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28章 · 2

[美]丹·西蒙斯2018年11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能到上面去吗?”卡萨德问圣徒舰长。

海特·马斯蒂恩仍旧在聚精会神下达着命令,监控着显示屏,同时指了指攀向最高平台的绳梯。

“不要在树舰上开枪。”海特·马斯蒂恩冲着转身离去的上校喊道。卡萨德点点头,开始向上爬去。

之后,我们重新将注意力挪回到全息显示画面上。至少有三艘大天使飞船,正从不到一百万公里的距离外向我们发送部分炮火。他们轮回用切枪光束攻击我们,其余炮火则轰向其他目标。但我们誓不赴死的奇怪行径似乎把他们惹得火气上蹿,切枪光束重新扫向我们,在飞过四到十光秒的路程后,在我们头顶的密蔽场上轰然爆炸。其中一艘飞船正试图沿着火光冲天的星树的弧面转向,另两艘还在星系内朝我们的方向减速,炮火相当猛烈。

“敌方发射导弹。”舰长手下的一名圣徒上尉说道,他的声音并没多少激动感,就像是在宣布午餐时会用的语气,“两颗……四颗……九颗。亚光谱。很可能是等离子弹头。”

“挺得过去么?”西奥问。瑞秋已经走了过来,正目视上校爬向伯劳。

海特·马斯蒂恩忙着手头的事,没有回答,于是伊妮娅应道:“不知道。看缚能者……尔格的吧。”

“离导弹冲击还有六十秒。”那名圣徒上尉仍旧用同样的平静语调说道。

海特·马斯蒂恩碰了碰一根通信棒,开口时,声音听上去很自然,但我也发现音调强度已经被放大,以便让几公里长的树舰上下全都能听见他的声音。“请所有人遮蔽双眼,不要目视能量场。缚能者会尽量极化闪光,但还是请不要抬头看。愿缪尔的和平与我们同在。”

我望着伊妮娅。“丫头,这艘树舰有武器吗?”

“没有。”她的眼神和声音一样充满了倦意。

“这么说,我们不去迎战……而只是逃跑?”

“是的,劳尔。”

我咬牙切齿。“那我同意罗莫的意见,”我说,“我们一直在逃跑,现在该帮帮这里的朋友们了。是时候……”

至少有三颗导弹爆炸了。后来,我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那光芒真是炫目,我甚至能透过伊妮娅的皮肤和肉体,直接看见她的颅骨和脊椎,但那必定是不可能的。我感到一阵坠落的感觉……感觉脚底下的一切都在坠落……但紧接着,六分之一的重力场回归了。一阵亚音速的轰鸣让我的牙齿和骨骼疼痛不已。

我眨眨眼,摆脱掉眼中的残影。我的前方仍旧是伊妮娅的脸庞,她脸颊绯红,满是汗水,头发梳在脑后,由发箍扎着,看样子梳得很仓促。那双眼睛满是疲惫,却又充满了无限的生机。胳膊裸露,有点被太阳晒伤。我油然涌起一丝多愁善感的感觉,伊妮娅的脸已经烙进了我的灵魂和记忆,这样的死亡方式或许还不是不能接受。

又有两颗等离子弹头让树舰颤抖了起来。接着又是四颗。“顶住了,”海特·马斯蒂恩手下的中尉说道,“所有能量场都顶住了。”

“罗莫和劳尔说得对,伊妮娅,”多吉帕姆上前说道,她穿着一件简朴的棉袍,浑身散发着君王般的优雅气息,“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躲避圣神的追捕。该迎接他们的挑战了……我们所有人都该去迎战了。”

我望着这位老迈的妇人,目光炽烈,稍显粗鲁。我意识到她身上洋溢着一种灵力……不,不对,这词太过神秘……我只是有一种感觉,她身上正散发着一股强烈的色彩,是一种同金刚亥母的人格一样强力的深红之色。那天大家都在平台上的时候,其实我一直在注意这样的细节——罗莫爆发出勇气时,显出天蓝色的气息;海特·马斯蒂恩自信地下达指令时,显出金色;卡萨德见到伯劳时震惊异常,显出闪烁的紫色——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在学习生者的语言。抑或,这只是等离子爆炸所引起的亮光超过负荷所致。不管是什么原因,我知道这些颜色并非真实的,也不是我产生的幻觉,眼前也没有蒙上迷雾。但我也觉得是自己的意识在进行直接的接触,在视觉的某个水平之下或之上,迅速领略着这些人真正的心灵。

而伊妮娅身上散发的颜色,则涵盖了整个光谱,甚至更多——是一种渗透力极强的光芒,充满了树舰,就像是等离子炸弹的火光充满外部世界那样。

德索亚神父说道。“不,夫人,”他对多吉帕姆说,声音轻柔,充满了敬意,“罗莫和劳尔说得并不对。尽管圣神的所作所为让我们愤怒,我们都希望展开反击,但伊妮娅是对的。如果我们活下来,我们会明白这一切的真谛,如果罗莫活下来,他也会明白这一切。这个真谛就是,如果你享用了伊妮娅的圣餐,那我们将分享所有人的痛苦,包括我们攻击的那些人。真真切切、确确实实的分享。在身体上分享到这种痛苦。分享它,作为生者的语言其中的一部分。”

多吉帕姆低头看着比她矮一个头的神父。“基督徒,你说的话确实没错。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他们伤害我们,我们不能予以反击。”她向上挥舞手臂,囊括了被慢慢消减的密蔽场,以及上方那满是聚变焰尾和火光余烬的星野,“这些圣神……怪物……正在摧毁我们人类种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成就。必须阻止他们!”

“还没到时间,”德索亚神父说,“不是在这里和他们战斗就是阻止了他们。相信伊妮娅。”

高个子格列高里亚斯中士走进了圈子。“我身体的每一丝力量,我训练的每一个时刻,我多年战斗留下的每一道伤痕……所有的一切都在催促我去战斗,”他咆哮道,“但我相信我的舰长。我相信他,他是我的神父。如果他说我们一定要相信这位年轻的女子……那我们必须相信她。”

海特·马斯蒂恩举起一只手。众人静了下来。“这样的争论是浪费时间。正如传道者说的,‘伊戈德拉希尔’号没有武器,尔格是我们唯一的防御来源。但如果要它们提供这一防御护盾,那它们就无法对聚变驱动器进行相移。实际上,我们得不到推进力……我们是在顺着先前的航向飘移,目前离我们原先的位置只有几光分的距离。与此同时,已经有五艘大天使改变了航向,想要拦截我们。”圣徒将脸孔转向我们,“各位,拜托了。除了传道者和她高大的朋友,劳尔,请大家都离开舰桥平台,在下面等着。”

众人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在瑞秋转身离开前,我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所投向的方向,我顺着那方向抬起头。卡萨德上校正站在最顶部的瞭望台上,他身旁便是伯劳,高大的男子在三米高的由铬、刀刃和棘刺组成的雕像的映衬下,依旧有些相形见绌。上校和杀人机器之间的距离不到一米,互相对视,谁都没有动弹一下。

我回头看了看全息虚影。圣神飞船的亮点正迅速逼近。在我们头顶,密蔽场已经被突破。

“劳尔,拉住我的手。”伊妮娅说。

我拉住了她的手,心中顿时浮现起十年来我抓着她手时的每一次景象。

“星星,”她低声道,“望着星星。聆听它们。”

树舰“伊戈德拉希尔”号悬停在一颗橙红色星球的低层轨道上,星球的两极白雪皑皑,还能看见一些古老的火山,大得甚至超过海伯利安的羽翼高原,还有一条五千多公里长的河谷,就像是星球肚子上的一条疤痕。

“这是火星,”伊妮娅说,“卡萨德上校会在这儿离开我们。”

完成量子跃迁后,卡萨德上校已经停止了和伯劳的近距离对视,从高台上走了下来。说是量子跃迁,但对于我们所完成的壮举,实际上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一秒钟之前,树舰还在生物圈所在的星系内,关着驱动,以低速状态滑行,同时还经受着一群群大天使的攻击,后一秒,我们便来到了旧地星系的这颗死气沉沉的星球上空,稳稳地停在了它的低层轨道上。

“你是怎么做到的?”伊妮娅完成这个把戏后,我便马上问她。毫无疑问,是她把我们……瞬间转移……到了这儿。

“我学会了聆听天体之音,”她说,“接着便走出了一步。”

我盯着她不放。现在,我仍旧牵着她的手,也没打算放手,直到她用平实的语言解释这一切。

“劳尔,一个人可以领悟一个地方,”她跟我说道,但也知道,其他人毫无疑问也在倾听,“在那一刻,那就像是在聆听它的美妙之音。每一个星球都是一个不同的和音。每一个星系都是一曲不同的奏鸣曲。每一个地方都是一个清晰且独一无二的音符。”

我没有松手。“这就是不用远距传输器的远距传输?”我问。

伊妮娅点点头。“自由传输。真正意义上的量子跃迁。”她说,“在宏大的宇宙中恣意移动,就像是电子在无限狭小的地域内自由移动。在缔之虚的帮助下迈出一步。”

我摇起头来。“能量,丫头,能量从哪里来?无中不能生有。”

“一切从天地万物中来。”

“什么意思,伊妮娅?”

她扭脱我的手,摸了摸我的脸颊。“你还记得我们很久很久以前讨论过的关于爱的牛顿物理学吗?”

“爱只是一种情感,丫头,不是能量形式。”

“劳尔,这两者都是。而且,它也是开启宇宙最巨大的能量源的唯一一把钥匙。”

“你是在说宗教吗?”我有几分恼火,部分是因为她说的这些晦涩的话语,部分是因为自己的愚钝。

“不,”她说,“我说的是,蓄意点燃类星体,驯服脉冲星,引爆银河核心用以开发类似蒸汽涡轮机的能量。我说的是一项横跨二十五亿年古老的工程项目,而今刚刚启动。”

我唯有瞪眼的份了。

她摇摇头。“以后再说吧,我亲爱的。现在,你只要明白,不用远距传输器的远距传输的确是可能的。事实上,这世上并没有真正的远距传输器……并没有任何魔法门……开启之后可以进入另一个世界……有的,只不过是技术内核的歪曲产物,它的源头,实际上是虚空的第二大奇妙礼物。”

我本想问,虚空最奇妙的礼物是什么?但我猜测,那应该就是学习死者的语言,那些有知觉的种族的记忆记录……说得更精确些,就是我母亲的声音。但我说的却是:“这么说,你和瑞秋、西奥从一个星球到另一个星球,不产生任何时间债,就是用的这个方法?”

“是的。”

“不用霍金驱动,就让领事飞船从天山星系飞到了生物圈?”

“是的。”

我还想问,你也是这样去了另一个星球,在那儿遇见你的爱人,和他结了婚,有了个孩子。但这些话没有说出口。“这是火星,”伊妮娅继续道,声音打破了沉默,“卡萨德上校会在这儿离开我们。”

高大的战士走到了伊妮娅身旁。瑞秋也走了过来,她踮起脚,吻了他。

“有一天,你会被叫作莫尼塔,”卡萨德轻声道,“我们将会成为恋人。”

“是的。”瑞秋说道,接着便退了下去。

伊妮娅牵起高个男子的手。他仍旧穿着古色古香的战斗服,突击步枪舒舒服服地贴在臂弯中。上校微微笑着,他抬起头望向最高处的平台,伯劳仍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火星的血红之光映照在它的甲壳之上。

“劳尔,”伊妮娅说,“你能一起来吗?”

我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

狂风裹挟着沙子扑向我的眼睛,我无法呼吸。伊妮娅递给我一面滤息面具,我戴了上去,她也戴上了一面。

沙子是红色的,岩石是红色的,天空中暴风云团涌动,呈现出一片粉红色。我们正站在一处干涸的河谷中,旁边是一片岩石悬崖。河床上到处都是鹅卵石,有些和领事的飞船一样大。卡萨德上校戴上了战衣的头盔,通信线路上响起了嘶哑的静电噪声。“那就是我出生的地方,”他说,“塔尔锡斯再分配营的贫民窟,离这儿大约几百公里远的地方。”他指了指前方,太阳正低垂在那儿的悬崖上空。男子穿着庞大的战衣,看上去带着不祥之兆,在空荡荡的火星平原上,沉重的突击步枪没有显出一丝陈旧,他转身望着伊妮娅:“女士,你想要我做什么?”

伊妮娅干脆利落地说出了她的命令。“此地发生了巴勒斯坦起义,而火星战团也在太空中死灰复燃,所以圣神已经暂时从火星和旧地星系撤离。这里并不是什么战略要地,而且由于军力受到限制,他们不想把资源浪费在这里。”

卡萨德点点头。

“但他们会回来,”伊妮娅说,“而且是派大军而来。不仅是为了镇压火星,更是为了占领整个星系。”她顿了顿,四处瞭望。我跟着她的目光望去,发现一群黑压压的人影正沿着岩石地朝我们走来。他们拿着武器。

“上校,在接下来五个标准年内,你必须把他们拦在星系外,”伊妮娅说道,“不管做什么……不管牺牲谁……都要把他们拦在旧地星系之外。”

我以前从没听伊妮娅说过这么倔强冷酷的话。

“五个标准年,”卡萨德上校说,他在面罩下露出淡淡的笑容,“没问题。如果是五个火星年,那倒可能稍微紧张一些。”

伊妮娅笑了。猛烈的风沙下,那群人还在朝我们逼近。“你的任务是领导火星上的抵抗运动,”她说,声音异常严肃,“不管用什么方式,把他们号召起来。”

“包在我身上。”卡萨德说,语气中的坚定感和伊妮娅的一模一样。

“将各个部落和派系合并起来。”伊妮娅说。

“是。”

“和太空中的火星战团达成永久的同盟。”

卡萨德点点头。那群人离我们已经不到一百米,我看见他们举起了武器。

“保护旧地,”伊妮娅说,“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他们拦在外面。”

我震住了。卡萨德上校必定也感到了惊讶。“你是说旧地星系。”他说。

伊妮娅摇摇头。“旧地,费德曼,把圣神拦在外面。你大概会有一年的时间来巩固并控制整个星系。祝你好运。”

两人握了握手。

“你母亲是一位勇敢优秀的女子。”上校说,“我很珍惜这份友谊。”

“她也是。”

那些黑色的身影行进在巨石的沙丘之上,渐行渐近。卡萨德上校朝他们走去,他高举着双手,突击步枪仍旧稳稳当当地跨在臂膀上。

伊妮娅朝我走近,重新牵起我的手。“很冷,是不是,劳尔?”

的确很冷。一道闪光划过,就像是谁在你的脑后砸了一拳,但却没有感到任何疼痛。一眨眼,我们便回到了“伊戈德拉希尔”号的舰桥平台上。见到我们的突然出现,朋友们都不由得往后退去;对魔法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在树枝和密蔽场外,火星展现出一片红色的冰冷。

“什么航向,尊敬的传道者?”海特·马斯蒂恩说道。

“只管往外飞,到我们能清楚地看清星星的地方。”伊妮娅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