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四章 波洛的忠告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百万富翁花了很久才消化了整件事,他满脸疑惑地盯着波洛。这个小个子比利时人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没错。”他说,“现在又要重新思考整件事了,不是吗?”

“仿制品!”

他向前探出身。

“从始至终,波洛先生,您都是这么想的吧?从始至终您都是这样规划的吧?您从来就不相信罗歇伯爵是什么杀人凶手吧?”

“我只是有些怀疑。”波洛平静地回答道,“正如我对您说的那样:这是一起暴力抢劫杀人案,”他用力摇了摇头,“不,也不能这么形容。这并不符合罗歇伯爵一贯的行事作风。”

“但您之前也相信他本准备计划要偷窃宝石。”

“没错,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我认为事情是这样的:伯爵知道了这些宝石的下落,因此就拟定了一套相应的计划。他编造了一段有关宝石的浪漫故事,以便让您的女儿把宝石带在身边。他自己制造了一个非常相似的仿制品,企图在适当的时机偷天换日,把真品弄到手。而您的女儿并不是珠宝专家,要发现自己手中的珠宝已经变成了赝品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也只有到那时,她才有可能去控告他。不过,我不太相信她会那样做。伯爵那里一定存有您女儿的很多信件,是啊,一切都做得很巧妙,他可不止一次地干过这种勾当。”

“您说的这一切都很可信。”冯·阿尔丁不得不承认。

“这是根据罗歇伯爵的人品所做出的推断。”波洛答道。

“是的,但是现在——”冯·阿尔丁探究地望着对方,“到底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波洛先生?请您告诉我!”

波洛耸了一下肩膀。

“事情非常简单。”他说,“有人在伯爵之前捷足先登了。”

好一阵沉默。

冯·阿尔丁的脑子在激烈地思考着,然后他开门见山道:

“波洛先生,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女婿的?”

“从一开始。他犯罪的动机和条件都存在。每个人都自然而然地认为,在您女儿包厢里的那个人是罗歇伯爵。起初,我也这样认为。有一次,您偶然提到,您曾把伯爵误认为您的女婿。这提醒了我,他们两个人的体形和头发的颜色的确有些相似。这给我提供了一条非常值得注意的线索。女仆不久前才到您女儿那里工作,她几乎说不清楚凯特林先生的外貌,因为他不住在自己的夫人那里。而火车上的那个人也尽量不让人家看到他的脸。”

“您认为,我女儿是他杀的?”冯·阿尔丁的声音变得嘶哑了。

波洛迅速举起了一只手。

鲲`弩-小`说 Ww w # K u n N u # c o m

“不,不,我从没有这样说过。这只是一种可能性——一种非常值得人注意的可能性。他的财政状况正处于悬崖边缘,后面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此举将是他的一条出路。”

“但是,他为什么要把宝石拿走?”

“是为了造成一种假象,让人觉得似乎这个案子只是一般的盗窃案。否则的话,人们一开始就会直接怀疑到他身上。”

“如果您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他是怎样处理这些宝石的呢?”

“这还有待观察。里面的门路多了去了。在尼斯有一个人能帮助他处理这些宝石,就是我之前在网球场上指给您看的那个人。”

他站起身,同时冯·阿尔丁也站了起来。百万富翁把他的手放在那个小个子男人的肩膀上,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变得有点儿尖锐:

“一定要为我找到杀害露丝的凶手。”他说,“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求。”

“请您把事情包在赫尔克里·波洛身上。”侦探以自豪的神态回答道,“您不用担心,我最后一定会查明真相。”

他轻轻拂去了帽子上似有若无的灰尘,对百万富翁露出了自信的笑容,然后离开了房间。然而,当他走下楼梯时,脸上的自信不翼而飞。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他喃喃自语道,“但仍有一些问题有待解决。是的,有很多问题。”走到宾馆大门口时,他突然收住了脚步。一辆汽车驶到近旁,里面坐着凯瑟琳·格雷。德里克·凯特林走近汽车,认真地与车里的人商量着什么。一两分钟后,汽车开走了,而德里克仍留在原地注视着汽车离去的方向。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接着他突然不耐烦地耸了下肩,长叹一声回转身来,正好与波洛打了个照面。他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两人相互凝视着,波洛平静而自信,德里克却是满脸挑衅的神色,他挑起眉毛,语调里满是嘲讽。

“她是个像小鹿般可爱的女子,不是吗?”德里克若无其事地说道。

他的神态看起来十分自然。

“正是。”波洛若有所思地说,“您比喻得很恰当。您的措辞手法很有英伦腔调,正如凯瑟琳小姐一样。”

德里克保持着良好的仪态,缄口不语。

“并且她还很讨人喜欢,不是吗?”

“是的,”德里克说道,“这样的女人现在可不多了。”

德里克说这话时声音很低,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波洛点点头。然后他走到德里克的身旁,以一种德里克从未听过的语调说道:

“如果我的话很失礼,那么请您原谅我这个老头,凯特林先生。有一句英国谚语我想送给您:‘前缘未断,莫结新欢’。”

凯特林愤愤地看着他。

“见鬼,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话您听起来可能感觉十分刺耳。”波洛心平气和地说,“我也料到会是这样。为了让您明白我的意思,请您现在转过身去,凯特林先生,您会看到载着第二位女士的第二辆汽车已经到了。”

德里克转过身去,他的脸立即气得发红。

“该死的米蕾。”他诅咒着,“我有时真想——”

波洛打断了他的话。

“您现在说这样的话是明智的吗?”他严肃地问道。他眼里闪着一丝绿色的光芒。但是德里克没有看出这眼光里的警告信号,正在气头上的他,情绪完全不受控制。

“我和她已经了结了,这点她知道。”德里克生气地嚷着。

“没错,您是和她了结了,可是,她对您是否也已经了结了呢?”

德里克突然笑出声来。

“她可不会让那二百万英镑白白跑掉。”他嘟囔着,“她可是米蕾啊。”

波洛扬起眉毛。

“您有点儿愤世嫉俗了。”波洛低声说。

“我愤世嫉俗?”德里克的笑容里没有丝毫的笑意,“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活得够久了,波洛先生,在我看来女人都是一路货色。”他的表情突然柔和下来,“除了她。”

他用挑衅的目光迎接着波洛的注视,眼中的警觉转瞬即逝。“就是那一位。”他的头向马丁岬那个方向示意了一下。

“噢,您是说她。”波洛应和道。

波洛这平静的语调激起了听者的满腔怒火。

“我知道您想说什么!”他的声音有点沙哑,“我眼下过的这种日子让我根本配不上她。您肯定要说我此刻根本就不应该想这件事情;您肯定要说我这样做会令自己蒙羞。我的夫人在几天之前刚被人残忍地杀害,而我却在这里想着另外一个女人,这不是绅士所为。”

他停下来喘了口气,波洛利用这短暂的停顿,用他那无辜的语调开口说道:

“但是,这些话我可一句都没说过。”

“但是,您一定会这样说的。”

“噢?”

“您一定会说我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与凯瑟琳小姐结婚。”

“不,”波洛说,“我不会这么说的。当然,您的名声很坏,但女人们不会关注这一点。相反,如果您是一位具有高度的教养,并且在人生的道路上谨慎前行、从未走错过一步的男士,那么我反而觉得您的希望渺茫了。您知道的,道德品行很重要,但女人们更看重的是浪漫。只有寡妇才珍视名誉呢。”

德里克看着他,突然转身走向了那辆停着的汽车。

波洛饶有兴致地注视着那个远去的背影,他看到一个倩影从车里探出身,开口说了些什么。

但德里克·凯特林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他只是微微举了举帽子,然后径直向前走去。

“好吧!”赫尔克里·波洛先生说,“我觉得现在该是回家的时候了。”

到家的时候,他看见乔治正在不慌不忙地熨着衣服。

“非常有趣的一天,乔治,虽然有点疲倦,但很有意思。”他说道。

乔治以一如既往的平淡回复了他的主人:

“没错,先生。”

“罪犯的个人性格特征,乔治,往往是案件中最为有趣的部分。很多罪犯都极具个人魅力。”

“我也听说过这点,先生。比如,克里平医生(注:克里平医生(Dr.Crippen)是一九一〇年一桩轰动英国的杀妻案的凶手。)是一位受人敬重的绅士,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把自己的夫人剁成了肉泥。”

“你举的例子总是那么恰当。”

乔治没有吱声。电话铃响了,波洛拿起了话筒。

“喂?喂?是,我是赫尔克里·波洛。”

“我是奈顿。请您稍等,波洛先生,冯·阿尔丁先生想和您讲话。”

几分钟之后,电话里就传来了百万富翁的声音。

“波洛先生吗?我打电话来只想告诉您一件事。女仆梅森又到我这里来了一趟。她对我说,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那晚在火车上的那个人就是德里克·凯特林。她说,当时见他就觉得有些眼熟,但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她对此已确信无疑。”

“谢谢您,冯·阿尔丁先生。”波洛说,“这样的话,就又给了我们新的启发。”

他搁下话筒,站在电话机旁若有所思地微笑着。乔治叫了他两次,他都没听见。

“嗯?”波洛说,“你刚刚跟我说什么来着?”

“您是在家吃午饭,还是到外面吃?”

“都不,”波洛说道,“我想到床上躺一会儿,再泡杯花茶。预料之中的时刻已经到来了,每当这种时候我都非常激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