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5章 · 1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索亚神父舰长在佩森星系搭上“拉贵尔”号王舰,这是一艘大天使级巡洋舰,十分类似他将要执掌的飞船。舰上配有机密的瞬移驱动器,现又称作基甸驱动器,它会制造出可怕的涡流,将德索亚杀死,抵达目的地后,过了两天,而不是通常的三天,神父舰长便重生了。重生时间之所以缩短,是因为神父舰长得到的使命极为紧迫,所以,有一名重生医疗神父在一旁照料,他将会帮忙应付不完全重生的失败后果。醒来后,德索亚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位于“双十五-三五”的圣神舰队战略部署空间站,正环绕一颗了无生气的岩石星球做运动,远处,是旧地比邻区的波江五,它离曾经的旧地只有触手可及的几光年远,而这颗星球就在这黑暗的空间中旋转。

德索亚有一天时间来恢复元气,次日便得乘穿梭机前往“双十五-三五”的舰队集结区,那地方离这个军事基地有十万公里远。驾驶穿梭机的是名海军候补军官,她没有直接前往集结区,而是不厌其烦地绕了个圈,让德索亚神父舰长好好看看自己的新船。面对眼前的一切,德索亚禁不住热血沸腾。

显而易见,“拉斐尔”号王舰代表着圣神最尖端的技术水准。德索亚以前见过的圣神舰船,全都是从陨落前重新找到的霸主设计图中衍生出来的,而这一艘已不再如此。从总体的设计方案看,它极为修长,似乎无法胜任太空任务,又太复杂,无法胜任大气层飞行,但从整体效果看,它具有最简洁的破坏性。船体是可形变合金和纯定能区的混合体,可以快速完成外形变化和功能转换,几年前,这还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德索亚定睛凝视着眼前的一切,随着穿梭机缓缓划出一条长长的弹道弧线,从“拉斐尔”号旁边擦身而过,那修长船体的铬银表面也在慢慢隐去,直至变得同周围的太空一样黑沉沉的了,本质上来说,它已经从眼前消失。与此同时,好几个设备管道和生活舱也被平滑的中央船体遮没,最后只剩下一些武器透明罩和密蔽场探测器。这么做的原因,要么是飞船正准备进行星系外跃迁检查,要么是船上的军官知道这艘穿梭机中坐着他们的新任指挥官,这群人正在舞刀弄枪,显摆本事。

德索亚知道,这两种猜测都极有可能是真的。

在这艘巡洋舰完全隐没前,德索亚注意到,聚变驱动球体多么像是一串珍珠,环绕在中央飞船的中心轴上,在以前那艘火炬舰船“巴尔萨泽”号上,它们是簇拥成一个肿瘤状物体的。同时,他也注意到,船上那些六角形的基甸驱动器阵列是多么小啊,甚至比原来“拉斐尔”号上的还要小。那些透明的生活舱正在缩回,指挥甲板的穹顶清澈透亮,阳光照射在上面,让他最后瞥到一眼飞船。接着,它消失了。德索亚在佩森读过一些文件,他还在圣神舰队总部接受了RNA教学注射,所以他知道,一旦进入战斗,这些透明的区域会变厚,生出坚韧的装甲,但德索亚更喜欢透过视窗望向太空的感觉。

“即将抵达‘乌列尔’号,长官。”候补飞行员说道。

德索亚点点头,“乌列尔”号王舰和新型“拉斐尔”号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随着穿梭机减速朝它靠近,神父舰长辨认出一些额外的构造,比如欧米伽刀生成器,亮堂堂的会议室,更为复杂精美的通信天线。正因如此,这艘舰船才成为了此次特遣部队的旗舰。

“即将入港,长官。”候补军官说。

德索亚点了点头,他在二号加速座椅上坐了下来。整个入港接合的过程非常平稳,接头卡紧,飞船的外壳和脐状线将穿梭机紧紧包裹,德索亚没有感受到任何颠簸和摇晃,他很想表扬表扬这位年轻的候补军官,但多年任职指挥官的习惯改变了他的主意。

“下回,”他说,“最后一刻接近的时候,不要喷射引擎。这是卖弄,旗舰上的高级军官会不高兴。”

年轻飞行员的脸耷拉了下来。

德索亚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不过,你干得很好,有朝一日,我会推荐你到我船上,担任登陆飞船驾驶员一职。”

垂头丧气的候补飞行员重新展露笑颜。“长官,那是我梦寐以求的。我在太空站……”她意识到自己跑题跑得太远了,便没再说下去。

“我知道,”德索亚说,站在旋转的闸门前,“我知道。但现在,我很高兴你不是这次圣战军的一员。”

闸门旋转而开,一名仪仗卫兵吹着哨子,示意他登上“乌列尔”号王舰。大天使乌列尔,如果德索亚神父舰长记得没错,在旧约中是总领天军的天使长。

九十光年外,在一个离佩森只有三光年远的星系中,原先那艘“拉斐尔”号跃迁进入实空,整个过程暴虐无比,坐在里面,骨头中的骨髓会被压榨而出,细胞会被切成两半,仿佛一把炽热的刀刃挥砍过辐射蛛纱,神经会被搅乱,就像是陡峭悬崖上的一块松脱的大理石。拉达曼斯·尼弥斯和她的克隆人同胞并不喜欢这种感受,但他们没有龇牙咧嘴,也没痛苦地大叫。

“这是什么地方?”尼弥斯问,她望着显示屏上慢慢变大的褐色星球。“拉斐尔”号正以二百三十倍重力水平减速。尼弥斯没有坐在加速座椅中,她把着一根支柱,就像是一名长期乘车上下班的旅客,乘在拥挤的地行车中,随意地抓着一根柱子。

“自由星。”她的一名兄弟回答。

尼弥斯点点头,之后四人再没说话。大天使进入轨道,登陆飞船脱离船体,号叫着刺入稀薄的大气层。

“他在这儿?”尼弥斯问。一根微纤从她的太阳穴伸出,接入登陆飞船的控制台。

“对。”尼弥斯的孪生姐妹说道。

自由星上有人居住,但自陨落之日起,他们就一直挤在半阴影区中的能量场圆屋里,没有技术可以跟踪这艘大天使,或是它的登陆飞船。这个星系内也没有圣神基地。同时,这颗岩石星球的向阳面非常炽热,连铅也熔成了液体,而背阴面则非常寒冷,那儿稀薄的空气几乎到了濒临冻结的程度。然而,在这颗毫无价值的星球的地底下,有八十万公里长的隧道纵横交错,每一条通道都是一个极为方正的三十平方米的正方形。大流亡早期及霸主开拓期间,曾发现过九个迷宫世界,自由星是其中之一,海伯利安也是一个。这世上的人——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都不知道迷宫的秘密,也不知道谁是创造者。

尼弥斯操控登陆飞船,穿过背阴面一阵磅礴的氨水风暴,在空中悬停了片刻。外面黑漆漆的,只能透过红外放大屏幕看见下面的景象,那是一座冰崖。她操控飞船折起机翼,引导它向前进入迷宫的正方形入口。通道拐了个弯,之后便笔直向前,又延伸了数公里远。深层雷达显示,这条隧道下方还有无数通道,密密麻麻仿佛一个蜂窝。尼弥斯向前飞了三公里,在第一个隧道连接点处朝左转了个弯,接着往南行进了五公里,同时往地面下方降了五百米,最后降落在地面上。

红外屏幕上,只显示出从熔岩气孔中冒出的点点热气。而放大屏幕上什么也看不见。尼弥斯对着雷达显示屏上的反馈信号皱了皱眉,手指一扬,开启了登陆飞船的外部照明灯。

·鲲·弩·小·说 🍊 w w w_ku n Nu_c o m

笔直的通道一望无垠,她目力所及之处的通道壁上凿刻着一排排水平的石板,每一块石板上都躺着一具赤裸的人类躯体。石板和躯体连绵不绝,通向远处的黑暗中。尼弥斯朝深层雷达的显示屏看了看,下层通道同样有无数石板相连,同样躺着无数具躯体。

“下船。”其中一名男性说道,他是把尼弥斯从神林的熔岩中拉出的那个。

尼弥斯没按正常方式使用气闸门,她不想多费周折。登陆飞船内部的空气直往外冒,发出垂死的啸叫声。但这个洞窟并非完全真空,那一点点压力对她来说已经够用,不必相移,就能活动自如。但此处的空气非常稀薄,其程度甚于地球化改造前的火星。尼弥斯的私人探测器显示出,此地的温度稳定在零下一百六十二摄氏度。

登陆飞船的照明灯下,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正等着他们。

“晚上好。”阿尔贝都顾问招呼道。这名高挑男子的衣着无懈可击,那是一件剪裁成佩森风格的灰色西服。他直接通过75兆赫的频率和他们通信,嘴巴没有动,但张口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尼弥斯同自己的兄妹们一起,等待着。她知道,对她不会再有斥责和惩罚。三大派要她活着,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那个女孩,伊妮娅,已经回到了圣神的领地。”阿尔贝都说道。

“在哪儿?”尼弥斯的姐妹说道。那单调的声音中,含着某种殷切的语气。

阿尔贝都摊开双手。

“传送门……”尼弥斯开口道。

“这次没有调查出任何东西。”阿尔贝都顾问接下她的话茬,脸上依旧挂着那副笑容。

尼弥斯皱了皱眉。在霸主运行世界网的那几个世纪,内核意识的三大派没有找到任何方法,可以在使用虚无入口的同时,不在褶曲矩阵中留下调制微中子的记录。那个入口,是一种瞬移界面,众所周知的称呼是远距传输器。“神秘人……”她说。

“没错。”阿尔贝都说,他挥了挥手,似乎想拂去这段无意义的谈话。“但我们仍能记录到连接的发生。有很多人正通过远距传输网络从旧地返回,我们能肯定,女孩是其中之一。”

“还有别人?”尼弥斯的一名兄弟问道。

阿尔贝都点点头。“起初只有几个,现在多了起来。上一次记录到的激活信号,至少有五十个。”

尼弥斯抱起双臂。“你说,是不是神秘人正在终止他们的旧地实验?”

“不。”阿尔贝都说。他走到最近的一块石板前,低头看着躺在上面的那具赤裸的人类躯体。那是个年轻的女子,大约十七八标准岁的样子,一头红发,苍白的皮肤和圆睁的双眼上,覆着一层白霜。“不,”他重复着,“三大派达成一致,结论是,返回的只是伊妮娅的团体。”

“我们该怎么找到她?”尼弥斯的姐妹问道,显然,她是在75兆赫频率上全力沉思。“只要哪个星球在霸主时期拥有过远距传输器,我们就传送到那儿,亲自审问远距传送门。”

阿尔贝都点点头。“神秘人可以隐藏远距传输的目的地,”他说,“但内核却几乎可以肯定,它无法隐藏褶曲矩阵本身的真相。”

几乎可以肯定,尼弥斯注意到,阿尔贝都对技术内核的洞察力有了这样一个修正,这不太寻常。

“我们打算让你们……”阿尔贝都开口道,他指了指尼弥斯的姐妹,“稳定派没给你起名,是不是?”

“没有。”尼弥斯的孪生兄妹说道。柔软的黑色刘海垂在女子的额头上。她那薄薄的嘴唇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阿尔贝都在75兆赫频率上咯咯地笑了起来。“拉达曼斯·尼弥斯需要一个名字,以便到‘拉斐尔’号上成为人类船员的同事。我想,你们其余三个也该有个名字,即便只是方便我称呼。”他指着尼弥斯的姐妹,“斯库拉[1]。”接着手指依次点了点两名男性,“古阿斯。布里亚柔斯[2]。”

[1]斯库拉:希腊神话中吞吃水手的女海妖,有六个头十二只手,腰间缠绕着一条由许多恶狗围成的腰环,守护着墨西拿海峡的一侧。

[2]古阿斯和布里亚柔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百手三巨人中的两个。

三人得到了洗礼命名,但没人做出回应。尼弥斯抱着双臂说道:“顾问,你觉得这很好玩吗?”

“是的。”阿尔贝都说。

从登陆飞船中排出的空气缠绕在这些人周围,就像是惹人生厌的迷雾。得到“布里亚柔斯”这个名字的男子说道:“我们会留着这艘大天使,乘着它搜索所有的前环网星球,我想,应该先从特提斯河星球开始找起。”

“很好。”阿尔贝都说道。

斯库拉用指甲轻轻点了点自己被冻结的束装。“如果有四艘船,那搜寻就能快上四倍。”

“显而易见。”阿尔贝都说,“但我们否决了这一点,有好几个理由,第一,圣神没有多少空闲的大天使飞船,可以租给我们使用。”

尼弥斯扬扬眉毛。“打什么时候起,内核需要向圣神低三下四地请求租用东西?”

“自打我们需要他们的资金、他们的工厂、他们的劳动力,来建造这些飞船之日起,”阿尔贝都回答,他并没有特别强调什么,“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理由,是因为我们想让你们四个待在一起,万一碰上谁或什么东西,你们一个人可能难以招架。”

尼弥斯的眉毛又拱了起来。她以为阿尔贝都会提及她在神林的失败,但说话的是古阿斯。“在圣神的世界里,有什么我们招架不了的,顾问?”

灰衣男子再一次摊开双手。在他身后缭绕的迷雾中,石板上的苍白躯体忽隐忽现。“伯劳。”他说道。

尼弥斯在75兆赫频率上轻蔑地哼了一声。“我只用一只手就把它打败了。”她说。

阿尔贝都摇摇头,那副笑容没有一丝变化,惹人抓狂。“不,”他说,“你没有打败它,你只是用我们给你的超熵装置将它送到了五分钟后的未来,这和打败它不能相提并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