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死者的镜子 第十二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露丝·谢弗尼克-戈尔——事实上该说是露丝·莱克——平生第一次按时下楼吃早餐。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赫尔克里·波洛等在大厅,在她进餐厅前把她拉到了一边。

“夫人,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

“昨天晚上你在花园的时候,有没有踩到杰维斯爵士书房窗户外面的花床?”

露丝看着波洛。

“有啊,两次。”

“啊!两次。为什么是两次?”

“第一次是因为我去摘紫菀花。那时候是差不多七点钟。”

“那个时候去摘花不会很奇怪吗?”

“是的,确实少见。其实我昨天早上已经摘过花了,可是喝过下午茶后,范达说餐桌上的花不够好看。因为那时花已经不够新鲜了,我本来以为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但你妈妈坚持让你去摘?对吗?”

“是的。所以快七点钟的时候我就出去摘花了。去那里摘,是因为很少有人去那里,就算摘掉一些也不会影响花园里的风景。”

“是的、是的,第二次呢?你刚才说你踩了两次?”

“就是晚餐前。我滴了一滴发油在裙子上,正好在肩膀的位置。我懒得再去换一身衣服,而我的人造花饰品又跟那条黄裙子不怎么配,我记起摘紫菀花时看到过一朵玫瑰,于是就赶紧跑出去,把花摘了别在了衣服的肩膀处。”

波洛缓缓地点了点头。

“是的,我有印象你昨天晚上衣服上别着一朵玫瑰花。你摘玫瑰的时候是几点,小姐?”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我真的不知道。”

“这很关键,夫人。你好好想想——好好回想一下。”

露丝皱起眉头。她看了波洛一眼,又迅速收回了目光。

“具体什么时候我真的记不清了。”最终她说道,“应该是——哦,当然,应该是八点零五分的时候。我往回走的路上听到了锣声,接着是一声奇怪的巨响。我当时特别着急,以为那是第二记锣声呢。”

“啊,你是这么想的——你在花坛那会儿,怎么没想到从书房的落地窗抄近路回去呢?”

“实际上我确实这么想过。如果窗户开着的话,从那里回去会快很多。但问题是窗户锁着。”

“有理有据。恭喜你,夫人。”

露丝盯着波洛。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对每一个细节都做出了解释。比如你鞋子上的泥土、你留在花床上的脚印,还有落地窗外侧玻璃上留下的你的指纹。而且很有说服力。”

没等露丝回应,林加德小姐突然出现。她两颊泛红,看到波洛和露丝站在一边她一下子愣住了。

“不好意思,”林加德小姐说,“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看波洛先生是疯了!”怒气冲冲的露丝说完便转身走进了餐厅。

林加德小姐一脸惊恐地看向波洛。

波洛摇了摇头。

“等吃过早餐,我会解释的。十点钟,我希望大家都到杰维斯爵士的书房集合。”

他又在餐厅里重复了一遍这个邀请。

话音落下,苏珊·卡德韦尔看了看波洛,接着盯着露丝。雨果刚开口说“呃?这是要干吗”,就被苏珊·卡德韦尔推到了一边,话也没有说完。

用过早餐,波洛站起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掏出一块老式手表。

“现在是差五分钟十点。五分钟后,书房见。”

2

波洛环视四周,一张张好奇的面孔围在他身边。波洛点了点人数,发觉还有一个人没到,就在这时,缺席的这位走了进来。谢弗尼克-戈尔夫人脚步发虚,一脸病容,十分憔悴。

波洛赶紧拉过一把大椅子让她坐下。

夫人抬头看着破碎的镜子,身子颤抖了一下,稍微把椅子移开了一些。

“杰维斯还在这里,”她的口气像在陈述一件事实,“可怜的杰维斯……他马上就可以解脱了。”

波洛清了清嗓子,宣布道:“我把各位叫到这里来,是想告诉大家杰维斯爵士自杀的真相。”

“这是命运,”谢弗尼克-戈尔夫人说,“杰维斯是个强者,却也强不过他的命运。”

伯里少校走上前去。

“范达——我亲爱的。”

谢弗尼克-戈尔夫人微笑地抬头看着他,伸出手。他握住了那只手。夫人柔声说道:“你真会安慰人,内德。”

露丝冷冷地说道:“波洛先生,你是说你能告诉我们我父亲自杀的原因?”

波洛摇了摇头。

“不,我不能,夫人。”

“那你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波洛平静地说:“我不知道杰维斯爵士自杀的原因,因为杰维斯·谢弗尼克-戈尔爵士他不是自杀的,而是被谋杀的……”

“谋杀?”好几个声音同时重复这个词,众人震惊的面孔齐齐转向波洛。

谢弗尼克-戈尔夫人抬起头,说道:“谋杀?哦,不!”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刚才说谋杀?”雨果说,“不可能。我们当时冲进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窗户是锁着的,门也从里面反锁,而且钥匙就在我舅舅的口袋里。他怎么被谋杀?”

“即便如此,他也是被谋杀的。”

“那我猜凶手一定是从门上的锁眼里逃走的吧?”伯里少校质疑道,“要么是爬烟囱出去的?”

“凶手,”波洛说道,“是从这扇落地窗出去的。我来演示一下。”

他重复了一遍早上那番神技。

“看到了?”波洛继续说道,“就是这样的!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杰维斯爵士会自杀。他那么妄自尊大,是不会想到自杀的。

“此外还有其他发现!很显然,看上去杰维斯爵士之前是坐在写字台正前方的,在一张便笺纸上潦草地写下‘对不起’几个字后开枪自杀了。但在开枪之前,出于某种原因,他转动了一下椅子,让自己侧对着写字台。为什么?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发现这一点后我就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结果,在一尊笨重的青铜雕塑底部发现了一小块镜子碎片……

“我就问自己,这一小块镜子碎片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答案很明显。镜子不是被子弹打碎的,而是被这尊分量十足的青铜雕塑打碎的。而且是故意的。

“可是为什么?于是我回到写字台旁,从椅子出发找线索。是的,我发现了。没有人会在自杀前故意转动椅子,斜坐在边缘再给自己一枪。一切都是有预谋的。自杀的表象是伪装出来的!

“接下来,我要开始说最重要的事情了,那就是卡德韦尔小姐的证词。卡德韦尔小姐说她昨天晚上把第一声锣当成第二声了,于是匆匆忙忙赶下楼。这也就是说,她在那之前还听到过一次锣声。

“现在,大家想一下,如果杰维斯爵士是以正常的状态,坐在写字台前被射杀的,那么子弹会去哪里?子弹走的是直线,如果门开着,子弹就会穿过房门,直击铜锣!

“现在你们知道卡德韦尔小姐的证词有多么重要了吧?除了她,没人听到这声锣响,因为她的房间就在这间屋子楼上,处于最佳位置。而锣声干脆利落,没有回响。

“杰维斯爵士肯定不是自杀,因为一个死人不可能站起来把门关上、锁好,再给自己找个方便的姿势!做这些的肯定另有其人,那么这就不是自杀,而是谋杀。一个杰维斯爵士熟识的人,可以轻松闲聊的人。当时杰维斯爵士可能正伏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凶手乘其不备举起枪,对着他右边的太阳穴开了一枪。得手了!接着凶手马上开始伪装工作!凶手戴上手套,把门锁上,钥匙放进杰维斯爵士的口袋。但凶手又想到万一刚才子弹打中铜锣的声响被谁听到了呢?因为开枪时门是开着的。于是凶手又调整了转椅和尸体的位置,把手枪塞到死者手里,再故意把镜子敲碎。接着凶手从落地窗走到屋外,从外侧把窗户闩上,注意不踩在草地上,而是踩在花床上,因为这样之后可以把脚印抹平。最后绕到客厅那边。”

波洛顿了顿,接着继续道:“枪响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在花园里。花床上的脚印和窗外的指纹也都是那个人的。”

波洛边说边走到露丝身旁。

“而且这个人还有杀人动机,对吗?你父亲知道你秘密结婚的事了,他正打算取消你的继承权。”

“一派胡言!”露丝声色俱厉,“你说的这些没有一句是真的。彻头彻尾的瞎编乱造!”

“证据确凿,且全都指向你,夫人。陪审团可能会相信你,也可能不会!”

“她用不着去见陪审团。”

在场众人全都呆愣地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林加德小姐站了起来,全身都在颤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