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11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等他们盘旋在那个村子上时——虽然“村子”这个词似乎太过正式,那只是一列四层砖房,沿着西河岸一溜排开,从基地飞往此地的整个途中,有几百个一模一样的住宅——掠行艇已经赶了上来,现在正盘旋着寻找着陆点,尼弥斯也在寻找够大够结实的地方,可以承受登陆飞船的重量。

那些砖房的大门被涂成了明亮的三原色。街上的人们也穿着同样色调的衣服,尼弥斯知道这些颜色的含义,她早已在飞船的记忆库和庞巴西诺的加密档案中搜索并查看了光谱螺旋民族的资料。这些数据只有一点引起她的兴趣:上面指出,这些人拥有怪癖,对于皈依十字教不太感兴趣,甚至对臣服于圣神的统治更加不感兴趣。换句话说,他们很可能会帮助一个造反的孩子、男人,以及一个独臂的机器人,帮他们躲避权威当局的搜查。

掠行艇着陆在河边的堤防道路上,尼弥斯将登陆飞船降落在一块公共用地上,在此过程中还碰坏了一座自流井的一角。

古阿斯在副驾驶员座椅上挪了挪身子,扬扬眉毛。

“斯库拉和布里亚柔斯出船进行正式搜查,”尼弥斯大声命令道,“你和我一起留在这儿。”虽然这几位克隆兄妹从三大派那儿为她带来了死亡威胁,并且,如果她再一次失败的话,他们真的会执行这条命令,但她注意到,他们也早已臣服在她的权力之下,对此,她没有表现出任何骄傲,也没有任何空虚。

一男一女走下斜梯,走进穿着鲜艳袍子的人群中。一队穿着战斗装甲的人小跑着迎上去,他们脸上的护目镜已经拉了下来。尼弥斯没有通过密光或视频捕捉器观察,她注视着通用视像频段,认出了头盔耳机中传来的声音——冯纳拉上校。“市长——一个叫赛斯·基亚的女人——拒绝让我们搜查房屋。”

在上校光亮的护目镜上,尼弥斯看到布里亚柔斯的倒影,那是一张轻蔑的笑容。她感觉像在看自己的镜影,只不过这个影子的骨架稍稍强健一点。

“你认可这个……市长……对你下达的命令?”布里亚柔斯问。

冯纳拉上校举起一只戴着金属护手的手。“在这些土著还没成为……圣神保护体的一分子前,圣神认可他们的权力。”

斯库拉说道:“你说那个莫莉娜医生留下了一名圣神士兵看守……”

冯纳拉点点头,经由这个琥珀色的变音头盔,他的呼吸声被放大了几许。“找不到那名士兵的踪迹。从庞巴西诺出来后,我们就一直想和他建立通信联系。”

“难道这名士兵没有通过手术植入跟踪芯片吗?”斯库拉问道。

“没有,芯片安装在冲击装甲内。”

“结果呢?”

“我们在好几条街外的一口井中找到了装甲。”冯纳拉上校说道。

斯库拉的声音仍旧很平静。“我猜,那名士兵不在装甲里。”

“对,不在。”上校回答,“只有装甲和头盔,井里面也没有尸体。”

“可惜。”斯库拉说道,她刚想转身离开,但马上又回头望了望圣神上校。“你是说,只有装甲。没有武器?”

“没有。”冯纳拉的声音显得非常阴郁,“我已经下令对街道进行搜查,并仍将继续询问市民,直到有人自愿走出来,跟我们说莫莉娜医生把那个失踪太空员关在了哪栋房子里。此后,我们就会包围那间屋子,令里面的人缴械投降。我已经……啊……要求庞巴西诺的民事法院给我们颁发搜查许可证。”

布里亚柔斯说道:“好计划,上校,只要冰河没有在搜查证颁发前先把整个村子埋了。”

“冰河?”冯纳拉上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啥。”斯库拉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打算帮你们搜索临近的街道,等合适的授权到来后,接着挨家挨户搜查。”说完,她在内部频段上对尼弥斯询问道,现在怎么办?

待在他身边,就按你刚才说的去做,尼弥斯发来信息。谦恭一点,遵守纪律,我们不想让这些蠢货妨碍我们抓捕安迪密恩和那女孩。我和古阿斯会进入快时间开始行动。

狩猎愉快,布里亚柔斯发送道。

古阿斯已经等候在登陆飞船的闸门边,尼弥斯说道:“我负责村子,你去下游,到远距传送门那儿,在检查清楚之前,别让任何东西过去,不管是进来还是出去。如果想给我发送信息,就移出相移状态,我也会定期移出,检查一下通信频段。如果你找到他,或者那个孩子,给我发送封包探索确认。”在相移状态下,通过通用频段进行通信是可能的,但是所花费的能量极高,相移所需的能量就已高得不可思议,而前者比后者还要高出一个等级,所以,更为经济的方法是,定期移出相移状态,检查一下通用频段。否则即使只是发送封包探索警报,所需能量也等同于一个星球一年的能量消耗预算。

古阿斯点点头,于是两人整齐划一地进入相移状态,变成了一男一女两个铬制裸体雕像。闸门外的空气似乎变得醇厚,光线似乎变深,声音停息,运动暂停,一个个人形变成微微有点模糊的雕像,他们身上的袍子被风吹起皱褶,也僵住了,就像是青铜雕像的服饰。

尼弥斯并不懂相移的物理原理。即使不懂,也不妨碍使用。但她知道,这既不是对时间的逆熵操控,也不是超熵操控——虽然未来的终极智能已经掌握了这两种看似不可思议的技术——更不是某种“加速”行为,因为那会造成爆裂般的音爆,让尾波的空气温度提升至沸腾状态。这种相移,只是类似于向侧方跨了一步,进入了时空被挖空的分界线。“用句好听的话讲,你们就像是一只只老鼠,在时间之屋的墙壁中乱窜。”创造她的内核实体曾经这么说过。

对于这个比喻,尼弥斯丝毫没有感到不快。她知道,当她和兄弟姐妹们相移的时候,内核将会通过“缔结的虚空”向他们传递能量,量大得难以想象。三大派向他们的工具传递如此巨大的能量,那就是对他们的尊重。

两个镜面般的身影小跑着冲下斜梯,接着朝相反的方向跑去——古阿斯向南方的远距传输器前进,尼弥斯行经两个僵住的兄妹、一群圣神士兵的雕像以及固定不动的光谱人民,进入了砖房城市内。

她几乎没有花去一秒时间,便找到了屋子,在里面发现了那名圣神士兵。他被铐了起来,正睡在拐角临河的卧房里。她在下载的庞巴西诺圣神基地档案中搜寻,查明这名熟睡士兵的身份——是个叫格尔林·泡茨的卢瑟斯人,三十八标准岁,一个懒家伙,刚被释放的嗜酒瘾君子,离退休还有两年,受过六次降级处分,坐过三次牢,最后分配到守备部队,负责最普通的基地任务。浏览完毕,尼弥斯就删除了档案。她对这名士兵一点也没有兴趣。

拉达曼斯·尼弥斯在屋子里检查了一下,确认里面空无一人,于是,她移出相移状态,在卧室中站了片刻。各种声音和运动都回来了:被铐着的士兵打着鼾,行人在河边小道上走动,一阵微风摩挲着白色窗帘,远处车辆的隆隆声,甚至还有穿着武士装甲的圣神士兵发出的沙沙声,他们正在临近的街道和小巷里跑动,进行那毫无用处的搜寻。

尼弥斯站在圣神士兵跟前,伸出手,探出食指,似乎想要点点男人的脖颈。从她的指甲下伸出一根十厘米长的细针,尼弥斯将其刺进男人的脖子,皮肤上只现出一小滴鲜血,表示出东西侵入的迹象。士兵没有醒来。

尼弥斯抽回针,对针管内的血液进行了测试:C27H45OH的含量达到危险水平——多数卢瑟斯人都患有高胆固醇症——同时血小板数量低于正常水平,表示其患有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目前还处于早期,他早年很可能在某个驻防星球上待过,曾曝露在超短波辐射环境下,血液酒精含量达到一百二十二毫克每一百毫升。这名士兵处于酒醉状态,尽管他往日酗酒成性,很可能让他比较不容易受酒醉影响,还有——啊,有啦,存在一种名为超级吗啡的人工鸦片,其中混有高量的咖啡因。尼弥斯微微一笑,有人在茶或咖啡中下了足够剂量的超级吗啡,足以令这名士兵昏睡,但也很小心,没有下得太多,不至于造成危险,让他成瘾。

尼弥斯嗅了嗅屋内的空气。尼弥斯有能力探测并鉴别空气中独特的有机分子,她的这种嗅觉能力,同典型的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相比,要灵敏三倍。换句话说,她嗅觉之灵敏甚至胜过旧地一种名叫警犬的犬科动物。屋内充满了各种人的不同气味。有些味道很久远,有一些则是刚刚留下的。她辨认出卢瑟斯士兵的酒臭,女人留下的好几种细微的麝香味,至少有两个孩子留下了分子烙印——其中一个已到青春期,另一个还很小,但是正受着某种癌症的折磨,需要接受化疗。还有两个成年男性,其中一个的汗味带着这个星球上饮食的气味,另一个立即引起了她的注意,似乎既熟悉又陌生。陌生,是因为这个男人带着的气味,属于尼弥斯不曾去过的星球;熟悉,是因为这气味非常与众不同,她马上辨认了出来:劳尔·安迪密恩,他身上仍旧带着来自旧地的气息。

尼弥斯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但是其他房间内再也没有其他特别的味道:四年前遇到的那个小女孩的味道,名叫贝提克的仆人的消毒药水味。只有劳尔·安迪密恩来过这儿,就在几分钟之前,他没走多久。

尼弥斯顺着这条气味的踪迹,来到走廊地板下的活板门前,虽然门被好几把锁锁着,但她还是一把扯下了它,在下阶梯前,她驻足了片刻。她在通用频段上发了一段信,但没有从古阿斯那里收到回应,他现在很可能正处于相移状态。他们从飞船上下来到现在才过了九十秒。尼弥斯微微一笑,她可以给古阿斯发送封包探索确认信息,劳尔·安迪密恩和下面地道中的其他人心跳还没跳上十下,古阿斯就能跑回这儿。

但拉达曼斯·尼弥斯打算独自赢得这些分数。她仍旧笑意盈盈,一下跳进洞窟,往下落了八米,来到了地道的底部。

地道中点着灯火,尼弥斯嗅了嗅凉爽的空气,将劳尔·安迪密恩涌动着肾上腺素的气味同其他人的味道分了出来。这个出生在海伯利安的亡命徒很紧张,还生着病,或是受了伤。尼弥斯捕捉到那股汗味中隐含的信息,其中还微微带着一丝超级吗啡的味道。她可以确定,安迪密恩就是莫莉娜医生治疗过的来自外世界的人,她还给他开了止痛剂,有人拿这些药用在了倒霉的卢瑟斯卫兵身上。

尼弥斯进入相移状态,开始沿着地道往前小跑。现在,地道内充满了醇厚的灯光。不管安迪密恩和他的同谋领先她多长时间,她现在就能把他们逮住。尼弥斯打算在相移状态,砍掉那些捣乱者的脑袋,给自己来点乐子。对于实时的旁观者来说,这种斩首行为看上去会感觉有点超自然,似乎是由无形的刽子手执行的。但她需要劳尔·安迪密恩的信息,然则,他清不清醒无关大碍。最简单的计划是把他从光谱螺旋的朋友边上拖走,用相移场将他包裹起来,将一根针推进他的大脑,让其不能动弹,接着把他扛回登陆飞船,放进重生龛,完事后,就回去向冯纳拉上校和索尔兹涅科夫致以谢意。一旦飞船飞出轨道,他们就可以开始“审问”劳尔·安迪密恩:尼弥斯将会把一根微纤伸进这个男人的大脑,随意抽取RNA和他的记忆。安迪密恩将永远也不会苏醒,当她和兄弟姐妹们从这些记忆中获悉一切之后,她就会了结他的生命,把尸体扔进太空。他们的目标是找到那个名叫伊妮娅的孩子。

突然间,灯光熄灭了。

竟是在我相移的时候,尼弥斯思索着,不可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如此迅速。

她来了个急停,地道内没有一丝光线,根本没办法获取增强效果。她切换到红外线,对前头和身后的过道扫描了一番。空无一物。她张开嘴,发射出声呐啸叫,接着迅速转过身,对身后也同样来了一遍。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超频尖叫在地道尽头传了回来。她改变了周身的能量场,朝两个方向放出深层雷达脉冲波。这条地道里面空无一物,但深层雷达记录到四面八方都是类似的地道,如迷宫一般。前方三十米外,在一扇厚重的金属门外,有个地下车库,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车辆,还有许多人类的形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