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月球正面(向地球面)的北部,交通管制中心的内嵌式通信台上,一台电子监测仪正不安地闪动着,上面显示的格林尼治时间为20点01秒——这表明,应该在每个小时正点接收到的电波脉冲信号没有出现。

监测仪随即以惊人的速度启动了应急程序寻求指示。“等候五秒钟。”程序发出指令,“如果情况正常,关闭10011001应急线路。”

交通管制计算机耐心地等待着,对它来说,这短短的五秒钟显得极为漫长——长得足以让它进行上亿次二十位数的加法运算,或者将国会图书馆中大部分图书资料打印出来。五秒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信号出现,于是计算机将10011001应急线路自动接管过来。

在月球地表上空,一根奇怪的天线笔直地指向地球。天线发射的无线电脉冲信号飞越了茫茫的宇宙空间。在0.6秒的时间内,信号就飞出了五万公里之遥,被名为拉格朗日二号的中继站接收到——该中继站位于月球和地球之间的直线上。又过了0.6秒,脉冲信号经拉格朗日二号放大后,返回到月球正面的北部,覆盖了北极与赤道之间的整片月球大陆。

用人类的语言来表示,脉冲信号承载的信息非常简单,“你好,‘西灵’号。我没有收到你的信号,请立刻回复。”

计算机又等了五秒钟,还是没有“西灵”号的回复信号。它再次发出了脉冲信号,然后又发出一次。这段等候的时间,对电子世界而言,就如同地球上过去了好几个地质年代。尽管如此,计算机和监测仪还是非常耐心地等待着。

监测仪再次征寻计算机的指令。现在计算机的指令是“发出警报并全面启动10101010应急线路。”监测仪服从了该指令。在交通管制中心的控制台上,一只闪动的绿灯突然变成了红灯,蜂鸣器发出撕裂空气般的警报声。管制中心的人们这才意识到,月球的某个地方发生了事故。

一开始,出事的消息传播得很慢,因为总督认为,传播这种消息会引起人们不必要的恐慌,况且当前情况不明,连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事故都不知道,贸然发布消息是很不明智的举动。最反对公布消息的是月球旅游事业管理局局长,对旅游业而言,再没有比发布警报和紧急状态更糟糕的消息了——而且事实证明,这类情况十之八九都是由保险丝熔断、断流器失灵或警报器过于灵敏造成的。但是在月球上,提高警惕还是有必要的。被假警报吓得灵魂出窍,总比对真警报不闻不问要强。

又过了好几分钟,戴维斯局长才不情愿地相信,这次好像真的出事了。之前有一次,“西灵”号上的自动无线电系统也停止了工作,但帕特·哈里斯很快在指定的频率上做出了回复。而这一次,却没有半点回应,甚至连在“月球坠毁”波段上发出的信号都没有回复——该波段是严格保密的,只有在紧急状态下才会使用。听到这个消息后,局长才匆匆忙忙地从旅游局大楼上跑下来,沿着地下通道,来到克拉维斯太空城主楼。

在交通管制中心的大门口,他遇到了总工程师。这是个不好的预兆,看来有人认为必须要采取救援行动了。两人彼此对望,神情严肃,同一种想法沉甸甸地压在两人的心头。

“希望你不会需要我。”总工程师劳伦斯开口说道,“出事地点在哪里?我听说出事飞船没有对‘月球坠毁’波段的信号做出应答。那是一艘什么型号的宇宙飞船?”

“不是宇宙飞船,是‘西灵’号。我们发出的信号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游轮现在正在渴海上。”

“天哪!要是在渴海上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们只能派滑尘艇过去。我一直都在说,我们应该有两艘营运的渴海游轮,这样载客旅游才会安全。”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财政部门投了否决票。他们说,除非证明‘西灵’号的营运是有利可图的,否则我们无法再建造一艘渴海游轮。”

“我希望‘西灵’号不要成为报界的头条新闻。”劳伦斯阴沉着脸说,“关于吸引游客到月球来旅游这个问题,你是知道我的想法的。”

局长确实很清楚他的想法——长久以来,这就是他俩之间争论的焦点。局长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也许总工程师的想法不无道理。

交通管制中心一如既往地安静。在巨大的屏幕墙上,绿色和琥珀色的指示灯持续不断地闪烁着。与那个耀眼的红色指示灯发出的报警相比,它们所要表达的信息实在是无足轻重。在空气、动力和辐射控制台前,值班员安安稳稳地坐着,就像守护天使,保卫着世界一隅的安宁。

“没有新情况。”地面交通管制官报告说,“我们仍然对事故的具体情况一无所知,只知道‘西灵’号在渴海中的某个地方。”

他在巨大的地图面板上画出了一个圆形。

“他们肯定在这个区域里,除非他们偏离了航向。他们19时做了正点报告,当时的位置是在规定航线一公里范围以内;到了20时,我们没有收到正点报告信号。所以事故发生的时间应该是在19时到20时之间。”

“‘西灵’号每小时可航行多少公里?”有人问道。

“最多也就一百二十公里。”局长答道,“但它的时速一般到不了一百公里,观光旅游用不着抢时间。”

局长睁大眼睛盯着地图,犀利的目光仿佛是要从地图上把信息榨取出来似的。

“如果他们在渴海的海面上,我们应该很快便能找到他们。你们派出摩托滑尘艇了吗?”

“没有,先生,我还在等待上面的授权。”

戴维斯看着总工程师。在月球正面,除了行政总督奥尔森,就数总工程师级别最高。劳伦斯微微地点了点头。

“下令让他们出发。”他发出了授权,“但是别抱太大希望,不是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把方圆几千平方公里都搜寻一遍是很花时间的,尤其是在夜里。命令他们从‘西灵’号最后一次发报告时的位置开始搜索,两艘滑尘艇分头朝‘西灵’号航线的两边开,这样就能在尽可能广的区域里展开搜寻。”

命令发出后,戴维斯局长愁容满面地问道:“你认为发生了什么事故?”

“只可能有这么几种情况。第一种,事故肯定发生得很突然,因为我们没有收到他们的任何消息——这通常意味着,游轮发生了爆炸。”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局长脸色发白。爆炸的概率总是存在的,对此没人能够防范。由于宇宙飞船存在着易受攻击的特点,所以就像其前身——飞机一样,对某些罪犯分子来说,诱惑性相当大。戴维斯想起了前不久发生的一起空难事故。飞往金星的客运飞船“南船座”号发生了爆炸,船上两百名男女老少全部遇难,爆炸原因只是因为有个疯子同一位乘客发生了口角。他并不认识这个乘客,却在一怒之下引爆了飞船。

“第二种,发生了撞船事故。”总工程师继续说道,“游轮可能撞上了某种障碍物。”

“哈里斯是个十分细心的船长。”局长说道,“这条航线他航行过几十次了。”

“每个人都有可能犯错误。在地球的亮光之下航行,很容易会把距离判断错。”

戴维斯局长好像没有听到对方在说话,他正在考虑,如果发生了最坏的事情,他应该做好哪些方面的安排。他最好应该同法律部门联系一下,查一查赔偿清单。要是有遇难者亲属起诉旅游事业管理局,要求赔偿个几百万美元,他整个第二年的广告宣传活动就完蛋了——即便他胜诉的话。

地面交通管制官紧张地咳嗽了一声。

“我可以提个建议吗?”他对总工程师说道,“我们可以呼叫拉格朗日二号中继站,那里的天文学家或许能发现些什么。”

“在晚上?”戴维斯局长怀疑地问道,“从五万公里以外?”

“易如反掌,只要‘西灵’号上的探照灯还开着。值得一试。”

“好主意。”总工程师说道,“立刻去办吧。”

他应该自己想到这一点才对。他开始进一步思索,还有没有其他对目前形势有所帮助的手段被忽略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和这个美丽而陌生的世界斗智斗勇了。当她展现出梦幻的一面时,是那么的令人惊叹、折服;而当她露出危险的一面时,又是如此的令人慌张、无助。也许可以这么说,月球不像地球,她从来就没有被彻底征服过。正是由于月球上有着尚未开垦的大片荒原和始终存在着的、潜在的巨大危险,她才能吸引着探险者和旅游者飞越茫茫的宇宙空间来到这里。尽管他并不赞成旅游者到月球上来,但一想到自己每个月的丰厚薪金有不少便是来自他们的贡献,他就不再想那么多了。

现在,他最好还是收拾行装准备上路。这场危机也许会在瞬息之间就过去,“西灵”号也许会再次出现,浑然不知其引起了一场恐慌。不过他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也越来越担心。他打算再等上一个小时,如果还是没有“西灵”号的消息,他将乘坐亚轨道穿梭机去罗里斯空港,从那里前往渴海,他要亲自到敌人的王国去看看。

当红色加急信号传到拉格朗日二号中继站时,托马斯·劳森博士正在熟睡。他讨厌被人吵醒。尽管在零重力状态下,一天二十四小时中,人只要睡两个小时就够了,但如果连这点睡眠时间都保证不了,就未免太不公平了。不过,知道信号的内容后,他完全清醒了过来。总算有一件看上去比较有意义的事可做了。

汤姆(托马斯的昵称)对他的工作一直很不满意,他本想到中继站里搞点科学研究,但这里的环境太容易让人分心。拉格朗日二号位于地球和月球之间的引力平衡点,这里的引力法则可以让人轻易地在宇宙中表演走钢丝。具体来说,这个中继站几乎就是个“全功能服务站”,不但可以为来往的宇宙飞船进行维修保养,还是宇宙航行的信息中心——有人说,飞船在这里停靠时还可以收发邮包,当然这不是真的。拉格朗日二号同时还是月球上几乎所有无线电通讯的中继站,因为对着地球的月球正面全都处在这颗卫星的正下方。

中继站上有一架望远镜,直径高达100厘米,是专门设计用来观察比月球还远几十亿倍的宇宙天体的。让这么一台望远镜来观察月球表面真是大材小用了。这么近的距离,即便是用分辨率很低的望远镜来搜寻,视野也会非常清晰。汤姆现在的位置似乎是在月球雨海的正上方,在他鸟瞰的视野中,月球上亚平宁山脉那嵯峨的山峰在朝霞中闪闪发光。虽然他对月球的地质构造不是很了解,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一些巨大的环形山,比如阿基米德山、柏拉图山、阿里斯基尔山以及欧多克索斯山,他还认出了犹如黑色疮疤的阿尔卑斯峡谷,还有孤独的皮科金字塔,它的影子在月球的平原上拉得长长的。

但是,他不必关心白昼地区,他要搜寻的是太阳还没有照亮、仍处于夜幕笼罩之下的黑暗地带。从某种意义上讲,黑夜或许会使他的工作更容易完成。一盏信号灯,甚至一只手持的火炬,在夜色中都会很容易看到。他查看地图上的坐标,然后按下了控制按钮。闪闪发光的群山移出了他的视野,现在他看见的是一片黑暗,这漆黑的夜色刚刚吞噬了二十多个游客。

一开始,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当然也包括忽明忽暗、与天上群星争相辉映的信号灯。等到他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变得较为敏感时,他发现这片大陆并不是一片漆黑。在地球光亮的沐浴下,有一点一点鬼火似的磷光在黑暗中闪动。他看的时间越长,黑暗中的东西就越发细致。

彩虹湾以东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它们正在等待黎明曙光的到来。哇,天哪!有一颗星星在黑暗中闪闪发光,那是什么?他的希望刚刚升起,但马上又落空了。他发现,那只是罗里斯空港的灯火,人们在那里翘首以盼,希望他早点把观测结果传给他们。

又过了几分钟,他发现仅仅依靠视力来搜寻是没有用的,在微弱的光亮中搜寻一个比公车还小的目标,压根儿就不可能。要是白天还好,通过观测“西灵”号在渴海上投射出的长长的影子,他很快就能找到。而在这五万公里的高空,只借助暗淡的地球光,人的眼睛还是不够锐利。

但劳森博士并不担心,他原本就没指望依靠视力一下子发现目标。在过去的一百五十多年间,天文学家确实是依靠肉眼来观测天体的。而今天,他们拥有了更加精密的仪器设备——一整套光线放大器和射线探测仪。汤姆确信,随便选用其中的一套,他就一定能找到“西灵”号的踪迹。

如果他知道“西灵”号已经不在渴海的海面上,他就不会夸下如此海口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