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6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拼命撑着船篙,才赶在木筏撞上冰墙之前阻止了它的前进。现在,所有的提灯都被点亮,光芒投向冰窟里严寒的黑暗中。迷雾从漆黑的水面升起,在冰窟凹凸不平的顶部萦绕不散,犹如溺毙者不祥的阴魂。微弱的光线在冰晶间四下折射,令周遭的黑暗更加深晦。

“这么冷,河水怎么没结冰?”伊妮娅把双手捂在腋下,一面跺脚一面问。她已经把带来的衣物全都裹在身上了,但还不够。真是太冷了。

我单膝跪在木筏边缘,捧起一点河水,放到唇边尝了尝。“咸的,”我说,“跟无限极海上的海水一样咸。”

贝提克举起手电,扫过我们前方十米外的冰墙。“冰一直垂到水面。”他说,“看样子还有一部分延伸到了水下,但河水依然在流。”

突然间我心里涌起希望。“关掉提灯,”我说着,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雾气氤氲的洞窟内回响,“手电也关掉。”

我本来以为,全都关掉之后,能够透过冰墙,或者从它下边看到一点微光——那标志着我们还有救,标志着冰窟不是无限远的,只是出口塌了而已。

但四下里只有纯然的黑暗,再怎么等,还是看不见任何东西。我骂了一句,怀念起被我丢在无限极海上的夜视镜:如果那东西在这里能用,就意味着有光从什么地方渗入。我们在漆黑中又等了一会儿,现在已经能听到伊妮娅在瑟瑟发抖,并真切地感受到我们呼出的水汽。

“把灯打开吧。”我最终说道。没有一丝希望之光。

我们再一次把光线投向冰墙、洞顶和河流。薄雾依然袅袅升起,在天花板附近凝结。不断有冰凌掉入白气腾腾的水中。

“我们……在……哪儿?”伊妮娅问道,努力想阻止牙齿格格作响,但全然没用。

我在背包中翻找了一阵,终于找到了很久以前从马丁·塞利纳斯的城堡里拿来的保暖毯,裹在她身上。“这样能保持热量。别……快披上。”

“咱们一起吧。”女孩说。

我蹲在加热立方体旁边,把它的传导力扭至最大值。六个陶瓷面中,有五个开始发光。“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会和你一起披的。”我说着,又把灯光扫过挡住前路的冰墙,然后说道,“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猜咱们是在天龙星七号。我在沼泽那会儿,曾有些挺有钱的……也挺强壮的……客户到过那个星球狩猎北极幻灵。”

“我也这么想。”贝提克说。他缩在发热的提灯和加热立方体旁,幽蓝的皮肤让他看起来像是冻坏了,比我感觉到的还要冷。微薄帐篷上面已经结满了霜,如金属薄片一样脆弱。“那颗星球的重力场高达一点七倍。”他说,“据说,陨落后,霸主在该地的环境改造工程就全面失效,大部分区域都回到了超冰川时代。”

“超冰川?”伊妮娅重复道,“那是什么意思?”保暖毯保持住了她的体温,她的脸蛋稍稍变得红润了些。

“就是说,天龙星七号上的大气,大部分都是固体,”机器人说,“全都冻住了。”

伊妮娅左右四顾。“我想,我记得妈妈说过这个地方,有一次办案时,她追踪一个人到过这里。你们知道,她是个卢瑟斯人,很习惯一点五倍的重力,但就连她也记得,这颗星球让人很不舒服。特提斯河竟然流经这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贝提克再次站起身,把灯光往四下里一扫,然后又蹲回发热的立方体旁。在巨大的重力下,就连他那强壮的背脊也微微变驼了。

“指南书上怎么说?”我问。

他拿出小册子。“只有很简单的介绍,先生。这本书出版时,特提斯河才刚扩展到天龙星七号不久。河流位于北半球,在霸主准备环境改造的区域之外,这节河段的主要看点大概是,有可能见到北极幻灵。”

“就是你那些猎人朋友猎捕的东西?”伊妮娅问我。

我点点头。“白色的动物,生活在地表,速度很快,相当危险。听那些猎人说,环网时期它们几近灭绝,但自陨落以来,数量有所恢复。它们的食物,显然包括天龙星七号上的人类居民……幸存的那些。只有土著们——好几个世纪前适应本地的大流亡殖民者——在陨落后幸存了下来。他们应该还处于原始社会,猎人们说,这里唯一能供土著民捕猎的动物只有幻灵。土著民憎恨圣神,有传闻说,他们杀害传教士……还抽他们的筋做弓弦,就跟对待幻灵一样。”

“这颗星球历来不愿顺从别人的管制,霸主当局从没有管辖过此地,”机器人说,“传说,远距传输器崩溃时,本地人相当高兴。当然,那是瘟疫之前的事了。”

“瘟疫?”伊妮娅问。

“一种逆转录酶病毒。”我说,“大大削减了霸主人口,原来的几亿降到了不足一百万。幸存的人中,大部分都被仅有的几千土著民杀掉,还有少数在圣神早期被撤离。”我顿了顿,看着女孩。保暖毯优雅地披在她身上,在提灯和立方体的光芒照射下,皮肤微微发亮,看起来像是从画里走下来的年轻圣母。“陨落之后,原环网地区都进入了艰难时期。”

“我听说的情况也是如此,”她干巴巴地说,“我在海伯利安上长大的那段时间,情形还没那么遭。”她看看四周轻拍木筏的漆黑河水,又望望冰钟乳,“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特意在路途中加入几公里的劳什子冰窟。”

“这点是够怪。”我说着,朝袖珍指南点点头,“这上头说,这段的主要景观是可能见到北极幻灵。可那些幻灵……至少是我从那些环网猎人嘴里听到的……不会在冰上挖地洞,它们生活在地表。”

伊妮娅黑色的双眼紧盯着我,她听懂了我的意思。“那就是说,这地方其实并不是洞穴……”

“我想也是。”贝提克说着,指了指头顶十五厘米上方的冰顶,“那个年代的环境改造运动,只注重于某些低海拔地区,营造出适当的温度与地面气压,这样一来,以二氧化碳和氧气为主的大气,就可以从冻结状态升华为气体。”

“他们成功了吗?”女孩问。

“仅有几处。”机器人回答道,他又指指周围的黑暗,“我猜,在特提斯河的游客会通过这一小段流域的那个年代,这片地应当是露天的。或者说,应当是在用于截存大气、阻挡外界极为严酷气候的密蔽场保护之下的‘露天’。而那些密蔽场,我想,现在都已经没了。”

“这么说,困住我们的,恰恰就是曾供观光者呼吸的大气。”我说着,望望窟顶,又低头看着依然躺在箱子里的等离子突击步枪,喃喃道,“不知道有多厚……”

“很可能有几百米,至少。”贝提克说,“纵深一千米的冰也不足为奇。我想,环境改造区域临近北部地区,厚度差不多就这么厚。”

“你对这儿知道得真多。”我说。

“恰恰相反,先生。”他说,“关于天龙星七号的生态、地理以及历史方面的知识,这已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我们可以问通信志。”我说着,朝我的背包点点头,那里面放着手环。

我们三人对视了一下。“不要。”伊妮娅说。

“附议。”贝提克说。

“那等会儿再说吧。”我说道。但事实上,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想着舱外活动物品柜里的东西(当初真该坚持把它们带来):具有强大加热功能的危险环境防护服,水中呼吸装备,哪怕是件太空服也好,我们便不至于在这寒冷的天气里,一个个冻得像筛糠似的。

“我正在想,要不要朝洞顶开枪,看能不能打穿,爬到外面去,”我说,“但那样的话,也有可能会造成塌方,反而大大减少我们逃生的机会。”

贝提克点点头。他已经戴上了一顶式样奇特的羊毛帽,两边各有一条长长的耳罩。平常看起来瘦瘦的机器人,如今裹上一层一层的衣服,简直成了个粽子。“照明弹包里还有些塑料炸弹,安迪密恩先生。”

“对,我也正在想那个。剩下的还够六七次中型爆破……虽然只有四根雷管。所以,我们可以试着炸一条路出来,往头顶,或者往斜里,或者炸掉挡在面前的这堵冰墙,不过只能炸四次。”

瑟瑟发抖的小圣母看着我。“有关爆破的这些本事,你是从哪儿学来的呢,劳尔?海伯利安自卫队吗?”

“最开始是,”我说,“但我真正懂得怎么运用老式塑料炸弹来清除树桩和圆石,是在为阿弗洛·休谟设计鸟嘴庄园的时候……”我站起身,但马上意识到这地方实在是太冷了,没法一直站着不动,手指头和脚趾头都冻麻了。“要不试试看原路返回,逆流而上。”我一面说,一面使劲跺脚,不断屈伸手指。

伊妮娅皱了皱眉。“下一个能通过的远距传输器总是在下游……”

“确实。”我说,“但上游也可能会有出去的路。先找个地方暖和暖和,找到出洞的路,稍微歇息一阵子,再研究如何找到下一道传送门吧。”

伊妮娅点点头。

“好主意,先生。”机器人一面说,一面走向架在右舷的木篙。

离开前,我重新把前桅调整了一下——把它切掉了一米多,免得它撞上那些低垂的冰钟乳——在上头挂了盏提灯,又在筏子的每个角落都挂上一盏,然后我们撑着木筏往上游去。在严寒的薄雾中,灯光折射出微弱的黄色光晕。

河流相当浅——还不到三米深——撑杆一下就捅到了河底,很容易借力。但水流非常强劲,我和贝提克用尽全身力气让沉重的木筏逆流而上。伊妮娅从木筏后面拉出一根备用撑杆,站到我身旁,使尽力气推着,想要移动这小船。身后,飞速流动的黑色河水泛起浪花,打着旋涡朝筏尾扑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