔走一周了。架空栈道已被炸断,成了一条歪歪扭扭的金属舌头,悬垂在太空中。安全网则完全荡然无存,显然被坠落的运输车扯掉了。

摩根对自己说: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作无谓的冒险了。可他仍然抓住残存的那一段护栏,情不自禁地从拐角探出头去张望。

墙壁上嵌着许多碎片,塔的表面被炸得变了色。就摩根看得到的情况来说,即便这个地方也没有遭到严重破坏,只要派几个人带上切割喷灯干两个小时就可以修好了。他向张详细描述了情况,张表示欣慰,并催促他尽快返回塔里。

“请放心,”摩根说,“我还有十分钟时间,而需要通过的距离只有三十米而已。这点儿路我就是屏着气也足以跑回来了。”

他当然不打算做这种试验,一夜之间他经受的刺激已经够多了。要是相信科拉的诊断的话,他受的刺激已经过头了。从现在开始,他要老老实实听从科拉的一切命令。

他回到锁气室开着的门前,倚着护栏站了一会儿,全身沐浴在从遥远的斯里坎达山顶投射上来的光的喷泉中。亮光把他颀长的身影笔直地投在塔上,顶天立地,直入星空。影子大概延伸了数千公里,摩根突然想到它甚至可能会投映到正在迅速降落的10K站运输车上。如果他挥手的话,那些救援者或许能看见他发出的信号,他甚至可以用摩尔斯电码与他们通话。

这个可笑的幻想引出了一个比较正经的念头——就同其他人一起待在塔基室里等着,而不用冒险驾驶蜘蛛车独自返回地球,这岂不是上策吗?但他继而一想,虽然在中途站可以得到良好的治疗,但这段上行旅途将耗时一个星期,这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要赶回斯里坎达山,只需三个钟头就够了。

该回去了!——剩下的空气已经不多,而且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唉!只要一想到那些通常在白天黑夜都能从这里看到的激动人心的景色,就该知道眼前的遭遇是多么讽刺了。现在,由于斯里坎达山射来的炫目强光,下面的地球和头顶的天空都看不见了。他飘浮在光的小宇宙里,被四面八方沉沉的黑暗包围着。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置身太空之中。他感到无比地安全,仿佛是站在斯里坎达山上,而不是在它上方六百公里的高空中。这种意境值得好好品味,值得带回到地球上。

他轻轻拍了拍光滑坚硬的塔面,塔同他相比,其悬殊甚于大象同变形虫之比。但是变形虫是永远想象不出大象的,更不用说创造出大象了。

“一年以后,地球上见。”摩根低声说。他进入塔基室,轻轻关上锁气室的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