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雪地上的女尸 · 3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们总是认为自己年轻时的时代是最好的。”波洛有些说教意味地说。

“我明白,”莱西太太说,“这样有些烦人对吧?我不能变得烦人。但无论如何,我不愿意萨拉嫁给德斯蒙德·李·沃特利。她真的是一个让人疼爱的女孩。她和来参加圣诞聚会的大卫·韦林曾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并且彼此喜欢。贺拉斯和我,我们曾经希望他们能在长大之后结婚的。当然,现在她觉得他很无趣,只是一心迷恋着德斯蒙德。”

“夫人,我不太明白”波洛说,“您也邀请了这位德斯蒙德·李·沃特利来参加圣诞聚会,他现在就住在庄园里?”

“是,我邀请了他。”莱西太太说,“贺拉斯满脑子都是如何禁止萨拉见他。当然,在贺拉斯年轻的时候,父亲或者监护人是会带着马鞭在男生宿舍巡楼的!贺拉斯想的都是禁止男生到家里来,禁止女孩见他。我告诉他,这是一种错误的应对态度。‘不,’我说,‘邀请他来参加圣诞家庭聚会吧。’当然,我的丈夫说我疯了!不过我说:‘无论如何,亲爱的,试试看吧。让她在我们的庄园里、在我们家的气氛中见他。我们会对他非常友善而礼貌,也许这样一来,他在她的眼中就不再那么有吸引力了!’”

“夫人,正如别人所说的,我觉得您很有想法,”波洛说,“我认为您的观点是很明智的,比您丈夫明智得多。”

“我希望如此。”莱西太太充满疑虑地说,“但这方法看起来还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当然,他才到这里几天。”她满是皱纹的脸颊上突然浮起了两个酒窝,“波洛先生,我得向您坦白,我自己都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他了。我并不是说我真心地喜欢他,而是说我能理解和感受到他的魅力。是的,我能看到萨拉被吸引的地方。不过我已经够老了,纵然享受他的陪伴,还是能通过足够的经验判断出他绝对不是好人。不过我觉得,”莱西太太用有些欣赏的语气补充道,“他有一些好的地方。您知道吗,他问我们是否可以带他的妹妹一起来。她刚动了手术并且还在住院,他说让她一个人住在疗养院里度过圣诞节太凄惨了。他问我们,如果带妹妹一起来会不会太麻烦我们了,他还说他会自己照顾她。就这点而言,我倒觉得他是个挺好的人,波洛先生,您觉得呢?”

“这行为很贴心。”波洛沉思道,“几乎不像他的风格。”

“我不知道。你可以对家人很有感情,但同时整天琢磨着如何捕获年轻富有的女孩。萨拉非常有钱,不仅仅是我们留给她的——当然,那不会很多,因为大部分的钱将传给我们的孙子科林。萨拉的母亲是位很富有的女性,在萨拉二十一岁时她将继承母亲所有的财产。她现在才二十岁。我觉得德斯蒙德挂念着妹妹这点很善良,而且他并没有假装他的妹妹是如何特别的人。我听说他妹妹是一位速记员,在伦敦做秘书。而他也如自己承诺的那样亲自为她送饭。当然,不是每餐如此,但经常这么做。因此,我觉得他是有一些优点的。但无论如何,”莱西太太坚决地说,“我不希望萨拉嫁给他。”

“根据我所听闻的和您刚刚告诉我的,”波洛说,“跟他结婚确实将是场灾难。”

“您有什么办法帮助我们吗?”莱西太太问。

“我想可以,我有可能做到。”赫尔克里·波洛说,“不过我不能保证什么。夫人,这位德斯蒙德·李·沃特利先生很聪明。不过不要绝望,有些事情还是有可能做到的。无论如何我将竭尽全力,以此感谢您如此好意地邀请我来这里庆祝圣诞。”他看了看周围,“如今已经不太容易能有圣诞庆祝活动了。”

“确实如此。”莱西太太叹了口气,她向前倾了倾身子,“波洛先生,您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我真正想要拥有的东西?”

“洗耳恭听。”

“我渴望有一个小而现代的平房。可能不一定要是平房,一间小巧、现代又容易打理的房子就好了,建在庄园里的某个地方。它要有一个绝对最新式的厨房,不需要长长的走廊,所有的一切都简单易用。”

“夫人,这是一个很实际的想法。”

“对我来说并不实际。”莱西太太说,“我丈夫热爱这个地方。他喜欢住在这里,他不介意有些不太舒适或不方便。他就是讨厌住在庄园里的现代化小房子中。”

“所以,您牺牲了自己的心愿来满足他?”

莱西太太重新坐直了身子。“我不认为这是牺牲,波洛先生。”她说,“我嫁给我的丈夫是希望能让他开心。他是个好丈夫,这些年让我很开心,我也希望能为他带来快乐。”

“因此,您会继续住在这里吗?”波洛说。

·鲲·弩·小·说 🍊 w w w_ku n Nu_c o m

“这里并没有非常不舒适。”莱西太太说。

“当然,当然,”波洛连忙说,“正好相反,这里无比舒适。您的中央供暖系统和洗澡水简直完美极了。”

“我们花了很多钱来装修这个别墅,让它变得适宜居住。”莱西太太说,“我们卖了一些土地,我想这叫作为发展做准备。我们很幸运,在别墅视野之外、庄园的另外一头,有一块没有风景并且不怎么漂亮的地。我们将它卖了个不错的价钱,因此能够对别墅进行一些改造。”

“但仆人的问题怎么办呢?”

“啊,这方面可能比您想象的要容易解决。当然,现在我们不能指望像过去那样被人全天候地照顾着。但村里许多人会来帮忙。早上有两位女士来家里收拾,中午由另外两位来帮忙煮饭和洗餐具,晚上会是其他不同的人来。很多村民想每天来工作几个小时。当然,圣诞节期间我们很幸运。我亲爱的罗斯太太每个圣诞节都来帮忙。她是个很棒的厨师,真的是一流的。她大约十年前退休了,但一有紧急状况就会回来帮忙。当然,还有亲爱的佩维里尔。”

“您的管家?”

“是的。他领了退休金退休了,住在门房附近的屋子里。但他实在太热爱他的工作了,坚持一定要在圣诞节回来帮我们。真的,波洛先生,我都有些害怕,因为他年纪很大了,手抖得厉害,我觉得他如果需要搬什么重物的话一定会把它们砸碎。看到他这样其实挺让人焦虑的。而且他的心脏也不太好,我担心他是做太多事情了。但是如果我拒绝让他来,他会很受伤。他每次回来看到我们银器的状态,都会哼哼唧唧地表示不满,然后三天内,所有银器又回到了最好的状态,闪闪发亮。是的,他是一个亲爱的忠诚的朋友。”

她对波洛微笑了一下。“所以您看,我们为一个愉快的圣诞节做好了一切准备。这个圣诞节应该还会是个白色圣诞节。”她看了看窗外加了一句,“您看,开始下雪了。啊,孩子们要进屋来了。波洛先生,您一定要见见他们。”

波洛被异常隆重地介绍给了孩子们。首先是还是学生的外孙科林和他的朋友迈克,两个十五岁的年轻小伙子,他们友善而礼貌,一位头发是深色的,一位则是金发。其次是他们的表妹布里奇特,一位也十五岁左右、充满活力的黑发姑娘。

“这位是我的孙女,萨拉。”莱西太太介绍道。

波洛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萨拉,一位有着蓬松的红发,挺有魅力的女孩。她的态度显得有些粗暴,并带有小小的叛逆,但她明显对祖母有很深的感情。

“这一位是李·沃特利先生。”

李·沃特利先生穿着一件套头毛衣和一条紧身黑色牛仔裤。他的头发有些长,同时看起来早上可能没有刮胡子。跟他完全不同的是一位叫大卫·韦林的年轻人,他看上去安静可靠,脸上带着令人愉快的笑容,并且显然比李·沃特利先生更喜欢使用肥皂和清水。这组年轻人中还有一名成员,是一位长相帅气、看起来很热情的女孩,她叫戴安娜·米德尔顿。

下午茶准备好了,有司康饼、薄煎饼、三明治和三种蛋糕,都制作得十分用心。年轻人们对它们赞赏了一番。莱西上校最后一个走了进来,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道:“是下午茶上了吗?啊,是的,可以吃下午茶了。”

他从太太手中接过一杯茶,拿了两块司康饼,厌恶地看了一眼德斯蒙德·李·沃特利,然后尽可能远离他坐了下来。莱西上校是个大块头,眉毛浓密,有着一张饱经风霜且泛红的脸。他更可能被当作农夫而非庄园的领主。

“开始下雪了。”他说,“今年将是个白色圣诞节。”

下午茶结束后,大家各自散去。

“我想他们要去玩录音机了。”莱西太太对波洛说,宠爱地看着外孙们离开房间,语气就像人们所说的“孩子们要去玩他们的士兵玩具了”一般。

“他们非常喜欢高科技的东西。”她说,“而且也很擅长。”

然而,布里奇特和男孩子们决定到湖边走走,去看看湖上的冰是否结实到可以滑冰。

“今天早上我就觉得可以在那儿滑冰了。”科林说,“但老霍奇金斯说不可以。他总是异常小心。”

“大卫,一起出去走走吧。”戴安娜·米德尔顿柔声说。

大卫迟疑了半分钟。他看着萨拉红色的头发。萨拉站在德斯蒙德·李·沃特利身边,揽着他的胳膊,抬头看着李·沃特利的脸。

“当然。”大卫·韦林说,“我们走吧。”

戴安娜迅速地挽住他的胳膊,他们一起走进了花园。萨拉说:“德斯蒙德,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出去走走?房子里很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