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 宫殿 5.透过望远镜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这见不得人的坏习惯哟。[1]”拉贾辛哈的话语中带着自嘲自娱,也带着懊丧之情。他已经几年没有爬过亚卡加拉山了。只要愿意,他可以随时驾机飞上山去,但飞上去没有爬上去的成就感。轻轻松松飞上山,山坡上那些迷人的建筑细节便会一掠而过;不跟随卡利达萨的脚步一路从游乐园攀登到空中宫殿的话,谁也不能领略卡利达萨的思路。

[1]指的是用望远镜偷看他人行为的恶习。拉贾辛哈用望远镜观察魔岩上的女神壁画和游客,他自称这种行为是“见不得人的坏习惯”,以此自嘲。

但另有一种办法可以满足上了年纪的人。几年前他买了一副小型大功率的二十厘米望远镜,透过望远镜,他可以漫游巨岩整个西边峭壁,回顾他过去多次登上顶峰所走的路线。

当他透过双筒望远镜的目镜远眺时,可以轻易想象自己高悬在半空中,紧挨着陡峭的花岗岩石壁,似乎伸手便摸得着石头。日近黄昏,西斜的太阳照到岩架下面,拉贾辛哈总爱观看受岩架保护的湿壁画,欣赏那些宫廷仕女。那些仕女他无一不识,其中有他的至宠至爱。有时他会默默地跟她们交谈,用的是他懂得的最古老的词语——但他心里完全明白,他所用的最古老的塔普罗巴尼语也是在她们落成的一千年之后才出现的。

他也饶有兴致地观看活人,看着他们攀登巨岩、在顶峰上面相互拍照或者观赏湿壁画。他们压根儿不知道有一个看不见的、嫉妒的、旁观者尾随着他们,像无声幽灵一样跟在他们身旁走动,而且紧挨着他们,可以看清他们的每一副表情,还有他们衣着的每一个细节。望远镜的放大倍率极高,假如拉贾辛哈能够通过观察说话人的嘴唇理解话意,便可以窃听游客的谈话。

倘若这么做算是窥探癖的话,那也完全无害——他那小小的“坏习惯”算不上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因为他乐意跟客人分享这秘密。望远镜是观察亚卡加拉山最好的途径之一,它还能派别的用场——拉贾辛哈多次告诫看守员警惕企图留下纪念的游客,不止一个游客在巨岩峭壁上刻写自己姓名的首字母时,因被当场捉住而大为惊愕。

但拉贾辛哈很少在晨间使用望远镜,因为那时太阳照在亚卡加拉山的另一侧,西边背阴,看不出什么名堂。按照当地习俗,这是享用“床茶”的时间,该习俗是三个世纪以前由欧洲种植园主带入的。可是今天,他透过宽大的观景窗往外瞥了一眼——窗外几乎可以看到亚卡加拉山的全景——惊讶地发现一个细小的人影正在巨岩绝顶上走动,在蓝天衬托下只显现出一道剪影。从来没有游客天一亮就爬上巨岩顶部——再过一小时,看守员才会打开通往湿壁画的电梯——拉贾辛哈不知道那个早起的人是谁。

于是他翻身下床,套上鲜艳的蜡纺印花莎笼[2],赤膊走到外面的走廊,向架在一根粗水泥柱上的望远镜走去。他把粗短的镜筒转向巨岩,这才大概第五十次想起,非得给望远镜换一个新的防尘罩不可了。

[2]马来群岛居民穿的一种用于遮盖下身的裙子,由一块色彩鲜艳的绸缎、棉布或化纤织物做成,在腰部收拢打结。裙子长短不一,或及膝,或及脚踝,男女皆可穿。

“我本来猜得到的!”他一边乐呵呵地想,一边把望远镜的放大率调到高倍。这么说,昨晚的演出果然生效,给摩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位工程师正在利用这段短暂的时间,亲眼看看卡利达萨的建筑师是怎样迎接强加在他们身上的挑战的。

拉贾辛哈注意到一件令他惊愕不已的事——摩根在魔岩平顶的边缘信步走动,离峭壁只有几厘米,没有几个游客敢靠得那么近,也没有几个人有勇气坐在“大象宝座”上,让双腿悬在深渊上空晃荡。眼下这位工程师却跪在宝座旁边,用一只胳膊随随便便地勾住石雕大象,探身到空中,查勘下面的峭壁。拉贾辛哈素来有恐高症,熟悉的亚卡加拉山都能让他胆怯,眼下的情形更是让他难以置信。

他抱着怀疑的态度观察了几分钟,认定摩根准是完全不受高度影响的罕见人物之一。拉贾辛哈的记性很好,他正在竭力回忆。不是有一个法国人踩着钢丝跨过尼亚加拉瀑布,还在中途停下来煮了一顿饭吗?如果不是有铺天盖地的书面证据,拉贾辛哈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传闻的。

另一件事与此有关,那是涉及摩根本人的事件。什么事呢?摩根……摩根……一星期以前拉贾辛哈对他还一无所知呢……

不错,是那件事。一场争论让新闻媒体热闹了一两天,那一定是他第一次听到摩根名字的时候。

当时,直布罗陀大桥的总设计师宣布了一项惊人的革新——由于所有车辆都将采用自动制导,因此没必要在车道边缘加胸墙或护栏,省略这些设施将为大桥减少上万吨重量。不消说,人们认为这是一个可怕的馊主意。公众责问道,假如车子制导失灵,向车道边缘直冲而去,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总设计师对此做出了回答。众所周知,倘若自动制导失灵,制动器会自动起作用嘛,车子会在一百米之内停下,只有在最外侧车道上行驶的车子才有可能越过车道边缘。而这就要求制导器、传感器连同制动器全都一起失灵,其可能性是二十年一遇。

说到这里倒还好,但是后来总工程师补充了几句话。他或许没打算公开发表,也可能是在半开玩笑。他继而说:万一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故,车子越快掉下桥去越好,但愿车子不要东闯西撞损坏他美丽的大桥。

不消说,大桥最终建成时,外车道装了钢索遮护网。就拉贾辛哈所知,至今还没有人玩高空跳水潜入地中海。但摩根似乎是活腻了,非要在亚卡加拉山上以自己的肉身作为地球引力的祭品。如果不是这样,你很难对他的行为做出解释。

他在干什么呢?只见他跪在大象宝座旁边,拿着一个长方形小盒子——形状和大小像一本旧式的书。拉贾辛哈看不出这位工程师摆弄那个盒子到底在干啥。它可能是某种分析仪,但他想不通摩根为什么会对亚卡加拉山的地质结构有兴趣。

他打算在这里建造什么吧?当然,那是不可能获准的,拉贾辛哈无法想象在这么一个地方能建造什么想得到的景点。不管怎么说,从工程师前天晚上的反应来看,拉贾辛哈确信,摩根到塔普罗巴尼来之前压根儿没听说过亚卡加拉山。

拉贾辛哈一向引以为豪的是,即便遇到最惊人或最意料不到的局面,他也能控制住自己。不料,这时他竟然被吓得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万尼瓦尔·摩根漫不经心地倒退几步,从悬崖峭壁上跌落,径直坠向了空荡荡的虚空。

 

发表评论